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二十回

二十回 逢赌必输不攻城破 旭日承辉再世为王

然后晚上我真的吃了牛排,其实一多半都被递归那大胃狗吞了,看在它劳苦功高的份上,我就不说什么了。

第二天我去找人帮我做鼓。那工匠一脸葱白地望着我,向我讨一点边角余料说要拿回去供起来。的确,自打把这只夔捞到手之后,许多人对我的态度都不太一样了,包括舅舅君手下那些曾经很有炮灰觉悟的士兵。看起来,大家的确都很敬畏夔这种东西。事实上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一面觉得这东西很神很牛掰,一面又死活都想宰了它,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别扭变态心理啊……但不管怎么样,终于做成这面鼓拿去送给小云,我很开心。

小云看到这架鼓的时候的确也很开心。他右眼到底还是被我的血灼伤了,变得畏光,迟迟拆不下绷带来。在那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连我的血都能伤到他。可是他说他想去城头上击鼓。

于是我陪着他去。我看着他迎风擂鼓的模样。风把他的长发与衣袍扯得飞扬,汗水从额角滑落,映着他脸上的笑容。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最深刻的欢欣,像是在和着鼓声跳跃。

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来抬着头看我们,无论城内城外。

我将他带入怀中,毫不顾忌地亲吻他,就在城头上,哪儿也不躲。他扔掉那根牛骨头做的鼓槌,抬手环住我的脖子,热情地回应我,缠住我不放。这也是我从未见过的,他把他的羞涩也和那根牛骨头一起扔掉了。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与我交颈拥吻,不在乎万人仰视。

我轻咬着他的耳朵问他:“你还想在这该死的城头上待多久?”

“这里有什么不好么?”他抬眼盯住我,眼波流转。

“不不……你不能引诱我这么做……”我笑着吻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把脸埋在我肩头,深深地吐息,“如果你只是一个梦,醒了我该怎么办?”

我摸他的长发,亲吻着他,在他耳边说:“不要醒,或者翻个身再梦到我,就可以了。”

*

其实这真是一场无聊的叛乱。

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在天上闲得无聊的狐狸忍不住跑到魔界来找红毛,正好碰上红毛收到信报说舅舅君想要谋反。红毛说,舅舅君纯属有贼心没贼胆,根本不可能造反。狐狸说,他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让舅舅君跳起来造反。于是这两个令人发指的烂人就拿国家安全打了一个很变态的赌,赌舅舅君到底敢不敢造反。显然这个赌红毛输了。可是还没完,接下来他们又赌了一个,这回赌红毛究竟要花多久平叛。

老天一无聊野草都要跟着倒霉啊……当得知全部的事实之后,我实在是很想把这两只无聊到爆的家伙拖出去凸了!

可是当我去找无辜炮灰舅舅君想让他老人家好好过自己的消停日子,别陪着无聊人士起哄的时候,他老人家当面还做震惊状答应得好好的,转身就翻脸一刀子向我戳过来。

莫非这真是好心的向来没好报?我给郁闷翻了,捏住舅舅君戳过来的到片子弹了一下,就看见舅舅君手里剩下一个秃刀柄。

我说:“老舅你何苦呢,玩什么不好你玩命啊。”

舅舅君发了几秒钟呆,忽然“哇”得一声,又抱住我的腿大哭起来。

我抬脚把他踹墙角去了。妈的,真当我是傻子啊,等着你哭啊哭啊忽然再给我一刀子……?

狐狸和红毛猜中了开头却全都没有猜中结局,谁也没想到,我这一脚把舅舅君开出去,他老人家脑袋在墙上撞了一下,傻了……于是,仗打完了,比红毛所说的七天还少,只用了五天半。我忽然觉得很感慨,心说红毛这家伙怎么不早点这么干呢,老大傻了,仗就不用打了,他就应该早给舅舅一脚啊……

想来,对于这个诡异的结局,红毛也觉得很无语。尤其是,狐狸竟然还跟他耍赖。狐狸坚称这事儿不能算在红毛头上,既然不能算红毛赢,换句话说也就是……红毛他又输了!

