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八回

第八回 戏神众魔君闹三界 生玉心太子见真情

二殿下麾下一干人等喊杀震天,眼看就要交锋。

忽然,傲雪扑身上前,大喊:“住手!”

顿时,数百人现场定格。

这场面好生熟悉啊……一帮什么人喊停都停的傻蛋。我差点忍不住笑,只好把脸扭向一边去。

傲雪瞪我一眼,对二殿下说:“这魔头抢了我龙族的‘生心玉’,傲雪如今要向他讨还。这是我龙族自己的事,还请二殿下不要插手。”

我抬头,“喂喂,小龙仔,这个玉明明是你送我的,你怎么可以乱讲呢?”

瞬间,小龙仔又气得冒烟儿了,差点没真直接扑上来咬我。

二殿下脸上露出十分诡异的笑容,“你们龙族早已归顺天界为仆,我管龙族的事,怎能算‘插手’。”

傲雪脸色一寒,“我龙族臣服只臣服于帝尊一人,亦只听命于帝尊一人,从没有归顺天界为仆这种事,二殿下恐怕是记错了。”

看看,看看,我就知道你这个小龙仔迟早跟这二子翻脸,果然没两句话就崩了吧。反正你也是肯定忍不了他要翻脸的,干脆一开始就直接把他扁到死好了,还跟他客气个球啊。我坐在地上歇着,拽拽小龙仔的衣摆,把他拽过来,示意他坐下。小龙仔一脸郁闷地继续瞪着我。我只好干脆直接把他拽下来了。我对二殿下说:“你到底打不打啊?来吧来吧,赶紧打完老子还有事呢。”

小龙仔被我按在边上,站又站不起来,恨地又拿爪子掐我。“你开什么玩笑?你没看见神族四大将军全都跟在他后面吗?人界向来是他们地盘,随时可以有无数援军前仆后继来,踩都够踩扁你,你跟他们打什么打?”

我眨眼:“哪四个?不认识。很牛吗?”

龙仔眼睛里全是绝望,喘了两口气,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问龙仔:“不打?真的不打?你确定?”

龙仔赶紧狠狠同意。

我只好抬头问二殿下:“不打你会让我们走么?”

二殿下也已经满头青烟儿了,我觉得如果现在给他一根棍子,他肯定很想把我叉了上火烤。

我对龙仔说:“看,不打他也不会让我们走。所以迟早还是得打。”

龙仔一手捂着脸,一手直接掐我肉里了。

然后我们就打了。

其实龙仔打架很帅,一杆银枪舞得风生水起,有两回我差点一瞥眼把他看成小云,若不是灵气大不相同,这么眼前闪成一片还真容易看错。但这小子渐渐就露了疲态,有点撑不住了。说来也是,他刚被我虐待了三天又追着我打了大半天,能撑到这会儿已经很不错了。

我忽然觉得,这孩子挺倒霉的,真是莫名其妙就栽进来了。如此一想,就算“魔头”如我也不免有一点点的愧疚,正寻思怎么赶紧早点了事。猛然余光一扫,见小龙仔被一道不知是什么的金光困住,怎么也挣不脱,周围刀剑枪棍得一股脑全朝他身上招呼过去。

我靠,你们这些东西有没有脑子啊,他是龙,是龙!就算抓回去炖汤也不能剁烂了啊……我闪身上前,劈开那群没脑子的,把小龙仔从水深火热里捞出来。

龙仔一脸悲壮地对我说:“你快走吧,若是你一个人应该能逃。”

我说:“你废什么话,不想给做成龙虎斗就闭嘴!”话音未落,光剑如雨已向我们袭来。

人海战术到哪里都占优势,这些家伙简直像属蚂蚁的。我四下里一看,找那位二殿下的影子,想着干脆直接拿下他就完了。谁料这一看,看得我不禁愣了。

二殿下手中一柄长剑,模样长得跟无极那小子让我保管的“驭天”一模一样。

瞬间一怔,那小子已一剑刺过来,正戳在我胸口上。

就这么一剑,我听见一声清晰的碎裂声。不疼,也就是“咔”的一声。什么东西碎了……我盯着紫衣二看了一秒钟,有点困惑。

紫衣二也很诧异,又把剑往前送了送。

又是“咔”的一声,还是不疼。貌似再戳不进去了。

我又反应了一秒,猛一巴掌把这紫衣二扇出去。妈的!是玉!小龙仔把暖玉封匣给我之后我就往怀里揣了!

紫衣二给扇飞出去了,我闪身跟上去,一把将他掀在地上,举刀就剁。

“住手!”小龙仔扑上来抓住我的刀,“你不能杀他!”

