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十七回

十七回 月黑风高狐狸偷袭 情债缠身蓝仔揪心

俗话说得好,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这舅舅府小花园子贼大,歪脖子树老多了,不要说躲后头杀人大好,就是躲后头杀猪也没人瞧得见啊。

我跟黑毛狐狸两个互相啃过来啃过去死活啃不出个上下,最后老子我急了,抬腿就冲这死狐狸要害部位踹了一脚。估摸着狐狸设想了各种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的反攻偷袭就是没料想到这等毫不怜香惜玉的“踢桃式”,于是不幸,被踹了个正着……

听见狐狸哼哼了一声,看他后退了两步,我十分愤恨地抹了抹嘴,毅然道:“你丫要是一纯1就找一纯0去,别在外头乱抓乱亲,两1相逢是没有前途的!”

“难道不是‘攻者胜’?”黑毛狐狸懒洋洋靠在歪脖子树上,抬起两只亮晶晶的狐狸招子。

瞬间,我很没形象的喷了。

我惊问:“狐狸你不会也是穿来的吧?”

“我穿你令堂的!”狐狸挑眉眼角闪过一道寒光,用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句式,害我差点真想跟他对暗号——正所谓‘草泥马’对‘赶羚羊’,中华儿女一家亲——可我真的是一个正经人,所以我很义正词严地说:“狐狸你太高了,我娘的衣裳你穿不了。”

“没关系,把你的扒下来就可以了。”狐狸眼睛里的光愈发诡异,一伸爪——掐住了老子的脖子。我忽然觉得脖子热一阵冷一阵眼看就上不来气儿了,忍不住扒住那只狐狸爪问:“……狐狸,你你你……你对奸尸没兴趣吧……?”

“放心,我怎么舍得掐死你呢?”狐狸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掐在我脖子上的狐狸爪转了一转,另一只爪摸到我脸上。他眯起眼,笑问:“饭菜好吃么?”

“……好吃……”

“酒水好吃么?”

“……好吃……”

“红豆冰好吃么?”

“……好吃……”

“很好,现在该我吃了!”狐狸继续眯眼冷笑,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大囧,抓住他那只手辩解:“狐狐狐……狐狸!你认错人了!”

“认错个球!忍你很久了!”

“……你不要带头爆粗口啊……”

“你没资格这么说我吧?”

“……我是来找你说正事的!”

“先吃饱再说!”

“……”

我内牛满面了……我问:“狐狸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你刚才踹我的时候怎么不想这个问题呢?”狐狸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拽起来。

妈的小气鬼,不就踹了一下么,这么记仇!我说:“狐狸……你这样是不对的……我已经有小云了,你当小三上街走路会被猪踢的!”

“没先踢死你是对你客气了!”狐狸咬牙切齿又把我摁回去了,不由分说,低头又堵住我的嘴。

这回他倒是不咬我了。他吻我,深深地卷住我的舌头舔吮。这吻法太煽情了,弄得我真有点懵,觉得顺不上气儿。不知为什么,那只狐狸的眼睛看起来就像变成了沸腾的紫色,漩涡一般,摄人魂魄。

这家伙是玩真的,他是真想……上了我……

于是,在扭打无效被这家伙扯开里三层外三层的衣裳把手贴到我腰部以下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炎弹把这死狐狸轰开了。

“你到底搞什么飞机啊?不还手你还来劲了?再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随便拽了两下被扯乱的衣服,沉下脸来瞪住他。

其实坦白说,跟这只狐狸亲热感觉不赖,可是……我真的已经有小云了。不要随便开这种国际玩笑啊……

无极略眯起眼盯着我,紫色的眼睛在黑夜里明灭不定,微微上扬的眼角让他的眼神显得愈发复杂。他忽然上前一步,钳住我的手腕。

我已经准备反击了。

就在这微妙的一瞬间,不知怎么就有人在树影重重之外喊了一声什么。具体是什么我没听清,只来得及看见黑毛狐狸扬手一道金光,那倒霉的路人甲就应声“噗通”趴下了。果然……这种杀猪也不会被发现的地方总还是会有倒霉的炮灰找过来啊……“跟我来。”狐狸沉着脸,一把拉起我就闪。

眼前金光闪耀,视线再清晰,已不在原地了。狐狸把我带到一处别的院落,踹开房门把我丢进去。

屋里没点灯,黑成一团。

我很努力的想摸个椅子之类的坐下先,还没来得及,就又被拽住扔了一把,于是没站稳,摔在一个疑似床的东西上面。

狐狸生气了。

我忍不住心里哆嗦了一下,但又很愤愤。我说我这个被骚扰的都还没怎么着,你一半道埋伏扑上来就偷袭的气个毛啊气?

