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and His Daily" Fan Wai 3

番外3

—12—

但年少轻狂的岁月里,做事总是比较“敢想敢干”。

是以当年没过多久,他就把顾言那个学霸校花女朋友给搅黄了。

据校花本人坚称,都是因为他天天粘着顾言,不是拉顾言去打球,就是拉顾言去吃饭,再不济竟然还能一改学渣本色拉着顾言去图书馆自习……总之哪儿有顾言,哪儿有他,反正他就是要出现在每一个校园小情侣喜欢去腻腻歪歪的“胜地”,坚定不移地干扰顾言的“早恋”日常,连顾言课间去上厕所他都坚决不放过——以至于让学霸校花产生了严重的二人空间被侵犯的不爽。

所以学霸校花就找顾言抱怨了,让顾言要么管管他这个“大尾巴”,要么有他没她。

结果顾言选了有他没她。直接把学霸校花气到哭。

他听说这个结果的时候震惊到差点把作业本都撕了,就去问顾言为什么。

顾言理直气壮回答:“我认识你多少年了?我才认识她才多久?难道还能为了她跟兄弟掰了?”

那一刻,他百分之百地确定了——顾言真的是个直男,笔直笔直的,不然还真干不出来这种事。

—13—

后来他才知道,其实那时候的顾言,正值中二病泛滥的年纪,总有些特别鲜明的病症,比如想向全世界宣告自己作为一个“阳刚男儿”的男子气概。

那时候风靡校园的香港电影是《古惑仔》。

顾言甚至一度想去留个陈浩南同款发型,结果被谢喆嫌弃“太丑,敢留跟你绝交”,只好乖乖剃掉了。

他倒是不介意顾言留什么发型的。

反正顾言留什么发型,他都觉得好看。

—14—

他曾经尝试过向顾言宣讲一个理论。

他说:“国外有研究结果的,性取向其实是光谱,也就是说,这玩意儿是流动的。你现在这么笔直,也不代表将来你永远直。你用这种理由拒绝我,这不科学。”

顾言很严肃认真地思考了一天,可能还真的去查了国外的一些研究资料,回来向他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

“那既然性取向是流动的,你为啥不能流动成直的呢?”

这个问题还真的把他问住了。

毕竟以前从来没想过。

于是他也回去严肃认真地思考了一天,才回答顾言说:

“我觉得我其实不是弯的。我就是喜欢你。你是男的,我就是弯的。你是女的,我就是直的。所以你要是自己不想变弯又还想把我掰直呢,你可以去把自己变成女的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气得顾言一个星期没理他,五十米开外看见他扭头就跑。

—15—

这事后来当然是无可避免地又被谢喆知道了。谢喆半点面子也不给,毫不留情直接辱骂他是个智障。

谢喆说:“按你这个逻辑,你自己去变女的不是更好?为什么要顾言变?没诚意。”

他想来想去觉得也对。

虽然他以前还从来没想过这个解决方案。

毕竟在他对美好未来的幻想里,他都是把顾言当他“媳妇儿”的。

但是谢喆一席话,感觉给他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有一阵,他还真的挖空心思去研究了一下,他到底能不能变成女的这个问题。

结果不慎被他妈发现了。

他妈又立刻告诉了他爸。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

男女混合双打,一通暴揍。

—TBC—

Default image
Becca Wolf
Chinese writer, a storyteller.
Articles: 253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