你说你这个小龙仔竟然还胳膊肘往外拐?我瞪着龙仔。

龙仔也瞪着我,“他怎么也是帝尊的兄弟!”

“兄弟个头啦!关老子毛事!”我把龙仔甩开,用刀拍拍紫衣二嫩嫩的脸,然后在他脖子上擦了两下,“叫你吃药你不吃,这回玩大了吧。”

在场众人全体安静。过了半秒钟,有人喊:“魔头!你敢伤殿下一根头发,我誓踏平魔界,将你碎尸万段!”

“来呀。”我拿刀在紫衣二脖子上划了一下,二仔立刻发出一声杀猪一样的嚎叫。我很符合“魔头”身份地对不知名手下甲狞笑了一下:“赶紧的呀,看是你比较快,还是他放血放得快。”

于是手下甲僵了。小龙仔也整个面如蜡色地僵在边上不动了。天地间只剩紫衣二殿下鬼哭狼嚎。

我再用刀拍拍二仔的脸,“有劲哭没劲叫他们滚呐?说你脑残还不信。”

二仔倒还是挺有气节的,都哭得跟筛糠一样了,还在叫嚣:“不用管我!你们上!”但是他手下不听话。手下代表说:“放开殿下,留你们一条活路。”

我懒得废话,又在紫衣二脖子上多划了一刀。

神族手下代表炸毛了,尖叫:“你到底要怎样?”

老子不想怎样。老子现在很怒。老子就想多割他几刀出气。

就在我准备给这货开第三道口的时候,忽然一股劲风卷起,小龙仔显了龙身,一口把我叼起来,趁着众人都还痴呆的痴呆混乱的混乱救紫衣二的救紫衣二,嗖的就飞走了……

*

小龙仔把我放下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魔界入口处的山林。

可我不想回去。

我把那块玉拿出来托在掌心,看着它碎成两半的样子。幸亏还有外面封玉的匣子那一挡,否则恐怕要碎到拼都拼不起来。但碎成两半和碎成粉末到底又有多大的区别?我忍不住苦笑。

“你要这玉究竟是为了什么?”傲雪问我。

“救人。”我把两半玉拼在一起,靠着一棵大树坐下,“他的心碎了。我只好再给他找一颗。”

几乎是立刻,小龙仔就很紧张地一把抓住我肩膀开始摇,一边摇一边质问:“你不是说帝尊还活着?”

“他是活的啊,谁跟你说他死了。”我扒开他那两只掐死人不偿命的龙爪。

小龙仔呆了一瞬,唰得一下又抓住我肩膀更恶狠狠地摇,一边摇一边骂:“你竟然背着帝尊……背着帝尊……”他“背”了半天也没“背”出个什么来,脸倒是憋得通红,终于恶狠狠来了一句:“背着帝尊做这种事!”

“什么和什么啊!又不是拍狗血片儿的,别摇了!头晕!”我再把这小子的爪扒开,顾不上管他。

这玉摸上去暖得就像最光润的肌肤,隐隐仿佛有血脉流动,不知道它能不能生长修复。我试着把灵力注入玉身,但不行。

“你的魔灵滋养不了它,没用的。”小龙仔在旁边说。

“你有办法?”我停下来,扭头问他。

他不回答,很安静的看我的眼睛,碧绿的双眼也像玉一样。良久,他反问我:“你是不是忘了很多事?”

我点头:“准确的说,是全都忘光了。”

龙仔吃惊问:“连帝尊的事你也都忘了?”

我点头:“忘了。”

龙仔皱眉问:“你要救的这个人,是谁?”

我顺口正准备回答,忽然觉得不对,扭头看着他,说:“你哪来这么多问号?编十万个为什么啊。我告诉你你也不认识吧。”

龙仔又半晌不吭声,末了,叹气:“我刚才真怕你把二殿下的脑袋砍下来。我以前还从来没见过,你这家伙戾气这么重的样子。”

“咱俩以前见过吗?”我又把他上下打量一番,“不好意思,真忘了。”

“你到底还记得什么?”龙仔貌似急了。

“若想记得的总是会记得的,就算暂时忘了,也总会想起来。若是不想记得了,忘了就忘了,有什么关系。”我笑笑,敲一下他的脑袋,“我说你怎么还不走?等我请你进去喝杯茶么?”

