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仙录·宿债》(9)

【9】

无数洪流咆哮着在脑海中汇成画面,张明徵又看见白晔——不,是那英武的神将骊龙玄青站在云山之巅,身旁是持剑接令的行云。

“这一战与往昔不同,寐女有十把斩神剑,一旦相争,恐怕落得元神碎裂万劫不复,我要你们坚守原地,不许出战。”

“但将军你要如何向大神交代?”

“我自然还是要去。”玄青遥遥看着云海彼岸,“此战并非出自天下道义,而是私心,实在无益为之折损手足。你们好生留下,待我送了那西陵寐,向大神谢罪再回来。”

“我只怕将军此去再回不来。”行云焦急拉住他猎猎风袍,猛将手中长剑摔在地上,“既然大神不义,我们何不与寐女一起走了了事,她自回她的西陵昆仑,我们回东海!”

“你们若想走,我不阻拦。但我有挚友在此,他不愿走,我便不走。”玄青毅然摇头,语声坚定里,却是一脉神色温柔。

幻象急转,即灭即生。张明徵又看见行云,他显出了真龙之身,低吼着从云端迅猛扑下,利爪所向却是火轮战车上乌发如藻的红衣神女。

“我原本不想拦你,但若不拦你,大神定要为难将军。你若要走,便从行云尸首上碾过!”

西陵寐女眸色决绝,扬手有剑光起。

那纯白如雪的虬龙被斩神巨剑生生剖成两半,一时血雨漫天,腥烈透地三尺……

这便是一条堕天神龙无法消散的恨与不甘。

张明徵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只觉得从脊骨到指尖俱是冰冷。他竭力握住行云那残余下的一只鳞角,双手被割得血如泉涌,仍是咬牙呼道:“行云,你罢手,否则小狼会死——”

“我就是要他死!”行云狂躁咆哮,獠牙几乎咬在张明徵身上,赤目眦裂,切齿嘶吼,“他已不是当年千龙一骊的稀世天龙,不是百战百胜的威武神将,他只是一只卑微妖物,莫说为龙,就连身为狼的自傲也没几分,心甘情愿狗一样跟在你脚边,被你呼喝驱使。将军不该是如此窝囊的模样!他是呼风唤雨的骊龙,是我们的将军!他不死,将军如何能够回来?你休想来阻挠!”

“你不罢手,平等王便要将他压在镇魂塔下,根本是累他多受苦难!”张明徵截口反驳。

“那就拆了镇魂塔掀翻阎罗殿又如何?”行云暴怒,狠狠一甩龙头,又将张明徵摔了出去。他周身似有业火焚烧,愤愤紧瞪着张明徵,厉声喝问:“公子重华,当初神王说是对你视如己出百般疼爱,不也还是翻脸就将你推下了斩仙台?天地不仁,所谓神明最是无情无常,你为何还要信守他们那套所谓的规矩?”

胸口被龙角穿刺的伤口血涌不止,张明徵按住伤处强撑着爬起身,抬头看向行云,兀自苦劝:“你元神被斩魂剑撕裂,灵魄不齐已难以自控,根本只是被执妄蒙蔽了心智。你静心细想,小狼——”他忽然顿了一下,缓缓说出那遥远的名字,“玄青他却从不希望你这样!”

行云只阴恻恻盯著他,幽幽冷哼:“你这将所有都忘得干净的人,有何面目再提起将军?”

“你不听劝,我只能动手擒你。”张明徵眉心紧拧,伸手在袖中一摸,掌心已多出一条金灿灿的物什,犹如长鞭,通体带着鳞刺,竟是一条捆龙索。

行云见状引颈狂笑:“我在修罗道中食尽大小恶鬼,受了千年烈火焚烧,鬼界阴气对我最有助益,比之在阳间世界力量更胜数十倍,你以为区区捆龙索能耐我何?”

张明徵再不多言,行祝将捆龙索祭在空中,另取了五灵神符,沾着心口淌落热血,诵道:“风走恣肆,形弗能阻;雷驰电掣,无坚不摧;水润不争,柔以为韧;烈火极炎,焚尽天下霸道;厚土载德,养化万物于无声;天才,地才,人才,阴阳相生,刚柔相济,取义成仁;五灵协作,三才归一——阵行!”

