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aishi who I want to sleep is chasing me every day" (33)

33、朕今天就要盘他!

太史回太史局去了,说是有必须要处理的公务,处理完了再回来陪他。

李泽尘觉得很郁闷。

刚刚早朝的时候,王宰相第一个带头发问:“听闻昨夜宫里闯进了刺客?不知陛下可有受惊?”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就用哄三岁小孩的语气这样跟他说话,搞得列位臣工还以为他多经不起事一样。

他本来想还嘴两句,表现一下他也可以很有明君威严的气度。

谁知道萧太傅直接就替他这个学生回话了。

萧太傅问:“王相啊,你这个‘昨夜宫里闯进了刺客’是从哪里听说的?我怎么听说昨夜是皇上让宋将军在宫里抓猫?为这个我才刚罚皇上把用错的字句抄写了一百遍。”

萧太傅转脸看过来又问:“陛下啊,你那一百遍抄完了没有?不要让祝福代抄。他抄的我能看出来。”

李泽尘真的好气。

罚抄一百遍这么丢人的事情,真的有必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上朝的时候说吗!

父皇留下来辅佐他的这些老臣到底都怎么回事!

他怎么说也是个皇帝吧,他不要面子的吗!

这些人,一个二个的,难道就不能跟太史好好学学吗?虽然太史也是每天怼他……但太史都是私下怼啊,当着外人的面太史从来都会维护他的好吗!

李泽尘委屈的嘴都扁了,泪汪汪瞅着和众臣一起站在殿上的沈坤,小眼神里满是求救的信号。

王相和萧太傅还在为昨晚在宫里闹出动静的到底是刺客还是猫争论不休。

各路臣工纷纷下场,论证“宫里进了刺客”和“小皇帝让禁卫将军帮他抓猫”哪一边可信度比较高。结果萧太傅的支持率简直一边倒的水涨船高。满朝文武纷纷表示,我朝太平圣治,首先不会有刺客,其次就算有也不可能混过禁卫森严,但是抓猫这种事就不一样了,这种事吾皇难道不是天天都在做?

王相虽然无法反驳同僚们对本朝和圣上的认知,但当殿被这么多人反对,还是有点气到了。

于是王相就问沈坤:“太史是万岁身边人,请沈太史说吧,昨夜搅闹内廷的,究竟是刺客还是猫?”

沈太史面不改色心不跳,环视在场众臣,见所有人都用压一赔五绝对不能输的期待表情看着他,静了片刻,开口说了两个字:“是猫。”

满朝文武立刻发出“好喂,赚了”的欣喜之声。

只有王相很生气。

王相又把宋岚叫来对质。

宋岚全副披挂,上了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王相,昨天夜里真的是猫。但是那猫性子也太野了,太史怕伤着圣上,所以让末将现带回去驯养调教一阵,待养得温顺了再送进宫来给吾皇万岁赏玩。不然王相今日要去末将家看看那小猫崽儿吗?”

王相气得胡子都歪了,莫名还有种全天下都在跟他作对的悲壮感。

但李泽尘竟然也很生气。

昨晚甘露殿内外发生的种种,宋岚把韩仲希拎进甘露殿又扛着出去,太史又和韩仲希说了些什么,他其实全听见了。

小皇帝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外人都可以做一声“表哥”右一声“大哥”的叫他的太史,独独他反而就不能叫了呢?

且太史怎么就那么维护那个韩仲希?寅夜潜入内廷,分明就是刺客,怎么太史竟然为了护着这家伙在早朝上当众撒谎?

可太史都说是猫了,他总不能拆台。

李泽尘心里越想越不舒服,又是委屈又是憋闷,干脆一拍龙椅,大叫一声:“都别吵了!猫不是给朕抓的吗?赶紧送进宫来,朕今天就要盘他!”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