想着想着我也忍不住有点上火。我说:“哥们,真不是和你闹着玩,麻烦你点个灯先?我有正事跟你说!”

狐狸不理我,一句话也不说,扑上来一口咬在我脖子上。

娘啊……你丫吸血鬼啊?!

我疼得直抽冷气,掐住他肩膀把他掀开。狐狸也不示弱,就势抓住我的手,不知摸出个什么东西就捆。他把我的手绑在床头的柱子上,我挣了一下就发现那不是一般的绳子,竟然挣不开。

“……狐狸!别别别……你别闹了……真的……”顿时,我真有点慌了,不由自主的连语调都软下来。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觉得害怕,并不是对于伤害的恐惧,而是一种别的什么情绪忽然就被打开了一样,从心底涌出来,瞬间让我手足无措了。

可是狐狸还是不理我。他掐着我的脖子吻我,剥衣服就他妈跟剥橘子皮儿一样!那只狐狸爪子一时让我觉得他是真想掐死我啊,一时却又让我觉得温柔地仿佛什么力道也没有……

“轩辕无极!你他妈到底发什么春?”我趁着喘气的空当,惨叫。

“唷,不喊我狐狸了?”狐狸闻声终于勾起唇角,哼出句话来。

“死狐狸!怪不得你家老二那么变态,敢情有你珠玉在前了!早知道你丫整个一大变态老子就该听金毛的把你沉塘一万年!老子犯贱了还想救你出来啊啊啊啊!”我忍不住悲愤吐槽。

狐狸又露出那种眯着眼打量人的招牌表情,看牢我半晌,掰开我右手攥起的拳头看了一眼。

右手掌心里是孟阳送我来之前印下的法阵印记。

“‘乾坤移形阵’?”他忽然哼笑了一声,松开掐住我的那只爪。“我说为何有些古怪呢,原来如此。你玩得有点大啊。”他起身坐在床边开始继续打量我。

我觉得我简直就像只被拔了毛的鸭躺在砧板上啊,只剩下嘴还是硬的。我说:“你丫自己眼神不好别赖我头上!”

“我没有认错啊,你难道不是小蓝么?”狐狸把脸凑到我眼睛前头来,笑得愈发诡异。

我想反驳说老子不是,结果又没底气。小云说我不是,黑毛狐狸说我是,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我他妈到底是是啊还是是啊……?

我怒:“你丫先把老子放开!”

狐狸当没听见,问:“说吧,你找我干吗?”

“你丫先把老子放开!”

“不说算了,反正不是我的事。”狐狸满不在乎,又把爪子伸我身上来了。

“真是你的事啊!真的!”我哀号,然后,把从被小云带回魔界到冰冻黑毛狐狸叫我去找什么倒霉的五样极阳灵物原原本本且有选择的跟他说了一遍——所谓有选择就是,凡是跟他没关系的我都没说,比如我和小云。我咬牙说:“我可是看在哥们义气份上才要帮你的啊,你咋能这么不知好歹呢?回头别搞得你家玻璃心的小龙仔又玻璃心了,看你咋收场!”

狐狸眯起眼盯了我很久,忽然说:“所以,你是说你把我忘了?”

“……”我忽然觉得脊椎骨一阵阵发寒,从头发到汗毛都站起来排队了。我继续哀号:“失忆是病啊,病了不能怪我啊啊,你不能虐待病患啊啊啊……”

我发现这只狐狸就特别擅长选择性耳聋。他捏住我的下巴,用一种看似很轻柔其实很阴冷的声音笑问:“那我帮你重新想起来如何?”

“不不不不不不不用了!”我尖叫反对。

狐狸一脸“问你就是形式主义其实你没发言权”的冷笑,托住我的下巴,再一次啃咬下去……

啃啃啃啃个鸡毛!死狐狸啊啊啊啊!你丫真当老子是肥鸭子啊?

