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四回

第四回 疑窦丛生魔主平乱 真假难断神王显灵

蓝陌柳早已轻轻点足,复跃上阁顶,倚着她的斑斓猛虎,红衣翩翩如霞,吟吟笑道:“狼烨,既然你如此忠于魔皇天下,何不归顺于我?难道我不是王族的人?”

狼烨轻笑,但不应答。

我暗暗环视周遭,果然固若金汤铁桶,不得破绽。蓝陌柳手下人马少说过千,诺大一个苍煊阁前院塞得满满的,实力悬殊,一看便知。现今真叫如肉在俎,只要蓝陌柳一声令下,我的脑袋就得立时搬家。我见狼烨依旧笑得轻松,不知他心里还有什么算盘,差点没产生严重的自我怀疑——莫非我会错意了?他俩其实没有“奸情”?或者他俩的确有“奸情”但属于“狼狈为奸”那一型的?

就在这个我分外想找一朵菊花来撕一撕花瓣的时候,忽然又闻惊雷乍起,似战鼓声声贯耳,振聋发聩。

我循声抬头,只见天边黑压压一片,如敝日乌云,卷风扑来,瞬间已至近前,定睛看时,竟是一路飞骑,黑衣黑甲黑马,马背生翼,前额生角,四蹄如踏风火,旌旗迎风招展,旗上骄狼,威风八面。

与此同时,地面振颤,似要龟裂一般狂躁涌动,眨眼已有万马奔腾而至,亦是黑衣黑甲黑骑。

我惊得目瞪口呆,头一回亲眼瞧见什么叫做铺天盖地之势,似浓稠黑雾瞬间袭来,将一切吞噬殆尽,真真势不可挡。

秣马厉兵中,一抹纯白一马当先,飞驰而来,我眸光顿时为之一亮,那白衣白马的俊秀将军,宛如白光一瞬,豁然将昏暗天地照得通明非凡。

是逸云。

此时的逸云半点也不似平日里的素雅美人,更不似卧倒病榻的伤患,那等银枪怒马的矫健身姿,分明是沙场之上两军阵前的骁勇悍将。

小云你是狄青你是霍去病你简直就是兰陵王高长恭啊!我瞧在眼里小心肝儿那叫一个激动乱颤,差点扑上去给他一个熊抱。

刹那,蓝陌柳眼中寒气陡起,赤红纱绸如燃火巨龙,翻滚空中,势可劈风斩浪,直逼我而来。

几乎同时,逸云坐下白驹仰天一声长嘶。他纵马一跃,白马便如生双翼,蹄踏云梯,腾空而起。白衣猎猎间,银枪一摆,当空截下火龙,但见寒光闪耀,已将之碎作数段。他并不还击,只横臂挑起枪尖,其上挂住的半段红纱坠着两只火铃,轻摇间叮当作响。

他冷声缓调,对陌柳说:“公主认得黑甲精骑。迷途知返,犹未晚矣。”

立时,呼声四起,如雷声震天。黑甲精骑一望不知其数,势可毁天灭地,山海倒倾不能阻拦,局势瞬间逆转,胜败已然定局。

蓝陌柳不怒反笑,拍手喝彩道:“好手段!陌柳今日又长了见识!想不到你们竟连黑甲精骑也能调度,今番算我落败,但我可还没服,你我改日再逐胜负!”言罢,她身影一摇,已骑虎腾云而去。

逸云飞身下马,单膝拜倒在我面前,高呼:“末将不辱君命,乱军已平,玄符奉还君上。”身后黑甲精骑随他倒身,黑压压跪了一片,放眼观望,似无垠无界。

我渐渐有些明白,陌柳暂且不提,至少逸云和狼烨肯定有什么事是瞒住我的。眼前这一出我事先就完全不知情,但他们现在已经把我架上去了,我不接招,谁都下不来。可我心里十分不痛快,倒不是因为逸云瞒我,我不介意他偶尔有点小隐瞒,反正回头我可以问。让我极为不爽的是……妈的,老子说过一万次叫你们不要跪着说话了啊!

