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and His Daily" (2)

Day 2.

“有钱学艺术,穷逼做策划。”

-1-

他在按掉三个闹钟之后醒过来,发现自己拗出奋力一个攀岩的造型趴在床上,一条腿压着阿谢腰部以下大腿以上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阿谢一脸冷漠地看着他说:“滚。”

他磨磨蹭蹭地扭了几下腿,提出一个科学质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早晨怎么都没动静呢?”

阿谢说:“不滚我踹了。”

他只好吭吭唧唧地滚回自己那半边狗窝。

阿谢起床下地了,开始穿衣服,休闲衫,牛仔裤,阿玛尼的。

他在迟到要扣钱的愁苦中也不甘不愿地爬起床,开始穿衣服,休闲衫,牛仔裤,淘宝一次买一打同款的,穿出去仿佛半年没换过衣服。

“你睡相能不能好一点?”阿谢在洗脸台前头,一边修理下巴上新长的胡茬一边说,“每天晚上都挤到我这边来,你到底想干啥?”

“切,谁稀罕挤你,就一个卧室一张床,我能咋办?你还不许人翻身蹬腿了?”他蹲在猫砂盆前头给丸子铲屎,心里很不服气。

阿谢说:“我说换个大房子,你又不乐意?”

他挤到洗脸台前头洗完手,想了想前些天刚放过的豪言,很没骨气的吸溜了一下鼻子说:“穷,换不起。”

阿谢仿佛笑了一下:“那住我家啊,不收你房租。”

他把猫粮恶狠狠倒进丸子的碗里,抬起头:“咋的?少爷打算包养我啊?”

“就你?”阿谢摸着下巴皱着眉头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还是有审美的好吧。”

“我怎么了?我当年也有很多学妹学姐追的好不好?”他大声抗议。

阿谢神清气爽地整理了一下头发,感慨:“你们学校女生真不挑。”

他龇牙咧嘴地差点把猫饭勺扔出去——然后在阿谢喊他“赶紧走,不然自己去挤地铁”的时候,放弃挣扎地胡乱刷了几下牙洗了一把脸,赶在电梯关门之前挤进去,跟着阿谢下了地下车库。

-2-

坐进阿谢的黑蝙蝠里的时候,他问了一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你跑咱们这十八线小游戏公司吃盒饭到底是图啥?”

阿谢一脸正色:“房是我爸给买的。车是去年我妈送的生日礼物。我不啃老。”

他感觉满脑子的问号都溢出来了,“……你不说你妈去年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个周边吗?”

“是周边啊。”阿谢瞥他一眼,“蝙蝠侠周边,你有什么意见?”

“……”他忽然觉得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人生,没有希望。

等红灯的时候,他想起他刚入职那天,组长捧着保温茶杯,看着他,同情地感慨:

“有钱学艺术,穷逼做策划。”

—3—

这天的工作就是,开会,开会,和开会。

他交了一个自己用业余时间写的女性向卡牌游戏的策划案,被隔壁组的主程鄙视了。

主程说:“老王,你怎么想的,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做什么女性向游戏?”

他觉得很不爽。

女性向游戏怎么了?能赚钱就是好游戏。他是一个专业的游戏策划。

“呃,关于这个项目呢,王徵还是做过市调分析过可行性的,而且都是利用业余时间自己主动做的,说明他对这个项目很有热情,也很有信心。我觉得可以再讨论考虑一下,不用否定的这么快。”

组长抱着他的保温茶杯,一脸中年社畜的沧桑型狡诈。

主程大佬显然不想和策划组长怼,就问他:“你在哪儿找的数据?”

他挣扎了一下,含蓄委婉地回答:“国内流量最大的女性论坛。”

然后主程就“嗤”的冷笑了一声。

主程敲了敲会议桌,问阿谢:“你们美术组怎么看吧?”

“你问我?”

一直无聊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阿谢终于抬起头,高冷地扫视当场。

“沈总,咱们公司,是策划主导,还是程序主导?”

沈老板坐在白板下头,摸着下巴笑而不语。

阿谢又问:“做砸了是策划负责还是程序负责?”

主程赶紧讪笑,“那肯定还是策划主导——”

“那你是策划,还是他是策划?”阿谢指了指他。

伟大的主美,全公司最帅的谢先生,终结了这次会议。

—4—

阿谢开会的时候当众怼了隔壁主程,把人脸都怼绿了。

于是下班之后,沈总留阿谢开小会。

他蹲在沈总办公室外头,一边打王者一边抖腿。

沈总每次留阿谢开小会,都他妈锁门拉窗帘。

狗日的老板!

奸商!

臭表脸!

队友在聊天频道骂他是坑货。

他把游戏退了,开始专心致志盯着沈总的办公室门抖腿,啃指甲,散发怨念。

“王哥还不走?”前台美眉一边收拾包包,一边看着他乐,满脸诡异的笑容。

“等阿谢啊。蹭车。”他心不在焉地摆了摆手,算是再见。

前台美眉举起前后两千万,拍下他落寞如狗的背影,笑得跟花儿一样跑走了。

他又抖了一个小时腿,阿谢终于出来了。

“聊啥了这么久?”他赶紧迎上去,想了想,补了一句,“饿死我了,晚上吃啥?”

“你的策划案。”阿谢侧目看着他,满眼都是“除了吃你还知道啥”的嫌弃。

“啊?”他还没反应过来。

“你的策划案,过了。”阿谢没好气地拍了一把他的脑袋,“好好做。亏了开除你。”

“……”他忽然好想跪下叫爸爸。

—5—

晚上他特意好好洗了个澡,用了双倍的沐浴露,搓出好多泡泡,(自认)把自己洗得很白很干净,香味为证。

“大爷,恩人,小的给你捶捶?”

他一脸狗腿地凑过去,捏了捏阿谢的肩膀。

阿谢靠在床头,把目光从手里的书上挪到他差点流下哈喇子的脸上。

“你再敢挤过来,就给我滚去睡沙发。”

他默默地缩回自己那半边去咬被角了。

咬了两秒钟,他又不死心地扭回头,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真的不用啊?你颈椎不疼啦?我手法很好的!”

阿谢眼也不抬,直接抬腿把他踹下了床。

—Egg —

这一宿,他是裹着毯子蜷在沙发上睡的。

丸子在属于他的那半边床上睡的磨牙放屁露出白肚皮。

人生,真的没有希望。

Default image
Becca Wolf
Chinese writer, a storyteller.
Articles: 253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