《深水炸弹》

我的愤怒燃烧了那么久,
像沉进啤酒的威士忌,
“咚”的一声,
炸不出半点水花。
发布于
归类为诗歌

作者: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