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aishi who I want to sleep is chasing me every day" (47)

47、太史,你喜欢我吗?

王乐天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狐疑。

“你想贿赂我啊?”她打量着沈坤如是说。

“那倒不是。”沈坤纹丝不动,“我相信以皇后人品贵重不至于需要我这么做。我是真心想助你得偿所愿心想事成。”

他竟然用“人品贵重”四个字形容自己。

这么赞美王乐天虽说打小也是听得腻了,但从前那些人说时脸上的表情都很虚伪,明显是为了巴结她家当宰相的老爹才这么说,其实各个心里指不定怎么嫌弃她没大没小不守规矩不像个“温良恭顺”的大家闺秀呢。

但沈坤就不一样。

沈坤说这句话时脸上虽没有太多丰富的表情,却很真诚。

王乐天不由彻底安静下来,叹了口气。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告诉我呗。那也好,我就不多问了。反正,我也信你自己心里有数,而且你是绝对不会伤李泽尘那个臭小子一星半点的。”

然后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去陪着他吧。我去看看药好了没有,怎么说也是我把他弄生病的……”然后扭头兔子一样地跑掉了。

沈坤折回去看李泽尘的时候发现这小皇帝不知什么时候早醒了,显然刚才没少努力折腾,想偷听他在外头和王乐天说些什么,见他回来就慌慌张张躲回被窝里,拿湿漉漉的大眼睛忐忑不安望着他。

沈坤当即伸手往被褥底下一摸,果然发现他脚是凉的,又是生气又觉得哭笑不得。

“陛下为什么不好好躺着休息?若是病情再加重了可怎么好。”

他索性抓着李泽尘的两只脚把人拽到怀里来。

少年娇生惯养的脚生得白皙又嫩滑,因为赤着脚在地板上久站而沾染的冰凉温度使这触感像蚕丝,像琉璃。沈坤仔仔细细拿手掌捂着,如同捧着珍宝,还嫌不够,便干脆略扯开些自己的衣襟,捂在心口上。

他俩从小一起长大,以往李泽尘闹起来,嚷嚷着怕冷,四爪并用地挂在沈坤身上,沈坤也没少抱着他替他取暖过。却不知这一回李泽尘究竟是怎么了,竟彻底慌乱起来,百般地挣扎拧转,脸都憋得通红,分不清究竟是因为风寒发热还是因为别的。

沈坤拗不过他,只得随他的意,把被褥扯过来给他裹得严实。李泽尘便彻底躲进被褥里去,像只小动物一样缩成一团拱来拱去,好一会儿才重新探出半个脑袋,一瞬不瞬望着沈坤。

那双熟悉的大眼睛里有太多不可揣摩的情绪,似有一点羞涩,又似渴望与贪恋。

沈坤不禁被这眼神迷住了,竟是刹那恍惚,待醒回神时,慌忙收敛了神色,先问一句:“陛下方才,听见了多少?”

“我……我什么也没听见。”李泽尘裹在被子里舔了舔嘴,也不知怎得忽然又委屈起来,耷拉下眼角,“你干嘛和她跑出去讲悄悄话……”

沈坤简直都能看见他藏在被子下面那半张脸上,红润唇角一定也是耷拉着的。

这模样可真叫人又是无奈又是怜爱。

沈坤真是想教训他也教训不来了,不由自主哄道:“陛下想要知道什么,何不直接问我,我告诉陛下就是了。做什么不爱惜自己。”

可李泽尘仍旧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看着他眨了眨眼,反而更委屈了。

“我真的可以问吗?我以前问你什么,你总是不想和我说就不和我说。”

沈坤闻言愣住了,登时一阵懊悔,原来自己从前对李泽尘也有这么坏的时候,竟让李泽尘连向他发问也不敢了。

“陛下问吧,我知无不言。”他慌忙放软了嗓音,愈发百般哄着李泽尘,哄了好一阵,李泽尘才终于把整个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了。

他又拿那双清澈的眼睛望住沈坤看着一小会儿,眼底蓝汪汪的似随时都能涌出泉水来,末了颇有些不自在地裹紧了被子,似是鼓足了毕生的勇气,小小声开口:

“那……太史,你喜欢我吗?”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