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carnation as King" Chapter 3

第三回 波诡云谲公主夺玉 舍身取义将军护主

那女人自称她是我妹,叫蓝陌柳,模样顶好看,就是大半夜忽然出现挺吓人的。

当然这不能怪我大半夜干吗要出去游荡,我只是心事重重睡不着出去透个气而已。

魔界的天很诡异,晚上月亮竟然是红的,一看就觉得要出妖孽。

陌柳出现的时候正立在高墙顶端,周身赤焰飞卷,似红莲环绕,一身明艳红衣裙,火丝缠腰,跣足环玉,随着她动作叮当脆响,风情尽现。她的绵长秀发亦是如火鲜红,就连眸子也是,怀里抱着只虎斑猫儿,高高在上,如立云端,身后一弯红月,艳若染血。

“你这家伙休想装成我大哥招摇撞骗。别以为狼金毛那厮打得什么主意我不晓得!”她抚摸猫儿,俯视我,义正词严。

我一听就乐了。乖乖,怪不得是我妹啊,连“金毛”这外号都起得这么默契。

我问她:“你知道我之前把那什么‘碎魂’扔哪儿了么?”

蓝陌柳脸色微变,随即嗤道:“你用不着试探我,我若知晓‘碎魂’下落还轮得到你在此放肆?”

这姑娘也想太多了,想太多老得快。我扶额,“你不知道就算了,我自己再想办法。”然后我转身打算走了。

“站住!”蓝陌柳喊我。

我很郁闷的回头,“小妹,我不会跟你斗嘴更不会和你打架,如果你只是想骂我你可以随便找个石头木头或者稻草什么的在上面写上我的名字一次骂到够,我就不奉陪了。”

蓝陌柳愣了一瞬,然后我听见她自言自语,“狼烨那家伙没这么笨吧,找这么个蠢货回来当替身……”

好吧,我就当命里注定有个外号叫“蠢货”就是了。我决定帅哥不计靓女过,当做没有听见,继续走我的路。

不料,忽觉身后一阵阴风起,还没来得及回头,但听一声嘶吼,一只吊睛白额大虎就像我扑了过来。

我靠!还真是云生从龙风生从虎,可惜我就不是武松两手空空没有打虎哨棒。我滚地躲闪到一边去,避开猛虎第一扑,抬头正看见那大老虎一身白底黑纹,比动物园里见过的还大上一圈,杀气凶险,威猛得很,不时甩尾咆哮。我很郁闷,问陌柳:“这家伙是你的?乖,你赶紧收回去吧……”

陌柳不答话,依旧站在墙头,盯着我,那模样就似在等看我到底会不会被老虎吃掉。

妈的,骂我不说还放老虎咬我,这叫什么事!

我正琢磨是战是走,那大虎已又低吼一声,向我扑过来。

看样子是不太可能跑掉了。我哀怨地盯着那大虎,做最后一番内心挣扎,冷不防被人一推,猛踉跄了两步,扑通一下就趴地上了。一骨碌翻身爬起来,略定心神一看,顿时三魂惊掉两魂半。

只见逸云与那只白虎正扭在一处,虎口獠牙已狠狠咬在他肩头,血流如注,转瞬将他素白衣衫浸出大片赤红。

忽然,那白虎一爪子把他给扇了出去。

“小云!”我急声大呼,扑上去,一把将逸云抱住。

“快走!”他低声催我,把我推开,又挣扎着想起身。可他已伤得十分重了,我都能看见血不断从他肩头涌出来。都这样了,竟还要逞强……

我一手把他捞起来,带在怀里,不许他乱动,眼看那只大虎又扑来,猫腰向左一闪,再躲开一次。老虎打架不外乎三招,一扑二掀三剪尾。果然它扑我不着,身子往前一沉就那后腿来掀,我矮身向后又躲开去。那大虎身手十分快,不待我稳住,铁棍样的尾巴已狠狠抽过来。但它再快快不过我早已料到。我顺势再侧身一闪,避过这一击的锐气,待它剪不着力道已泄了时,右手向前一探,一把揪住那大尾巴,猛一拽就狠狠甩出去。凡是长尾巴的畜生,尾巴就是弱点,猫和老虎也不过就是个大小区别。那白虎嗷得一声惨叫就飞出去了,滚落在地一时竟爬不起来。

“栖雾!”蓝陌柳一声惊呼,点足跃下,就要去救她的老虎。

我放下逸云,先一步截住她,擒拿手锁喉,弹臂就去拿她又白又细的脖子。

小姑娘吓了一跳,似完全没想到,条件反射向后一倒,回身就一掌冲我劈来。

嘿!等得就是这一招!我顺手就把她胳膊拧了,抬腿一脚把她踹地上,摁得她不能动换。妈的,都叫你最好收回去了啊!不然你以为老子五岁练武术十岁练散打都练到阴沟里去了!所以说,做人不能太低调,低调容易被人欺。

那大老虎这会儿才爬起来,一看主人趴下了,低吼着不敢乱动,死死盯住这边俯伏待战。

“哥!”蓝陌柳动不了了,开始使用撒娇技能。

我很郁闷,喊她:“收好你的猫!”

