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者》序章

序章 命运之人

卡莉娅·瓦尔基里在树木间轻盈地跳跃着,向森林的外围进发。草绿色的衫裙与驼色的靴子几乎完美地使她与森林融为一体,淡金色的长发在银白月色下闪耀着,随风飞舞,如同流泻枝头的星光。若不是那双纤巧灵敏的尖耳彰显着精灵族的身份,她看起来俨然就是一位白皙娇小的人类美少女。

“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一切都是自己的。”她平稳地落在前方沾染花香的轻枝上,这样对自己说,“自由、自我、自信,这就是我的信条。”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她的森林家园。

就在白天,她才刚刚和她的族长父亲大吵了一架,因为固执的精灵少女坚持要踏上“寻找生存意义”的修行旅途——这当然是疼爱女儿的父亲所不允许的。

精灵是高傲又避世的种族,他们厌弃俗世的尘嚣,不喜争斗,却又嫉恶如仇,泥泞不堪更暗影重重的人类社会,是精灵们最痛恨的存在。

“圣女王将世界交给人类,人类却辜负了女王的信任,以蚕食世界的生命来满足自己的贪欲!”

精灵们如是认为。

于是,早在许多年前,久远到卡莉娅的祖父也还只是四五十岁的幼年精灵的时候,精灵族终于隐匿入各个森林的深处,再不出来。失望使他们彻底抛弃了人类,转而退守最后的家园——与大地之魂最为贴近的森林。

但或许是天性始然,自幼卡莉娅便对森林之外的世界表现出异于族人的热爱。

她爱听老人们口中讲也讲不完的故事,更爱听路过森林的吟游诗人吟唱一个又一个传奇,把那些激动人心的英雄事迹在心底燃烧了近一个世纪。终于,在经过如此漫长的期盼与渴望之后,她清晰地感知了自己心底再也无法压抑的梦想——她不愿与她的父辈一样,将数百年乃至近千年的漫长生命无声无息地淹没在森林深处,她要去寻找她自己的传奇。

“我会回来的,等我找到我的荣光!”卡莉娅默默地与森林中的朋友们告别,淡淡的月光挥洒下,白皙脸庞映出透明的离思别绪。

她原本只想再多看一眼家的方向。

忽然,一抹原本不该存在的黑影却闯入了她的视线——就在她身后五十步不到的地方。

金色的眼睛!

卡莉娅不禁大吃一惊。直觉告诉她那不是任何一种野兽。那种金色的光华和兽类直白毫不掩饰的眼睛是截然不同的,它隐忍、内敛、冷冽地跳动,就像冰冷的火焰。

而更令卡莉娅大为紧张的是,“它”就那样无声无息的尾随身后,仿佛只是沉睡中的森林的延伸。假如自己并没有碰巧回头一望,恐怕等到离开森林或是被袭击了也完全无法发现“它”的存在吧!

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跟着我?

红色的光芒在卡莉娅眼中闪现,她开始运用精灵族天赋的夜视能力,以期看清这个夜幕中的跟踪者,与此同时一只箭早已搭在弦上直指目标。

然而,当精灵族敏锐的昏暗视觉帮助卡莉娅看清眼前那个“跟踪者”时,她却愈发惊诧的几乎喊出声来。

那竟然只是个人类。

至少从外形轮廓与视觉所捕获的热敏反应上来看,那只是个人类青年,带着把不起眼的长剑,与双眸同样乌黑如墨的中长发微卷着,随意散落在肩头,微妙的将桀骜与内敛糅为了一体。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眉眼还很年轻,乌发乌眸与象牙肤色的外貌似乎是东方血统的表征,约莫一百八十五、六公分的身材修长高挑——尤其是当他与卡莉娅对面而立的时候。

人类干吗长得这么高呢!天生体型娇小的精灵少女当即忍不住在心底抱怨了一声。但下一秒,更加耀眼的光芒便夺走了她的注意力。

那个青年的胸前挂着一条粗约一指的金属链,吊坠呈奇异的龙型,即使在黑夜里也依然夺目,金灿灿的宛若骄阳。

原来刚才看见的金光只是这个吊坠吗……?可是,为什么明明觉得是被一双金色的眼睛盯住了呢……

卡莉娅深深地困惑了,一时紧盯住眼前的青年,没有任何举动。

青年并没有因为被精灵女孩发现而慌乱,相反他好像很高兴精灵终于发现了他一样走上前来,唇角勾勒出毫不掩饰的愉悦微笑。

卡莉娅微微皱起了眉。

身为一名久居森林的精灵,卡莉娅从不怀疑自己灵敏的听觉。即便连豹子的步伐她也从不会听错,更不要提人类那些笨重的脚步了,就算远在百里之外,她也绝对能够立刻捕捉。然而,她却发现自己听不见这个青年的脚步声。

人类怎么可能有如此轻盈无声的脚步呢?他真的是人类吗?