我冷着脸叫他们全都起来。

逸云不动,摆出一副我先接玄符他才起来的模样。

于是我彻底炸毛了。“你们是不信还是怎样?我说过,我愿意与大家共事,尊重你们每一个人,不需要你们用膝盖回报我。谁要是喜欢做奴仆,爱跪谁跪谁去,不用跪给我看;要是你们集体都喜欢做奴仆,那不好意思,我就只好退散了。”我叹气,转身就走。

“君上!”逸云急声唤我,起身上前一步将我拦住,“大家等了这么久了,你不能让我们再回到那种连前路在哪里都不知道的等待里去。”他低声如是对我说,字字恳切。他站在我面前,再次双手把一样东西递给我。

这就是“玄符”,节制兵马的凭信。我接过来看了看,是一支楔型的龙。我把它捏在掌心,走到面前还跪着不肯起来的那群黑甲兵队伍里去,挨个踹他们的屁股,“起来啦!跪得比马腿都矮了,不怕马笑话你们下回不许骑啊!谁再不起来真拖出去打屁股了!”

于是不想被打屁股的众军纷纷笑着爬起来,一片玄色起伏,宛如潮涨。

*

逸云告诉我,这支兵符是二十年前我交给他的,如今不过是重新交还与我。黑甲精骑是直接听命于圣君的精锐,也是如今我们手中唯一的筹码。逸云对我很坦白,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不知道的就说不知道,不愿说或是不能说的就不回话,从不骗我。但狼烨显然就没这么老实,我问狼烨是否果真与陌柳有“奸情”,这厮死不认账。我追问不出结果,觉得麻烦,便也懒得再多问。

诸事停当,待到人后时,逸云立刻就不行了,整个软倒下来,浑身都是冷汗,盔甲兽吞下的衣衫又是鲜红。

我虽早知道他必定是强忍伤痛苦撑多时,可亲眼见他倒下,仍免不了心惊。

这孩子,打从见面起就不停地在受伤受伤受伤,次次都为我……我的确觉得很愧对他。我知道我不符合他的期望,甚至可以说,他肯定对我失望透了,可他仍旧如此无怨无悔地向着我。他越是如此,我越是如坐针毡。我还没有没心没肺到这都能够无所谓的地步。

我寸步不离守了他两天。

狼金毛来找我,很冷血地催我:“君上,三日期限就到了,你到底有没有想起来‘碎魂’的下落。”

我让他拿了个铜锅子来往脑袋上一扣,说:“你敲吧,来点刺激,没准就想起来了。”

金毛毫不留情一通乱敲。

“我靠!你丫真敲啊!”我甩掉那口锅,只觉得眼前有几百只鸟在飞,耳朵里嗡嗡嗡得连自己说话都听不见。

金毛很无辜地说:“君要臣敲,臣不得不敲啊。”

“你敲死我算了……”我尸体状往床边上一趴,耳朵里还是嗡嗡嗡个不停,恶心得直想吐。

金毛貌似关切地凑上来,“君上想起点什么来了么?”

我对着他伸出一根中指:“我想起来了,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几万两你丫成心公报私仇啊?”

金毛一脸惊讶:“咦?一千多年前的事都想起来啦?看样子效果蛮好的嘛。那再多敲几下试试?”说着手指一勾,又把那个锅子往我脑袋上扣。

我惨嚎:“死金毛!老子要连你二大爷一起拖出去抽一万遍——抽十万遍——抽一百一千万遍啊啊啊啊!”在一片混乱地嗡声中,隐约听见金毛说:“你还是先想起来我二大爷叫什么再说吧。”

我吐血了。

*

我是真吐血了,连胆汁和胃液都吐干净了,只好吐血了。眼前一片色彩斑斓,看什么什么都在转,整个一搅成漩涡的染料缸。耳朵里也全是嗡嗡声,高高低低轻轻重重响个不停,真是余音不绝,谁跟我说话都听不见。最惨就是,我真的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一丁点儿都没有,哪怕能想起来那么一毫厘,受这一番折磨也算是值了啊。

我软绵绵趴在床上,恶狠狠咬被子,觉得世界真悲惨。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有人抱住了我,睁眼,好不容易看清楚,是逸云。

“别再这么伤害自己了……就算‘碎魂’真的找不回来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是个死,没什么可怕的。我已经死而无憾了……”他把脸埋在我心口,轻声低语。

原来他以为我在自残啊……我晕乎乎地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想说:就算我要上演自残自虐的狗血戏码也不会用这么不帅的方式啊,我真的只是被死金毛算计了!可是逸云的说法让我有些在意。这个“碎魂”究竟有多重要?何至于找不回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略略抬起头,想问,无奈刚一抬头就好一阵眩晕,只好又有气无力地倒回原位,很诛心论很阴谋论很臆想症地给金毛按了一个罪名——其实他早就觊觎我的小云了吧?所以就想趁这个机会把小云拐带走吧?他就是就是就是故意的!我一边很没人品地在心里给死金毛起了一万个“金毛色狼”、“金毛变态”之流的绰号,一边下意识紧紧抱住扑在我身上的逸云。

