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九回

第九回 小龙仔舍命施援手 勇公主怒敲傻魔头

刀尖才刺进皮肉寸余,忽然就刺不下去了,似有股无形之力扼住了我的手腕。

我抬头看向老妹,老妹也一脸错愕。不是她干的。但她很快扑上前来,一把拽开我的手,指尖红光一动,封住了我的伤口。“你急着死了好去投胎啊!我学医术,下刀比你准嘛。”她皱着眉说。

“就你这种往温泉里加两勺盐的医术?”我看看她,笑,“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就是把自己戳穿了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一个声音打断我,青光在殿中耀过,傲雪的身影显形其中。

“哟,小龙仔,你不是在泡温泉吗?”我和他打招呼。

“哦,原来是温泉。我还以为你们准备拿我炖汤了。”小龙仔脸色明显不太好。他走上前来,拿走我手里的刀,“我告诉过你,你是魔族,你的魔灵滋养不了‘生心玉’,你的血也一样。”

“所以你好心地来献上你的?”我看着他的眼睛,笑问。

小龙仔垂下眼静了一秒,重又盯住我,碧绿的眸子深不见底。“我可不想让你们魔族的铁锈脏了我的血。”他把手中的刀扔在地上,拈指一划,一道青色灵光已剑一般刺进他自己的心口。

“喂!小龙仔!”我吓了一跳,伸手想制止他。

他却推出灵光铸成的屏障拦住我,抢先夺过那块玉。

*

龙族太子的心血自然是上好的材料。陌柳告诉我逸云已经没事了不出意外的话过个几天就能醒来之后,我觉得吊着许多天的心终于落地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解释的疑惑。

傲雪没理由做到这种地步。一个龙族的太子,祖产传家宝都拿出来了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费力放血,冒着生命危险在自己心上插一刀,就为了救一个跟他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魔族,凭什么?这个小龙仔不至于这么圣母情怀吧。

我去看小龙仔的时候,他正午睡。我那个庸医老妹说这孩子接连虚耗太甚,伤了本元,真是差点就翘掉,需要好好调养一阵子。小龙仔也的确一副很累的模样,据说每天多半时间都在睡,化成龙盘身在巨大的温泉池里。泉池上方有一颗流转灵珠,通体透亮。

“令妹是个出色的医师。这颗龙珠是上古遗宝,据说当年溶洛公主故去后就跟着失去了踪影,连我们都以为它早已湮灭在时光变迁中了。想不到原来在你们这里,而令妹竟然知道该如何使用。”发现我来,小龙仔化了人身从池中站起来。

我在泉池边坐下,对他说:“歇着吧。听说你们维持人形需要消耗灵力,很辛苦,放心,我不会再骑你身上欺负你了。”

“谁怕你了。”傲雪推水游到池边,很舒服地趴着,让身体放松在泉水里,“没有传说中那么严重,我们和靠修为换人形的妖不一样,人身只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另一种形态。”

“既然这颗龙珠原本就是你家的东西,你拿回去吧,算是我的谢礼。”我说。

小龙仔看我一眼,扬起唇角:“拿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谢我,你这是否也借花献佛得太过了。”

“那你想要什么?”我问。

傲雪趴着想了好一会儿,并不答话,而是问:“怎么,你心爱的云将军已经大好了?你不去陪他,有闲心跑来看我?”

如果我没记错,我可从没对他说过小云什么事,包括名字,可他现在连身份也知道了。这条八卦龙……“看来你消息满灵通的嘛。谁告诉你的?”我有点乐。这家伙趴在泉池边上,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样子,像个孩子。

“你这里的宫女咯。”小龙仔撇撇嘴,沉到水里去,一会儿又钻出来,“她们以为我睡着了,就在旁边聊天。”

“哦?都聊了什么?”我问。

“你确定真的要知道吗?内容很丰富哩。”小龙仔露出个小奸诈的微笑,“为免你说我胡编乱造,你还是亲自去问她们好了。”

我把那几个姑娘喊过来问。我诈她们说:“你们别想骗我小龙仔都已经告诉我了!”于是十分钟以后我扶额了……我找到金毛,很严肃地对他说:“我给你找个老婆吧。不然我把我老妹嫁你?”