霎时,只见金红灵光耀起,从那地仙伤口中涌出的鲜血竟如有生命,蜿蜒成一个巨大法阵,五灵之符各守其位,相辅相成,将行云堪堪定在垓心。

“五灵三才阵!”虬龙行云被捆龙索绑住,震惊嘶吟,旋即却又嚣张大笑起来,“你竟然以血行阵莫不是要与我拼命么?但你如今毕竟只是区区一介小地仙,我倒是想看看你就算放干了全身热血能不能斩下我的龙角!”他猛烈摆动龙尾,声声龙吼将张明徵那五张灵符也震得簌簌颤抖。

此物毕竟曾是天界神龙,如今虽然元神不齐,却又入了魔道,挣脱破阵恐怕只是早晚,若不速战速决,断然拿他不下。张明徵敛神再行法咒,瞬息,一把寒冰长剑已凝在掌中。“你虽然与小狼渊源匪浅,但即便他将来要怪我——”他眸色倏然一厉,挥剑已望准龙头斩下。

但见寒光一闪。不料却有一道身影遽而闪上前来。白晔徒手握住张明徵剑锋,堪堪拦下这一剑。他将张明徵之推到身后,转面看着还被捆在阵中的行云,斥一声:“自作主张,就知道胡来。”却反而抬起手,抚上那只余下的残角。

柔软光华在他掌中汇聚成大大小小的光轮,不停转动着,将法阵灵力尽数化去。

行云从捆龙索中得脱,也不敢妄动,就在白晔面前软软匍匐下来,“行云一心……只向着将军。”语声里却还透着委屈。

“我早不是你的将军了。”白晔摇头。

“将军就是将军,怎么不是?”行云似不能明白他用意,焦急探着脑袋,伸爪便钩住白晔衣袖。

“那我说不许对重华无礼,你却把他伤成这样?只看他不还手便嚣张拿他撒气。”白晔板起面孔,不为所动。

行云“呜”得一声垂头缩回爪去,又狠狠瞪了张明徵一眼,却是默默再不敢多说什么。

白晔一声叹息,“我再变不回龙了。但我却觉得,如今这样很好,比从前好上千万倍。”他又伸手,在行云颈侧颔下宽慰轻抚,低声软语:“行云,我已找到我真正想要待的地方,你的去处又在哪里?”

行云闻之浑身一颤,茫然抬头。

“他这半身入了魔道,戾气太重,余下二魂四魄不能回归本体,不知还在哪里游荡,入不得轮回。”张明徵皱眉叹息。

“不入轮回又如何?”行云愤然一抖龙脊,又想发作。

“还要胡闹!”白晔一掌拍在行云额前,怒斥。他转目望向张明徵,“可能做法召还残魂?”

张明徵道:“可以是可以,但他若是心火不熄,纵然召还也是枉然。”

白晔点点头,再看住行云,“你若还认我,我今番给你最后一道军令,叫你息心养性聚魂往生去,你接还是不接?”神色深邃,却是不容辩驳。

行云默然半晌,终于“呜”得一声,匍匐下来。

张明徵结指吟动法咒,不多时,竟有点点剔透白光从四面八方飞来,将行云环在当中,渐渐融合。

只见虬龙周身乌紫煞气渐渐退去,双角复生,龙鳞归位,终于恢复了本来模样。“就算是多谢你待我家小狼一片赤胆忠诚。你速往阎罗殿去向阎君请罪,之后便入轮回往生去吧。莫要再执迷成魔。”

行云却傲然白了张明徵一眼,“我可没什么好谢你。”他挺起银白龙身,忽然猛一收龙爪。

倏地,有烈火在他掌中蹿起,那一卷攥在掌中的往生册顿时焚作尘灰,被他吹一口气便散在了黑暗里。

“反正你也忘干净了,不如彻底干净。我便是讨厌你,便是要你永远也想不起记不清弄不明白那些过往,永远挂在心里不得安宁。”他极不甘愿地抛下这些负气话语,扭头又深深看了白晔一眼,叩首行一大礼,却不再多言,径直化作一道白光,消逝在幽暗之中。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