陌柳立刻很乖地喊:“栖雾回来。”

白虎应声甩尾,只见白光一耀,已又变作那只虎斑猫儿,碎步凑上前来,无害地趴在主人身旁。

我把陌柳扔开,转身抱住逸云。

逸云已经晕过去了,血就像止不住了一样。我用力摁住他伤处,忽然心里一阵害怕。“小云!”我喊他。但他听不见。

我抱起他就往回跑。

陌柳追上来拦住我。“我来!”她让我把逸云放低。我看见她拈指一划,念了一句什么,一点紫光便在她指尖上绽开,将逸云肩上伤口包裹起来。

她在给逸云疗伤。“我好歹也是修过医术的。”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抬起头看我,静了一会儿,又说:“你到底是真的——”

话还未完,远处已有人声涌来。

“我得走了。”陌柳只瞥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便立刻做了反应。她召唤栖雾又化身成虎,一跃跳上虎背,又看我一眼,补道:“你们自己小心。”言罢灵风一动,已无影无踪。

一会儿放老虎咬我,一会儿又好像如何关心我似的。魔界真是怪人云集。

我懒得多管这丫头的事,只顾得上逸云。看来陌柳所谓的医术倒是有些效果,至少他血已止住了,可伤势仍旧沉重。

人声人影已近,是狼烨带了护卫来寻我。我抱着逸云跳上金色的麒麟兽,催开就走,顾不得多与他解释。

可狼烨只看了一眼逸云的伤口,便已惊问:“公主回了?”

*

狼烨找来的医师替逸云理好伤口将他安置好后,我们又收到一个很震撼的消息。侍从急报:陌柳公主私闯一个什么什么阁——所以说地名起太复杂就不好啊,听不清记不住迷路了还不晓得该怎么问,这是题外话,总之就是我那个抱着老虎的彪悍老妹跑去抢一个类似传国玉玺的东西了。

老妹你真有出息,知道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啊。我拧了个冷帕子给逸云擦汗,心里很感慨,一不小心瞥眼看见金毛表情有点抽搐,正想说:金毛你不用怕,虽然老妹的大猫挺牛掰你也不赖啊,你看我扔老虎跟扔铁饼似的,你捏我跟捏标枪似的,所以怎么着你也不会搞不定一连标枪都能搞定的铁饼对不对?还没等我说出口,金毛已经抢先给我堵住了。金毛说:“兹事体大,请君上与臣同去劝回公主。”

我一把抱住逸云,打算说我不去我要照顾小云,抬眼往上一瞄,就瞧见逸云正用一脸“你不去我咬死你”的悲愤神情瞪着我,顿时心中大悦,还他一个“你来咬啊,多咬两口爷喜欢”的挑衅目光,于是下一秒逸云换“你不去我咬舌自尽”了……

我只好话到嘴边转了个弯:“我我我……我去还不成么……”

我抹一把沧桑泪,在心里安慰自己:老婆奴也是一份伟大的职业啊,咱得坚守职业道德。

*

到了传说中的苍煊阁,一眼就看见陌柳,老样子,这回站屋檐上去了。

我忍不住乐:“这屋檐很高嘛,老妹你真是越来越身手不凡。”

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扭头看着我,不约而同全都是一脸呆相,除了已经对我见怪不怪的金毛。

事后我才知道,蓝陌柳并非孤身前来,她外公北苍狮王举兵十万把皇城赤焰都围了年余了,随时冲进来就是砸个门的事。照说,既然我二十年前死过一回,那么拥立唯一传承王族血统的公主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这老狮子等了快二十年才终于动手还真不容易,这得多有耐心啊。

于是明真相的群众以为我临危不惧镇定自若天塌不惊照旧谈笑风生纷纷对我刮目相看。我想了很久,依然觉得,对于我这种状况,只有五个字好形容——无知者无畏。

狼烨挺身而出,对屋檐上的公主高喊:“请公主归还血玉。”

蓝陌柳轻笑,瞬间娇俏明艳横生,她将那枚血玉随意抛上空中,而后接住,反复几次,忽然盯死狼烨道:“狼烨,你知我根本意不在此,我在意的是我魔界天下。”

狼烨道:“臣所做,亦是为天下。”

蓝陌柳从苍煊阁顶跳下来,逼至狼烨面前,道:“好个一心为我天下的台甫大人!你敢说你将猷溪氏满门问罪没有参杂半点私心?溪禾当年在的时候可从没说对你们狼氏如何!”

咦,又出现两个不知道是谁们和谁的名字?我看一眼蓝陌柳的不掩怒容,再看一眼狼烨的一脸凝重,顿时得出了一个重大的结论——有奸情!