我是不知道这两个烂人到底拿什么当了赌注,反正跟我没关系。我生这个死红毛的气还没完呢,臭狐狸也一样,他们俩互相折磨那简直是天替我行道啊。

可是无极狐狸却又来找我,还是说要把小云的记忆消除那件事。

顿时,我坐山观虎斗作壁上观的闲情逸致就被他这当头一盆冷水浇得半点无存了。我也知道,狐狸说不该让小云记得太多或许也有几分道理。我不太清楚如今小云心里是如何看待我,但我却也觉得如果让我选择,我也宁愿这些前前后后他什么也没有经历过。

我对狐狸说:“我相信你这个家伙还是有自尊的,肯定不会借机做点什么自贬身份的事情,对不对?”

狐狸神色复杂地盯了我许久,末了却是答非所问道:“你还想找那五样极炎灵物吗?”

我说:“当然。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答应过你的事,我不会反悔的。”

无极缓声解释:“世间极炎,莫过于太阳,所谓的极炎灵物乃是大羿射日时散落的太阳碎片,有许多碎片的下落,连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其中有三样,一样是你魔界的‘炽晶’,一样是神界九凤的‘凤羽’,还有一样是西陵仙宫的‘炎玉’。你现在可以拿到的只有‘炽晶’,至于‘凤羽’、‘炎玉’还有其他两样不知名的什么东西,只好劳你自己多费心了。”他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又是良久,叹道:“我觉得你我的距离忽然变得那么远。”

“废话。我还在生气。”我白他一眼。

他闻言却忽然笑起来。“你还会为我生气,说明我在你心里依然还有一席之地,并没有沦落到无关紧要的地步。”他忽然凑到我面前来,眸光闪烁。

“你这个自恋狂!谁为你生气了?”我终于忍不住掀起一张椅子把他砸了。

可是这个死狐狸被砸了还是一脸坏笑。于是我又狠狠补了他两脚,头也不回走了。

我去找红毛要那个什么“炽晶”。

一开始红毛不愿意给我,把自己横在树枝上晃来晃去,直到我威胁他如果他不把这东西交出来我回去就要先掀了他赤焰城的王座,这家伙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既然你已经做了选择,为什么还是要把那家伙从冰里弄出来?就让他被冻着好了,我不会介意的。”他挑眉盯着我,问,“还是说,这么做能让你的愧疚减轻一些?”

这话多少具有点挑衅意味。

“也许吧。”我不想否认,却也懒得跟他斗嘴。自己和自己吵架这种事,简直比他和狐狸那种无聊的打赌还无聊。我从红毛那儿取走“炽晶”,对他说:“你现在没办法体会也没关系,但我还是想拜托你,对小云好一点,不要让他总是把难过憋在心里。”

“你这个拜托难度真高,我要拍胸脯答应你那简直就叫自己骗自己啊。”红毛十分坦白地一口回绝。

“我只是让你对他好一点有这么难吗?”我无语。

红毛弹弹衣袍,叹道:“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你觉得我对逸云太绝情。”

我黑线,“你岂止是绝情,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情吧……”

“嘿,没准真是。”红毛却笑起来,“所以,我其实很羡慕你。你可以任性,你有自由,你知道什么是感情,你懂爱,这些我都没试过。”说这些时,他的确是在笑着,可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他的眼神很惆怅。

我吓了一跳,试探着问:“什么叫……没试过?”

“我很喜欢逸云,但是——”他话到一半便不说了,手臂枕在脑袋下面,躺在树枝上,沉默不语。

“……那狐狸呢?你对狐狸到底什么感觉?”我踹一脚树干,想把这家伙踹下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提起狐狸,红毛的眼中掠过一阵异样波澜,他低头看我一眼,摇头道,“我不知道。”

“……你这个情感缺失症患者!”我哑然了一秒钟,狠狠捶了一通树干,把那只死红毛摇下来。我真的郁闷了。我开始觉得,我不生狐狸的气了。不论是小云,还是狐狸,遇上这个有病的红毛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红毛从树枝上摔下来也懒得动,继续躺在地上。我上去踹了他两脚,怒道:“什么没任性没自由的,还羡慕我,你羡慕个球啊!没任性你就去任性一次啊!没自由你就去找自由啊!自己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还跑去祸害别人?你真是……气死我了!你丫别跟人说你是老子我的上辈子啊,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什么上辈子下辈子的,”红毛翻个身坐起来,方才那些浓到化不开的惆怅仿佛在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他眼角闪起狡黠笑意,对我道,“那咱俩来做个交换如何?你就继续帮我撑完后面的各种仪式和祭典吧,如果你做到了呢,我不仅会尽我所能对逸云好,而且还可以按你所说的去任性一次找一找自由。”

