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十回

第十回 镜湖重逢故主得遇 天台大典王者归来

我打算拎小龙仔去见他心心念念的无极。

小云听说了抵死不从。“君上当年就是……进了‘幻之森’就……再也没回来……”他紧紧抓住我不放,俨然一副要么不许去要么带他一起去要么他撞柱子的惨烈模样。

我想到小云如此替我担忧,心中顿时感动翻涌,又猜想即便我不带他去他也必定会偷偷跟随,与其如此,不如索性让他同行。

但这样一来,小龙仔又不干了,恨不得咬死我一样瞪着我:“你不能带他去见帝尊。”

“为什么?”我问。

“反正不能就是不能。”小龙仔开始赌狠。

小云不说话,只是安静坐在一旁,一手摁着心口,拧眉隐忍的模样。

我说:“小云,你还没完全好起来呢,那个森林里面很危险,要不……你还是不要跟着去了?”

小云盯着我,满眼都是:就是危险才要跟你在一起啊!

我改口:“咳,其实森林里面一点都不危险,你忘了上次森林已经被我烧了……?”

小云还是盯着我,满眼都是:既然不危险干吗不能让我去?

我只好对小龙仔说:“龙仔你别闹别扭了。”

“我闹别扭?”龙仔愤而一把揪住我衣襟,可惜高度好像不太够,揪得完全没有感觉,只好又松开了。“你这家伙难道就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吗?你……你根本不了解那种感觉……”他一个人嘟嘟囔囔。

“什么感觉?”我把脑袋凑过去问。

龙仔含恨瞪了我一眼,忽然暴起一巴掌给了我一个耳光,跑了……

我捂脸。妈的,什么感觉?被人扇耳光的感觉吗?废话,地球人都知道是又痛又痛又痛啊!这条别扭龙,等老子把你抓回来拔光你的鳞!

折腾了半天之后,我终于把这两只一左一右拎到了镜湖下面。这个森林很奇妙,我原本以为它已经成了一片焦炭,没想到却是绿意盎然宛若新生。到湖边时小云又别扭了,说他不想下去,就在湖边上等我们。于是老子终于怨气冲顶了,懒得废话直接把他俩扔水里了事。

我对无极说:“哥们你快出来吧,赶紧把你家龙仔领走,我撑不住了……”

小龙仔正抱着冰山,闻声回头瞪着我,一脸眼泪。

无极说:“我看你齐人之福挺开心的呢,不如你再多撑撑?”

“撑你个大头鬼啦!仗着你有一层冰壳子以为我打不到你啊!”我愤怒了,这狐狸自己笑得那才叫一个灿烂开心吧?我隔着冰狠狠敲那厮的脑袋,“黑毛狐狸我告诉你,你这样不好!你知不知道小龙仔多想着你啊?每天‘帝尊帝尊’都快成布谷鸟了。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你怎么能把他推给我呢?你怎么能——”

下一个罪状我暂时还没想出来,龙仔已经抱着狐狸的冰壳子打断我:“帝尊如何才能破除冰封?”

狐狸高深莫测地看我一眼,“我在这里挺清闲舒适的,不想出来了。”

“你不想跟你家龙仔逍遥自在去了吗?”我惊。

狐狸不理我。龙仔直接上獠牙了。

“你想害我被你家小龙仔追杀到死吗……?”我哀怨。

“哦,这样说来倒是可以考虑。”无极狐狸漫不经心应了一声,“但是你打算怎么还我这个人情呢?”

“什么人情?”我疑惑。

狐狸理所当然道:“我从冰里出来,帮你免于被傲雪追杀,显然是你欠我啊。”

“我把你从冰里弄出来,我还欠你人情了……得了,你别出来了。”我拍了拍边上的小龙仔,囧道,“可怜的龙仔,你如果想留在这里抱着这个冰冻狐狸的话,我不会赶你走的。”

龙仔还保持着抱住冰冻狐狸的状态,抬起头泪汪汪看着我。

“如果你想让我把你和他冻在一起我是办不到的。”我补一句。

龙仔继续泪汪汪,不过就从看着我改成瞪着我了。

说句实话而已,就需要被瞪着么……我看着这只可怜的小龙仔,正准备安慰他一下,忽然,小云在后面拽我。“君上……”他什么别的也没说,只是按着心口,皱着眉,好像喘不上气,很痛苦的模样。

我慌忙扶他坐下歇息。

无极对小龙仔说:“傲雪,你扶云将军上去等着。我还有些话要单独对这家伙说。”

小龙仔应声过来。我警告他:“你不要欺负我家小云哦!”小龙仔给我一个白眼。“好吧……”我无奈,向他略鞠一躬:“请你暂时替我照顾小云,拜托了。”

“不需要你拜托我我也不会欺负他。”小龙仔毫不犹豫地踩了我一脚。

我抱着脚看着他把小云带走了,听见无极笑叹。“你应该对傲雪好一点。他要是不好了,逸云也不能好过,对不对?”

“行了别糗我了。我还能怎么对他好?我本来也没有对他不好啊?”我问。

无极答:“你至少不要乱开他玩笑,才能算对他好吧。”他这句话说得太认真了,以至于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好好好,算我错了,行了吧。全都联合起来怨我。”我靠着他的天然“冰箱”捡个舒服的地方坐下,“说吧,什么事那么重要,还得‘屏退众人’才能说?”