傲雪静看着我,然后,他把那两半玉拿过去,双手捧住。青色和蓝色的灵光渐渐在他掌中汇聚起来,仿佛牵引着天空与大地的生命,源源不断融入那块玉里。

良久,他把玉递还给我。原本碎成两半的玉已重圆一体,只是中间隐隐还能看到一道伤痕印记。“这已是我的全力了。‘生心玉’能自生,若是休养得当,过一段时间它会自己长好,只是速度缓慢,你的这位……朋友,可能会落下点心痛的毛病,最好不要让他劳心动气。”

我接过玉,说:“多谢。”

“我才不稀罕你谢。”傲雪轻笑,他抬起碧色双眼盯着我,“你这种,把什么都忘干净了,自己自在逍遥,留下忘不掉的人独自寂寞的家伙,最差劲了!”

噶?这又是从何说起了?

我正想说他是不是误会了,还没开口,就见他整个人软绵绵栽倒下去。我伸手一把将他抱住,免得他摔在地上,一看,这小子消耗过度晕过去了……

其实安静下来细看,小龙仔长得十分俊秀,尤其是头发好看,光泽里泛着水青色,就像映着水波一样,十分衬他那双眼睛。只是我这阵子美人见多了,有点麻木。

眼下有个严重问题是,我得拿这眉清目秀的小龙仔怎么办呢?他要是一丑到吓人的主,我也就放心把他丢这儿让他自己睡醒回家了,倒不是相貌歧视,事实证明红颜多薄命,美人冤孽多,长得丑,安全。

于是我好一番犹豫挣扎之后,只好勉为其难,把他扛回魔界去了……

*

外界传言:蓝炽痕这个大魔头大闹海域,不但抢走了“生心玉”,而且连着龙君家太子傲雪也一起抢了,更有甚者,无极天帝之二弟轩辕绯闻讯率神族众驰援,结果被魔头重伤,险些丧命……

狼金毛和我老妹听说之后,不约而同摆出一张囧脸。

老妹说:“杀人放火,劫财劫色,老哥,你果然够魔头的……”

我一边喝茶一边正色说:“流言是不可信的。”

老妹无力扶额:“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拿玉就拿玉嘛,竟然连人家太子一起抢回来了……”

“这过程讲起来就曲折了,”我继续喝茶。

老妹星星眼状:“慢慢讲。”

我抬腿踹一脚老妹的椅子腿,“看你那八卦相!去,先把这小龙仔安置好,回来治小云去。”

老妹愤慨回踹我一脚:“你搞清楚没有,我是你妹妹,妹妹是要你疼的,不是给你使唤的。”

我笑:“是是是,公主不是自诩神医吗,我说那小子晕那儿了,烦劳神医殿下去看看他有事没有嘛。”

几分钟之后,陌柳公主气定神闲回报:小龙仔没什么大碍,已经舒舒服服歇下了,但是,由于歇得太舒服了,没收住现了龙身,吓倒花花草草无数……

我看看我这个素行彪悍的老妹,问:“你把他……怎么了?”

老妹淡定答曰:“泡温泉池里了,最大号的。”

我当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把一海水生物泡淡水温泉里,真的……不要紧吗?

我把这个疑惑告诉老妹。老妹想了一下,说了一句让我对她这个自诩的“神医”的可靠性产生了严重怀疑的话。她说:“要不然,加两勺盐……?”

还没等我说话,一直沉默的腹黑金毛狼先补了一句:“嗯,再搁点葱姜料酒香菇什么的,然后把栖雾也丢进去,这比拿猫肉和蛇肉真材实料啊。”

于是我终于掀桌了:“你们真以为在炖汤啊!”

从此以后我就改喊老妹庸医了。

庸医老妹说,东海的暖玉找来了,还不够,还需要鲜热的心血与暖玉混合,才能做成一颗心。

我问:“什么意思?”

老妹拿出一把刀递给我,说:“就是王兄你需要在自己心脏上插一刀,然后拔出来,然后,放血。”

我怔了一瞬。这一回事,她之前到不曾对我讲过。

老妹见我不接刀,挑眉一笑:“你想要死者还阳,自然要冒点风险付点代价,就算一命换一命,也不过是天地平衡,有什么奇怪?当然咯,你也可以换个人来受这一刀,只要是鲜热的心血就没差。不过,若是王兄你的血,他或许可以多活几年吧。”

“几天不见,伶牙俐齿了不少嘛。”我叹。

“那是,不与时俱进勤加学习怎么配做王兄你的妹妹呢?”陌柳笑答。 我看着她那双火红的眸子,从她眼底看见我自己的倒影。我说:“你记着我们的约定就好。”言罢,拿过她掌中的刀,扯开衣襟,扬手一刀刺进自己的胸膛。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