“站在那儿别动!”精灵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长弓用地表通用语低声警告,“除非你想让我射穿你的心脏并叫来我的伙伴!”

青年依言停下来,示意友好地双手按住剑柄把长剑立在面前,笑着应话:“那你应该早点发现我的,这里已经是森林的外围了,而你一定事先已用了什么妙计让你森林深处的伙伴们都在美梦中流连忘返吧,离家出走的精灵小姐~?”

这家伙知道她是偷溜出来的,而且还故意把“离家出走的”这种字眼加了重音。

竟然被一个陌生的人类不留情面的拆穿了……卡莉娅气恼地瞪着青年。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在进行一场愉快的游戏。

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

“我一直在猜你到底能不能在离开森林之前发现我呢,不过看起来你的警觉度考试总算勉强及格了。”

明显的调侃意味令卡莉娅羞得面红耳赤,忍不住大叫起来:“你这个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

觉察到精灵的恼怒,青年再次示意无害地摆了摆手,“别误会,我并没有任何敌意。我只是误入森林,希望你能引路带我出去而已。”

“‘误入’?哈哈,还真是个好借口!你这三更半夜还在森林里游荡的家伙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卡莉娅依旧绷紧弓弦。

但青年似乎完全不将弓箭的威胁放在心上,“如果你一定需要一个解释的话。离开森林之后我会解释给你听的。不过,现在,不论是我还是你,好像都不应该在这里耽搁太久吧。你觉得呢,聪明的精灵小姐~?”

啊,这家伙说话的方式真是讨厌透了!

卡莉娅愤愤地强压住跳上去踩扁青年那张微笑的脸的冲动,转身一纵轻跳,便如同灵雀般跃上了枝头。

“有本事你就跟上来好了,如果再跟丢了迷路的话,我是不会回头去救你的!”

如果要论脚程,卡莉娅绝对是森林中的佼佼者。与豹子赛跑曾经是她每天的乐趣所在。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次她真的遇到对手了。不论她以多快的速度在枝头跳跃飞奔,那个青年总能一声不响的在地面紧跟其后,不费吹灰之力。直到她因为精疲力竭而摔倒在地上时,他们已经离开她的森林很远了。

“哟,脚程不错嘛。”青年依旧扛着他的长剑,微笑着向精灵伸出一只手,气息平稳得仿佛方才只是在散步。

卡莉娅不服输地拍开那只手,自己爬起身,却仍累得不住大口喘息,懊丧得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你这个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我叫撒格罗伊。”青年自报家门地回应了精灵怨愤的质问。

不过显然精灵对这回应并不满意,“谁对你的名字感兴趣了!我是说你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的名字呢,在我们的语言里是‘传奇之王者’的意思哟!”

“都说没谁对这个感兴趣啦!”

“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作为回礼吗,可爱的精灵小姐~?”

“你这个家伙先给我好好回答问题啊!”

“不过没关系,反正我想接下来我们可能还要同行好一阵子,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名字只是迟早会知道的小问题。”

“喂喂喂,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样自说自话自以为是啊!真是……啊,气死我了!”

……

据说,人与人之间,是由看不见的线维系在一起的,它们千丝万缕,错综复杂,人们将它们称作——命运。而被同一根命运之线牢牢牵紧的彼此,便叫作对方的“命运之人”。

遇到命运之人,命运便开始发光。通常时,那些光十分微弱,以至于常常被忽视不见,但是,一旦用心触摸,就会发现,那是无论过去多久也无法忘怀、只要回想起来仍会会心微笑的温暖。

那时候,卡莉娅并不知道,当她离开她的森林与这个叫作撒格罗伊的青年相遇,命运已在这不易察觉的灵光闪烁刹那,开启了一条专属于她的神奇传说之路。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