无极貌似哀怨地说:“你竟然把漂亮的长发剪了。”

“太长了碍事啊。”我问,“有什么问题吗?”

“你还真是一点也不把我放在心上啊,放火烧森林也不怕烧死我?”无极又恢复了那种调侃的语调。

“你就扯吧,你这又是水又是冰的烧得死就见鬼了。”我白他一眼,“有事快讲,没事走了。”

“难道不是你应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无极笑。

我想了想,“说起来,倒是真有。我见到你们家老二了,那家伙拿着一把剑,和你的‘驭天’看起来一模一样,你怎么不早劝劝他改行做工艺品去呢,赝品制作技术很强大啊。”

无极问:“你想说这家伙除了做赝品别的全都不在行吗?”

我无力,“何止不在行,简直残到让人抓狂……你家基因突变了吗?”

无极说:“你不用管他,我让你办的事你办妥了?”

我说:“还没顾上。不如咱们两事并议,谈个条件怎么样?”

无极说:“没有你这种半路加价的道理吧?”

“不加?哦,好,那我走了。”我起身准备走。

“你不是认真的吧?”无极出声问。

“为什么你们总喜欢怀疑我到底认不认真?”我反问。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无极静了片刻,笑道:“你知道我从这儿出去之后第一件事想做什么吗?”

“把我揍到爬不起来?”我问。

无极看着我的眼睛,缓声笑说:“我以天帝的名誉保证,不用揍你也能叫你爬不起来。”

“听起来很有趣。”我摸摸下巴,拍一把这盘狐狸刨冰,“等你真能出来再说吧。”

*

据说要把无极狐狸从冰山里弄出来,需要集齐五样蕴含至阳之力的灵物,将威力齐集才能使坚冰融化,至于是哪五样灵物,暂时还不知道。

狼金毛拍着我的肩膀说:“任重而道远啊……看来你这辈子就得搭在这种漫无目的的寻找之中了。鉴于你丫很有可能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为避免魔界再次陷入混乱,蠢货,你就退位让贤之后再去尽情逍遥吧。”

我被这家伙拍得站不稳,忍不住说:“你就直说以后不管我在外面干什么事闯什么祸都跟你们没关系了吧,我不会怪你的。”

金毛点头:“君上你还是这么聪明、善良又体贴,要是能再有点自知之明和自觉,就完美了。”

于是我就被他们押上了传说中的禅让大典。一路上我都在想,为什么小云没有反对呢,按照他那种拼命填鸭教育我什么“天命”啊“责任”啊之类的个性,应该会跳起来反对才对吧……?果然,站在高台之上的时候我发现……我被骗了!!这哪里是禅让典礼啊,明明所有人都在喊“恭迎君上还朝”之类吧?!我看见本来传说中要继承君位的蓝陌柳小姐正十分无辜地冲我乐,觉得面部肌肉都僵硬了。果然这妞就是想毁约吧……啊……?

金毛一边给我递小抄一边戳我:“君上君上,注意形象!威严!气势!”

我转动“咔咔”响的脖子看他一眼,把他塞过来的小抄揉一揉,塞回他衣领里去,转身看着台下一片一片一片的人头,深吸了一口气,“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

回来换衣服时,小云对我说:“你真是越来越奇怪了。竟然在大典上说什么辛苦了?‘同志们’……?什么意思?”

我正准备跟他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外到内从正面到反面全方位深层次解释一下“同志们”这三个字的各种表面含义与内在含义,还没开口,就被小龙仔从背后“爆头”了。

小龙仔冲过来怒视我:“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起程?”

我看看身上还没脱掉的十几层长袍大褂,擦了擦满头的汗,哀告:“换身衣服立刻就走,行吗?”

自从无极狐狸十分严肃地告诫我要对傲雪好一点,我就不敢和他开玩笑了。虽然我不太知道这小子心里到底想些什么,不过看起来似乎有点儿纤细,要是连带着老惹得小云也不好过岂不是很麻烦。

但是小龙仔似乎还是不怎么开心。“算了,我还是先回去人界吧,打探到什么消息再联络你们。”他如是说着就走。

这是什么急躁的性子啊,十分钟也等不了嘛……我喊住他问:“你知道狐狸家老三现在在哪儿吗?”

“你说三殿下?”龙仔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想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

这种事真不知道不需要迟疑才说吧……可是既然他不愿意说了,我好像没什么立场强迫他。我由着他走了。如果这样他能开心点的话,或许是件好事。

*

我原本想让逸云留在魔界继续休养一阵,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孩子肯定不会答应。

将要离开魔界的时候,逸云忽然对我说:“其实我觉得傲雪他——”他说到一半又停下来,仿佛在努力寻找着措辞。

我看看魔界青中透红的神秘天色,轻轻从背后将他搂进怀里。我说:“小龙仔的事呢,你就不用操心了。就你这颗刚找回来的小心脏,想着我就够你累的了。”

小云靠着我的肩膀轻叹:“你从前的事,我多少知道一点。如果你想知道——”

“拜托。我都说过不要再对我填鸭了。”我截口打断他,“能想起来的总会想起来,想不起来的你告诉我也没有真实感。何必自寻苦恼。”

小云转身,应声抱住我,语声低缓:“那我就什么也不说。不管最后会怎样,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绝不后悔。”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