逸云也回抱住我,不时细细亲吻。

我想回吻他,可惜实在是力不从心,我真是晕得快死了……

*

晕头转向睡到后半夜,忽然听见有人喊我。

起初还以为是幻听,但那声音实在很特别,在一团糟得嗡声里显得尤为空灵清晰。我猛睁开眼,翻身站下地,竟觉的那些嗡鸣声也被压了下去,不再叫我头痛欲裂。

那声音唤我:小蓝……小蓝……

我寻着那声音走出去,就像是急于拨开迷雾般,连步子也走不稳。

然后,就在殿前宽阔空旷的玉台上,我看见一束金光,犹如从遥远的天顶落下。光芒簇拥中,是一抹人影,似朦胧,似清晰,黑衣如魅,青丝委地,剑眉斜飞映着星眸如画。他看着我,那模样,那神情,只需一眼便震得人再也挪不开视线,说不出话。摄人心魄,也莫过如是。

这感觉十分奇妙,与我看见逸云时的截然不同。我觉得熟悉,熟悉到甚至无需靠近也能触摸到他的气息,那简直就像是……存在于这世间的,另一个自己。

我呆了好一阵,才从那种恍如迷失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他是谁?我惊疑自问。

一个名字立刻光一样从心底混沌的暗影里浮上来……“无极?”我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你回来了?”他问我,眉眼含笑。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吧。”我忍不住苦笑。不知为什么,我答得自然极了,就好像我们本就该这样对话的。

“真连我都忘了?看来这回你欠我欠得大了啊。”他一针见血戳穿我,嗓音懒洋洋的,仿佛虚无飘渺,却又分明敏锐犀利。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应话,只得怔怔望着他。

“你没工夫磨蹭了。回镜湖来,取回你的‘碎魂’。”他浅声叹息。

他提到“碎魂”。

我心头一震,刚想细问,猛地只觉胸腔里一悸,顿时气血翻涌,仿佛有许多支离破碎的细小片段在脑海里沸腾起来,玻璃渣一样刺得人生疼。我看见漫天的大火,两条腾空交缠的龙,尖锐的浸着鲜血的冰凌……还有一把剑……我努力想看清它,但没办法用力想,脑子里顿时一团浆糊,疼得快要裂开,连呼吸也困难。我呜咽一声,抱着头摔在地上。

“君上!”逸云的声音唤醒我。他把我扶起来。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已经过来,来了多久。

我问他:“你看见了吗?”

他不回话,只是扶着我往回走。

我现在已经很清楚的知道,狼金毛是个腹黑,逸云一点也不,这孩子,连骗人都不会,所以他不回话。

逸云把我扶回床上靠下。我头还是又晕又涨,觉得两只眼睛对焦都有点问题。我问他:“那个人是谁?无极?这个名字你听过?”

逸云背对着我,又是许久不说话。他的身影映着灯光落在我眼里都成了一团朦胧,神情就更是看不清了。

“你知道,对不对?告诉我,小云,这很重要。”我忍不住催他。他一定知道什么,只是不想说。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听见逸云长叹了一口气,简直就像他刚才一直都不曾呼吸一样。“是。我知道。而且,我曾经见过他。这种家伙,见过一次,就不可能忘掉或者认错的吧。”他缓缓地开口,每一字都用尽了气力,嗓音却轻到几乎微不可闻。他回转身来看着我,说:“那个人叫轩辕无极,是天界神族的君主,上一任的天帝。”

“上一任?”我疑惑。

逸云答道:“因为,据说他已经死了。天界那帮疯子成天为这事找咱们的麻烦,他们说你杀了天帝。”

“我杀了他?”我心里一惊,简直难以相信。如此说来,这事有些玄妙。一个有可能已经死了,而且还是被我杀死的家伙,忽然现身在我面前,跟我说话,几乎帮我解决眼前一大难题,最关键的是,我对他没有任何仇人相见的感觉,我只觉得平静又熟悉。这是……怎么回事? 我被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搅得出神,冷不防逸云忽然探身凑上我面前来,不容分说,吻住了我。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