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carnation as King" Chapter 24

廿四回 真盟友亦是假盟友 此轩辕又非彼轩辕

夜晚愈发寂静,偶有惊鸟入云,发出凄厉鸣叫。风过处,寒雾迷眼。

我顿住脚步,平静的面对一片看似死寂的黑暗,“带着伤还要运功掩饰自己的气息,吃得消吗?”

风中气流微异,我转过身去,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一身淡蓝衣衫,那个漂亮甜美的孩子漂浮在半空之中,怀抱一把精雕细琢的古琴,就如平常一样优雅俊秀。风在琴弦上游走,划出若有若无的乐音。

“为什么一个人走掉?”楚乐问我。昏暗中看不太清他的表情,唯有声音里隐着一丝不安与困惑。

我忽然觉得悲哀,反问:“你的伤好多了?”

楚乐低着头,有意无意的拨弄着琴弦。“蓝大哥,其实你真的是个好人,逸云也是,傲雪也是。只是,各为其主各谋其政,楚乐没的选择。”

“我以为你是狐狸的人呢。无间道玩反转了?”我无奈,“既然如此,何必这么麻烦。你不该心软,也不该老盯着我,你应该跟着轩辕昊混去,没准早就把‘驭天’弄到手了。还是说,你怕浅叶那个女人没我这么好说话?”

楚乐默然看着我,良久,问:“逸云被二殿下带去了神界。你想……这样去找他吗?”

“你带我去?”我笑问,“说起来,虽然没有拿到‘驭天’,把我带回去交差,也不算坏吧。”

“蓝大哥……”楚乐又露出一脸哀色,“你要怪就怪楚乐吧。不要怪二殿下,他原来不是这样子的。我本来该尽力劝他,只是……”

“如果能够一下拧断他的脖子我肯定不会花两下。”我冷哼。

楚乐怔怔望着我,半晌不开口,末了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如果,我答应帮你救出逸云,你会答应我原谅二殿下吗?”

夜风拂面,微凉之意渐深。“我只想救人而已,没想要和他斗个你死我活。怕只怕是他不愿意放过我。”我看着楚乐,不忍轻叹,“你的伤真的不要紧了吗?你其实是个绝顶聪明的孩子,若真心想维护一个人,想想清楚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黑夜里,楚乐抬起一双璨若明星的眸子,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明明灭灭琉璃色。

不得不承认神界是个很漂亮的地方,香风阵阵,仙雾缭绕,数不尽的奇花异草,如果我不是被“抓”去跟轩辕绯干仗的,我肯定已经跑去神界几日游了.

“呵呵,楚乐干得不错。”斜靠王座之上的轩辕绯,一手撑着脸,一手抚上楚乐柔嫩的脸颊猛然就把他拉近身前放肆的吮吻着,直到楚乐整个人都瘫软在他臂弯里才放开,唇齿间牵连着细亮的银丝,有种淫靡的感觉。“赏赐你的,下去吧。”他望着楚乐邪笑,嗓音却是冰冷的。

我默默旁观这个变态调戏美少年,看见楚乐眼底深深地哀伤。他的眼睛亮闪闪的,泪水充盈,却又无论如何不肯落下。

“见了本殿下为何不下跪?”紫衣二无比嚣张地喝斥我。

“跪你?你也得配啊。”我给他一个白眼。

“哼!”轩辕绯冷笑着换了一只手支着下巴,“你如今不过一阶下囚,还有什么好狂妄的?”

“我再怎么阶下囚好歹也是个正品,总比你这个赝品好一点。我说,不带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啊。不是你找我强烈要求我帮你把狐狸宰了的么,要不然你这会儿能坐在这儿?就知道你丫背信弃义翻脸跟翻书一样,所以老子才特意留了一手不把‘驭天’给你。怎么样,吃瘪了吧,着急了吧?”我张开嘴就胡说八道,说着说着,眼看当场无数人的脸都绿了。

“闭嘴!”轩辕绯暴怒,从王座上跳起来,一双乌黑的眼眸死死瞪着我,恨不能把我生吞活剥了一样,“杀了大哥的人明明是你!”

“是啊,就是你叫我杀所以我就杀了嘛,我没否认啊,看来你自己也认了。”我严肃点头,转脸冲站在一旁的一不知名神将说:“我说你们一个个跟着这个变态二自己也都变二了啊,你们就没人去验一验那家伙手里的剑是真的还是假的?”