“哈哈,你任性了,你自由了,你跟小云好了,我帮你蹲台子上当泥菩萨……你真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我额角暴起来的青筋已经排成行了。

可我还是答应了。

如果这样真的能让小云在今后的日子里过得开心一些,那也是好事。

*

红毛简直就像在报复我,完全不手软塞了一大堆祭祀和典礼给我。旭日东升时,我站在城头,看成下军民欢呼雀跃,瞬息,不由感慨万千。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再不见战乱,我想看见每个人的笑脸,尽管听起来一厢情愿而又无法实现,但是,能这样多好。

“哥哥!”

失神间,一抹明艳的火红色飞扑了过来闯进我怀里。陌柳像一只顽皮小马,鲜活可爱。原来那时候的妹妹一点也不野蛮,她比跳动的火焰更明媚,犹如精灵。

“好好的公主不待在宫里怎么跑来这么远的战场上了?”我伸手去刮她的鼻子。

不待陌柳应声,紧随而来的大将军已抱拳拜下:“公主出宫来了军营,末将……末将没能及时送公主回去,还请圣君责罚!”

“呆头鹅!”陌柳一巴掌拍在大将军头上,艳不可挡的面庞上却满是幸福甜腻的笑容,“我就是为了见你才从赤焰城偷跑出来的,你敢把我送回去我跟你没完!”

“公主……!”

“怎么啦?不许我说啊?不许我说我就偏要说!”美丽的公主三两下蹦上城垛,声音嘹亮清脆,“你们听好了!陌柳喜欢溪禾!我要嫁给溪禾!”

铁骨铮铮的溪禾大将军,沙场上,敌阵前,顶天立地,面不改色,却在此刻涨红了脸,张口结舌说不出半个字来。

我笑看着,骤然惆怅横生。第一次,我清晰而强烈地察觉,我爱上了这个世界,这些人,不仅仅是小云,而是这里的每一张笑脸,我想守护他们。

“哥哥,为何打了胜仗你反而不开心的样子呢?”陌柳不解的望着我。不论是她,还是溪禾,还是别的什么人,谁也没有看出来我和红毛有什么不同,理所当然地把我当作他们的君上。她见我不说话,拉着我的手,“你怎么也玩起惆怅来?以前,你不是常说,身为王者必须要时刻保持冷静和镇定,就算心中有再多不安也绝对不可以表现出来吗?”

我有些讶异的望着她,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我问她:“陌柳,你们想要一个……怎样的君上?”

“当然就是哥哥这样的,”陌柳笑得明丽动人,“哥哥是有口皆碑的明君啊!”她抱着我的胳膊,前前后后的摇晃,言语间带着撒娇的意味,“你今天奇奇怪怪的,别想那么多啦,你一会儿不忙了陪我玩九宫算棋?”

我忍不住大笑。这臭小妞,竟然还玩数学游戏。我问:“陌柳,你知道什么是牛吃草问题吗?”

“就是……牛吃草……咯?”

“那你知道什么叫鸡兔同笼吗?”

“……”

“你知道什么叫猴子分桃吗?”

“……还猩猩断袖呢……”

“你知道什么叫哥德巴赫猜想吗?”

“哇,哥哥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都听不懂啦!”

“没关系,以后有空告诉你。”我用力摸摸她的头。原来我的妹妹这样可爱,我多想让她永远如此开心,无忧无虑。

*

我不打算去找小云告别了,反正我知道这七天中的种种,他应该已经遗忘。这样也好,平静是最大的福分。

但我给他写了一封信,让陌柳帮我交给他。原本想让红毛给,可想了想,怕这家伙阳奉阴违。其实魔界的文字太复杂我不会写,所以我只好画了一幅画,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画第一眼见到他时,他暴跳如雷打我脑袋的样子,我知道,他一定能明白。

第七天将尽时,狐狸送我回去。

我在灵光与风的簇拥之中看见红毛对我说话。是的,是看见,没有声音,只有口型。可是我看懂了。他说:“今后就靠你了。”

我只觉得眼眶一热,连忍也来不及忍,眼泪就涌了出来。我对自己说,我会的,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撑住,为了爱我的,和我所爱的,人们。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