虽然我就像一只肥美多汁的鸭子被黑毛狐狸按在爪下,但是狐狸所采取的却显然不是狐狸吃鸭式而是大猫戏鼠式。我十分惶恐地发现,他竟然真的了解我的身体,甚至比我自己还要了解。他抚摸我,缓慢地摩挲,亲吻,每一下都令我有种战栗的快感。他用手盖住我的眼睛,吻着我的脖子,笑说:“你知不知道,当你处在黑暗中时,什么也看不见,触觉就会变得尤其敏锐,它会打开你的身体,钻到最深的深处去,无论掩藏着什么都藏不住,跑不掉……”

我想躲开他,可是不能。此情此景,一切都变得格外真实,如同有一张无形的网,将我困在其中,动弹不得。我忽然觉得想哭,于是在他的手掌心里瞪大了眼,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我竭力平静地说:“你给我滚开,我不想从今天开始讨厌你。”

狐狸终于停顿下来,他松开手,把我的脸抬起来,盯住我的眼睛。就在一分钟以前,这家伙还气势汹汹地想强上了我,可是这会儿,我不知为什么,竟觉得他眸色如水,甚至,哀伤至极。

他缓声地问我:“告诉我,你把我忘干净了之后,心里到底又放了谁?”嗓音低哑。

刹那,心尖上骤然一悸,像是彻底被掐住了脉门一样,心口堵闷得连血也要凝固了。

我竟然答不出口,甚至再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想或许真是我太自以为是,玩得过了头,以为自己有一层坚固的壳,可以刀枪不入,没想到事到临头还是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败下阵来。真……不甘心啊。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跑来这个地方,我应该还是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去过我穷开心的小日子。

黑暗之中,寂静来得如此可怕。

我说:“你把我放开。”

狐狸没听见一样,一动不动。

我于是很锲而不舍地猛拽了一把手。大出意料之外,竟然就这么挣开了。我两下甩掉手腕上的绳子,推开那只狐狸,坐起身来。

狐狸还是蔫蔫的,没什么大反应,就靠在那张床的另一端,盯着我。

我也盯着他,脑子里飞速思考,我他妈到底是应该跟他说句话呢,还是直接给他一大嘴巴。

就在我还没飞速出个结果的时候,门忽然开了。红毛靠在门框上,用我的脸做了一个挑眉黑线的表情,咧嘴一笑:“哟,看来我就总是来得不是时候。”

我反应了一秒钟到底该先遮那儿之后,果断地把脸捂了……

“捂什么捂?再捂也认不跑你!”红毛毫不客气照准我后脑勺给了一巴掌,额角爆起一根青筋,顺脚踹了狐狸一下。

狐狸还是死气沉沉的,皱着眉头,不动换。

红毛凑上去看了一会儿,扭头对我说:“你行啊。从来不哭的被你整哭了,从来不皱眉头的被你整得眉毛打结了,合着我就是专门跟着你善后的。”

我很想反贫他一句,可惜什么也说不出来。脑子里还有点乱,毫无头绪。我愤愤地穿好衣裳,对他说:“告诉你,我不干了。你丫要找什么冰敷还是热敷的自己找去。老子我!不!干!了!”说完我就摔了他俩的门。

我很生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十分愤怒。而尤其让我愤怒的是,我知道,没有谁应该为这些愤怒承担责任,除了我自己。我生我自己的气啊,我快被我气死了。

我一声不吭的溜回舅舅君给我安排的住处去,在窗户底下犹豫了一瞬,还是掀窗跳了进去。

逸云似乎已经睡了,很难得的,竟然没有被惊醒。

我坐在他身旁看着他的睡脸,很想摸摸他的头发,抱住他,安静那么一会儿,可却发现,我下不去手。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却忽然睁开眼来。

“……君上?”他这样喊我,伸手环住我。

我由不得轻颤。我不知道他是睡得糊涂了,或者只是……装作自己睡糊涂了,但是,这时候的我,真的很想可以糊涂一下。很想很想。 我回抱住他,把脸埋进他的发丝里,深深地吸了两口气,默然不语。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