话还没说完,我只觉领口一紧,定睛时,轩辕绯已近在咫尺。他抓着我的衣领,指节泛白。离得太近,我反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那一双眼眸深处无止无尽的恨。

“你以为你很潇洒么?你以为你可以把他从我身边彻彻底底的抢走,然后再来羞辱我?”他冷冷抽动嘴角,原本俊美的脸庞因为恨意而扭曲,“即使是现在,只要我愿意就可以捏碎你的喉咙,你依然在我面前摆出一幅耀武扬威的模样!”他眸光猛然一寒,瞬间捏住我脖子。

咽喉一阵剧痛,几欲窒息。我皱眉眨眨眼,努力吸进点气,说:“二子,你看你就不聪明,我明明有人质捏在你手里,你就应该赶紧把我家小云牵出来,这样我就得听你的了不是?”

轩辕绯闻言大笑,“你真以为我傻啊?你不就是为了知道你那小情人的下落才故意激将我?可你以为到了神界地盘我还能让你像上次那样逃了么?”他说着,恶狠狠瞪了站在一旁的楚乐一眼,抓着我脖子拖起我就走。

*

我被紫衣二拽到一间隐蔽小阁,看见小云被关在这里。好在神界这帮龟儿子们都爱面子,牢房也修得金光闪闪的,看起来小云没遭什么大罪。但他却被一个法阵困在中央。小云也看见了我,顿时露出震惊之色,翻身就想扑上来,却被结界挡住,紫光一闪,又重重摔回地面。

“你知我现在想做什么吗?”紫衣二阴惨惨地瞥了一眼小云,把我拽起来按在墙上。

“你的变态思维,我这种正常人还真是不好揣测。”我看见小云被困在结界里脸色惨白地望着我,忙用眼神安慰他,叫他不要轻举妄动,一边随口应付轩辕绯。

紫衣二很得瑟地狞笑,放肆的把手伸到我衣服里面捏了一把,“我要让你的小情人看着你怎么被人上!真不知道你这么骄傲的家伙当众被人上会是什么反应,想起你要跪在我脚边哭着求我的样子,就让人特别开心啊!”

“噗……”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我很同情地看一眼紫衣二,抬手摸摸他残了的脑袋,“小二,其实我垂涎你很久了,就算是魔头如我阅尽天下美人也没阅过比你更变态的啊。来吧,来吧,我真的不介意,咱俩谁上谁还不一定呢。”

话音未落,我已经看见跟着紫衣二来的神界众个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楚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眼神复杂地盯着我。小云还被困在结界里,一脸沉痛。再看紫衣二,这孩子气得脸都黑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寡廉鲜耻!”他开始咆哮马状抓着我脖子摇晃。

“哎……所以说,做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你丫装逼立体地扯东扯西搞出一副浑身正气大义凌然被残酷现实迫害被无边寂寞摧残终于成就变态神功的模样是何苦!”我扼住那厮还在马达式抖动的手腕,“小二子,你就认了吧,你丫其实就是一小屁孩儿,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抹泪打滚满地撒泼而已。可怜的狐狸,成天被你挂嘴边当枪使,搞了半天也就是一毛绒公仔的地位。”

紫衣二狂躁得头顶冒烟,跳着脚正要与我扭打。

我顺势一把反剪他双手,下一秒已掐住他咽喉,笑说:“别急啊,先放我家小云走,我再慢慢陪你玩。”

形势瞬间逆转。

“蓝大哥!”楚乐焦急惊呼,“你答应过我的事——”

“楚乐!”紫衣二倒是冷静异常,大声教令:“你们全退下,封锁天宫,任何人不得出入。”

楚乐闻声,犹犹豫豫地呆站下来。

“楚乐,想想你到底该做什么。”我放低了嗓音对楚乐诱哄。

楚乐眼底显出一片混乱,好一番天人交战。忽然,他扑向阁中法阵,到底还是将小云放出来。

一旦得以自由,小云立刻就想来助我。我让他先走。他仍是满眼担忧地望着我。我对他说:“我一个人比带着你好脱身,你先走,再想办法接应我。”

逸云眸光一震,又深深看我一眼,扬手挥出一道灵光,带着楚乐,人已不见踪影。

“你真以为你还能脱身?”紫衣二被我掐着脖子还在大笑,“你不要太目中无人,我只怕你那小情人闯不出神界结界去,就要被结界之中的气流压成肉泥!”