狼烨沉静片刻,应道:“如果公主要谈私事,可与臣另择日子。”

蓝陌柳冷笑:“溪禾的事姑且不论,你以为随便寻个‘蠢货’傀儡来就可瞒天过海么?少沾污了我大哥名声!”

这个死妞,又骂我“蠢货”……我就觉得很奇怪,这姑娘也很喜怒无常,放老虎咬我的时候凶得很,给逸云疗伤时却好像很关心我们,这会儿忽然又翻脸不认人了。真是……女人就是这么嬗变啊,可是再怎么变也得有个变的理由哇,不然她以为她在翻书吗?我琢磨着,愈发肯定——绝对有奸情!

狼烨看了我一眼,又对蓝陌柳一施礼道:“请公主谨慎言辞。”

蓝陌柳大笑,忽然将手中血玉高高举起道:“狼烨,我好佩服你,你真的会装腔作势,我只问你,当着我魔界代代相传之圣物,你敢堂堂正正地说这蠢货果真是我大哥?”

那如血玉石映着月光,愈发如火明丽,光彩夺目。

刹那,所有的目光全汇聚在我身上,如万柄利剑,所有人都在等,在看,等狼烨如何交待,看我如何反应。

我无力扶额,拍拍金毛肩膀,说:“说对了,我还真不是你哥。”

此言一出,众人又愣了,一阵细微吵杂之后,全都继续呆看着我。陌柳也盯着我,神色微异。

我于是又补了一句:“既然你不承认我,我又怎么会是你哥呢?自然你也就不是我妹。”

话音未落,群众纷纷做恍然状,立刻痴呆转花痴,无限崇拜地看着我。

蓝陌柳笑得很开心,“我魔界王族血脉从来都是红发红眸,你却是黑发黑眸,就凭这一条便可治你假冒之罪!”

众人又疑惑状。

我打个哈欠,“知道什么叫染发不?知道什么叫黑瞳不?别说黑头发黑眼睛,你要七彩头发白眼睛我都能给你整出来。”

众人又花痴崇拜状。

我无限沉痛地扭头看向金毛:你家群众演员演技太残次了……

金毛用眼神回答我:你老人家一翘辫子二十年,都以为你死绝了哩,城都围了一年了,聪明伶俐的早逃走了,剩下这些傻是傻点儿,但是老实忠厚啊,你就忍忍吧。

我晕,这也能赖我!金毛你脸皮真是赛长城。我正想问金毛:按你俩的“奸情”安排接下来这闺女是不是该扑上来“啪啪”给我俩巴掌了?

话未出口,果然蓝陌柳扬手一道赤红流火就破空向我袭来。

我靠!大妹子,过头了吧!

没给我自作主张的机会,狼烨已堪堪挡在我身前,金发,紫袍,面色平静淡然,眸光却陡起锋利,势如穿山之刃。

蓝陌柳秀眉微挑,急急转了攻势。他两人一番交锋,不相上下。

我感叹:本以为金毛是个腹黑文官,搞了半天还是个文武全才,这世上最惨莫过于主角脸配角命,万一领了份便当,岂不是要引无数配角控摧心呕血……我瞧着都替他委屈。

那边狼烨面色愈加沉冽,盯着蓝陌柳,指天盟誓,“历代先君在上,魔皇尊王圣明,臣狼烨自当竭忠尽力辅佐圣君,若有二心,天地诛灭,九族共衰。”

一听这话,我顿时吃惊不小,心道:你俩“奸情”你俩的,干毛又把我拉进去哇?按你那什么母后的兄长的长子的算法,你九族把老子也搭进去了好不?可是转念一想,反正我已经够衰了,再衰也衰不到哪儿去,没准物极必反衰到极限老子就不衰了呢。如此反而平衡了,挤出一脸不惧诅咒十分富有奉献精神的微笑。

蓝陌柳一双妙目光华流转,深浅明灭,如浴火琉璃,视线在我与狼烨间来来回回,最后缠上狼烨眼眸,傲然一笑,瞬间,一道冲天火柱由她掌心激荡而出,直穿云霄,火光四射,如礼花绽放。

只倾刻,震天呼声雷动,人流如潮,从苍煊阁蜂拥而出,放眼望去,似流沙奔腾而来,将我等一众团团围在垓心,一时间,戈矛交错,人马嘶鸣。狼烨手下数百亲兵早已被一一守死,动不得半寸。再看兵刃相见的人马,个个身着金翎铠甲,正是城中亲卫!

莫非这一招竟是:里应外合,暗伏人马,只待信号,一拥而上?至于强抢血玉,不过是诱我等入瓮的耳食罢了?

我由不得再次感叹:吾家有女初长成,老妹智勇真双全!

可是……金毛仔,你和我老妹到底有没有“奸情”你给个痛快啊?

—TBC—

Default image
Becca Wolf
Chinese writer, a storyteller.
Articles: 253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