金毛淡定地看我一眼,“君上,腐女这种生物一向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存在,不用太在意,早点习惯就好了。”

我……默了。

小龙仔还在很欢欢地泡温泉,躲在水底下不出来。

这个小龙仔,看你那么别扭我还以为你是纯情派的,想不到原来还有隐藏系腹黑属性啊。

我喊他从水里出来,这小子装听不见。喊了三次无果,我也懒得喊了,干脆跳下去把他捞出来。小龙仔大概是没想到,一边龙虾状扑腾一边喊:“你干吗?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放开我……”

“动口请你你不出来,只好动手来请了啊。”我把他摁在温泉池壁上,省得这家伙又溜了。龙这种东西,形状跟泥鳅也差不多。

小龙仔脸涨得通红,“有你这样……请的吗?”

“不然怎么请?拿根鱼竿把你钓上来?”我很无辜,“我警告你啊,听来的那些小八卦不许让我家小云知道。”

“原来你还知道怕醋坛子啊。”小龙仔很挑衅地用眼神咬我,“比起那些,你现在做这事传出去后果比较严重吧?”

我低头看了一下:此时我们两个都在温泉里,我抓着小龙仔两只手把他按在池壁上,小龙仔只穿了件薄薄的白衫,体态隐约可见……嗯,貌似的确是这样比较严重啊……“那反正也已经这样了,不如咱俩来打个赌,看小云到底是先打死我呢还是先杀了你?我家小云发起飙来可是很凶的哩!”我说着索性把手摸到他腰上。

瞬间,小龙仔彻底龙虾状红彤彤了。“你……你别这样了,要是让帝尊知道……我……”他把脸埋下去,一边挣扎,一边语声却软下来。

“啊!不会吧——”我恍然,“无极那家伙跟我说他想和所爱归隐山林,我还以为是他老婆呢,难道原来是你?安啦安啦,你们俩挺配的,我不会那么没品找他打你小报告的!”我说着很安慰地拍了拍龙仔的头。

龙仔半晌没吭声,忽然猛一使劲把我推开去。我没防备差点摔水里,才站稳,就听见龙仔低声问:“你到底想怎样?”

看他那个低头攥拳的模样,貌似还有点发抖,显然……快暴走了。

果然他本质属性还是纯情派的,开个玩笑就不行了……

我决定不逗他了,不然回头弄哭了我怎么赔啊。再话说,朋友妻不可戏,搞不好这孩子真是无极仔的小情人,回头天帝陛下冲冠一怒为美人,那我的神魔和平共处计划岂不还没开始就先破产了……

“我是觉得你没必要付出这么多啦。既然你觉得这颗龙珠不够好,那你说我该怎么谢你?我不想欠这么大一个人情啊。”我跳回岸上去在池边坐下,弹一弹衣服,让它们干掉。

小龙仔站在泉水里,仍然低着头,背对着我,一动也不动,也不吭声。

这家伙不会不识逗真生气了吧……?我忐忑瞅着他背影,又不好再去把他捞过来,只好干看着。

过了一会儿,这家伙才缓缓回转过身来。“那么多人和事你都忘得干干净净了,凭什么就如此笃定他是你的恋人?”他站在泉池里盯着我,眸色一片水雾。

我呆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失笑,“你这是什么问题。这种事,只要凭感觉就可以认定了吧。”

“感觉?”小龙仔眼神一阵恍惚,“若是你的感觉错了呢?若是你将来想起……那个与你山盟海誓倾心相恋的另有其人,你打算怎么办?”