“你也别太小瞧我家小云啊。”我拍拍这家伙的嫩脸,“乖二子,听说你这儿有只鸟叫九凤,带我去瞧瞧?”

*

无极狐狸说九凤的“凤羽”就在神界。反正都已经来了,下回再来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不顺手牵羽毛一下怎么对得起老子我牺牲色相。

我掐着紫衣二,在神界众哀怨地紧追不舍下一路疾走,穿过玉柱回廊、芬芳花园,来到一座大殿。

这大殿果然恢宏华美,白玉无暇,琉璃青瓦,我忍不住啧啧称赞,“我家赤焰城都给轰塌了半边儿了,什么时候把你家设计师借我带回去做做修复工程?”结果又把紫衣二气得够呛。

我问轩辕绯:“你们神族的嗜好是把鸟也养在大殿里……?”

“要不要进去随你。”轩辕绯很阴鸷地抽搐了一下嘴角。

我让紫衣二把他那群跟屁虫全都关在门外头,只有我们俩进入殿中。

大殿正中央是一座五彩琉璃的白瓷塔,外围是一圈淡淡的青色光晕,上面印着几道符咒,一看就知道是古老法术结下的封印。

“那个结界只有我才能通过,放开我。”轩辕绯冷冷地说道。

我将整个大殿暗暗打量,只见左右各有一块巨大石碑,上面分别刻着先天后天两道八卦,灵光相对,非比寻常。这大殿里面机关重重,放开这货恐怕立刻就得中招。但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冒风险就拔不到鸟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天向来就不随人愿,我也没指望真就能这么轻而易举拿到“凤羽”。

果然,我才一松手,轩辕绯立刻就变了神色,伸手拧一下白瓷塔尖。顿时,只听一声轰隆巨响,大殿地板霎时豁开一个大口,我身子一沉,便掉了下去。

*

也不知道究竟下沉了多久,仿佛掉进个无底洞,周身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冷不防,有一道白光跃起,愈来愈亮。我在半空中强行转了个方向,向那一点幽白越了过去。

身体触到的是一片柔软草地,带着泥土与鲜花的芳香。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灰,重新整理衣物,正想好好查探自己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忽见不远处一棵参天古树下,立着一个衣着华美的女子。那女子发若乌云,珠花璀璨,身姿消瘦,看身姿是个美人,令人望而生怜。

果然是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这个紫衣二真不是个东西,竟然还关了个美女在这里?我一边在心里骂,一边出声询问:“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没想到,那女子闻声转过脸来,却当场把我吓了一跳。

娘啊……看那眉毛,看那眼睛,看那鼻子嘴巴……这根本就是个女版紫衣二嘛……!

这也太惊悚了,我差点没被吓倒在地。

那小姑娘倒是远远站在树下望着我,怯怯开口:“你是谁?”她微微颤抖着后退了一步,几缕微风拂过,吹起她层层叠叠的宫装。这姑娘很美,清澈得纤尘不染,虽然她与轩辕绯长得一模一样,但那澄清的气息却截然相反。

“你又是谁?”我顿时觉得有趣,刚想上前去,却见那小姑娘惊恐得又往后一退。我只好赶紧住了脚步,说:“你别怕,我不是坏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姑娘踟蹰了一下,才低着头小声地说道:“这里是离苑。”

这不说了跟没说一样么,丢个地名给我我也还是不知道啊……我再次四下打量,看起来这儿倒是一处风景宜人的别院,应该是女眷居住的地方。庭院之雅致,堂榭之奢华,真是叹为观止。

这个紫衣二,干吗把我丢到这里来?

我愈发疑窦丛生,又问:“你叫什么名字?”这姑娘实在由不得人不在意,尤其是她那双眼睛。不知为什么,她那一双眼眸虽然无暇却总让我觉得少了点什么。

那小姑娘又是片刻迟疑,乖巧答道:“我叫绯儿。”

“什么什么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叫轩辕绯啊……”我深深地被囧到了。

那姑娘却很惊异地望住我,点头道:“我复姓轩辕,单名一个绯字,我爹是天朝先帝,我娘是太妃芙桦,天帝无极是我大哥,我还有个弟弟,名叫轩辕昊。”

她这儿好一通自报家门,我差点没一口血喷在当场。

这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说她是轩辕绯,那个把我扔下来的变态紫衣二到底是谁了……?

—TBC—

Default image
Becca Wolf
Chinese writer, a storyteller.
Articles: 253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