他如是一问,真叫我怔了好一会儿。“你这问题太深奥了……”我托着下巴,“理论上来讲,出现这种现象的概率应该不会太高,万一真遇上了呢……那就到时候再说吧,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龙仔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死死瞪着我,“到时候再说?你怎么能——”

“怎么能如此随便,真是一点也不负责任,是么?”我打断他,“听着,我现在已经把从前的事全都忘光了,如果我今后每遇到一个人就得先担心我和他从前是什么关系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当我们总是想着过去的时候,是否想过我们有没有对现在就在身边的人负责?难道要等他也变成过去之后再来珍惜或者怀念?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何况两个人之间如果真的只是纯粹的互相吸引,只要人没有变,感觉就不会变,就算忘记了,一旦见面感觉也会醒过来。”

“可是——”龙仔仍然不死心的瞪着我。

“没什么‘可是’的。”我再打断他,“爱不是什么玄妙复杂的东西,相反它是这世上最简单的,爱就是一种感觉,而我们也只需要跟着感觉走就够了。至于很多一些其他的顾虑和想法,跟爱情本身没有任何关系,或可以是责任,或可以是利益,或可以是其它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有一点,它们都是附属品,也是共有物,爱情可以只是一个人的事,而责任、利益这些东西永远都是两个人的,如果连爱这个前提都没有把握住,余下这些就根本不用谈了。你听懂我在说什么了?”

龙仔呆磕磕看着我好一会儿,摇头。

好吧,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我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我无力扶额,“总之一句话:如果觉得爱一个人呢,就不要想那么多赶紧抱住了是正经,其余的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因为如果不抱住,就错过了啊,那样一定会后悔的。”

小龙仔又是呆磕磕看了我好一会儿,末了,低下头去。“帝尊曾经给我敕令,命我要像敬他一样敬你,所以你不用觉得欠了我的情。你若是非要谢我,那就带我去见一见帝尊吧。我如今……只有这一个心愿。”

一听这话,我顿时松下一口气,赶忙应承:“这个简单,你放心吧。不过,你先乖乖把身子养好了,然后我才带你去。不然回头无极那家伙一看你又是病又是伤的一怒暴走了我可架不住啊。”

小龙仔再没应声。他转身潜到水里去了,一秒钟以后拿尾巴甩了我一身水……

*

看见小云睁开眼的时候,我竟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触摸他柔软面颊,他也望着我,湛蓝眼眸晶莹闪动。他瘦了,大病未愈孱弱的模样,惹人心酸,但呼吸平缓。我将耳朵贴在他心口,聆听声声心脉跳动的呐喊,一时忍不住,眼眶就湿了。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与狂喜,此刻的我,好像所有的气力都已经消耗殆尽了般,抱住他就再也不想动。

逸云回抱住我,轻吻我的脸。

我很贪恋地回吻他,觉得再没有更安心的了。

可是小云忽然觉得心痛。他按着胸口,痛到脸色惨白,连气也喘不上来。

我慌忙喊陌柳来看他。

老妹严肃斥责我:“你不要虐待我的病人!两个都是!”

我委屈:“我几时虐待过谁了?”

“瞅你那没心没肺的样!”老妹一爪子抓住我就往外拖。老妹说,小云现在没有什么大碍,按理说没什么诱因不会莫名其妙心痛,但他的心是用了小龙仔的心血造出来的,所以若是龙仔有点什么伤啊痛啊的,小云会有所感应,也所以,如果我想要小云好好的,就得先让小龙仔好好的。

我一听就囧了。我说:“这小龙仔好好的又怎么了?好嘛,我现在就带他去见他亲爱的天帝陛下,这样他就该开心喜乐吧。”

老妹一脸凝重地盯住我:“老哥……你是认真的?”

“那要不然你告诉我,怎样才算‘认真的’?”我反问。

陌柳花了很长时间安静地看我,终于用一种蕴含复杂感情的语声对我说:“别装傻,求你了。”

我也觉得这问题实在太复杂了:“你为什么就觉得我在装傻呢?” “好吧,你没装傻,你根本就是真傻啊。”陌柳崩溃状仰天长叹,不由分说抓住我一顿猛敲暴打。打完了,她露出快虚脱的神情,看着抱住脑袋的我问:“你说,老天把你变成一个傻子再丢回来到底是惩罚你呢,还是惩罚我们?”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