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廿一回

廿一回 露真情小别胜新婚 遭劫匪乌鸟现灵踪

回到孟阳的山谷时,第一个扑上来抱住我的是逸云。

其实是……只有他一个还在法阵前等我。

我还来不及感叹我是否做人太失败,就被他猛一下扑倒在地吻得脸热头晕。

他迫不及待地亲吻我,将舌探入我口中,激烈地索求,抱住我时手臂收紧得几乎令我窒息。

重又触到他微凉的肌肤时,我忽然心底一阵紧缩。我竟有瞬间觉得胆怯。可他牢牢抓住我,不许我逃走。他一句话也不说,低头坐在我身上,拉起我的手伸入自己衣内,长发垂顺,发丝摩挲着我的脸,湛蓝双眸光华柔软。

我撩开他额发,亲吻他的眼睛。那只右眼依旧剔透,瞳光盈盈。我想问他的眼睛是否还会难受,可他连问也没让我问出口,像是害怕听见我说话一样,以唇舌堵住我的嘴。

他扯开阻隔彼此的衣物,几乎连喘一口气的余地也不留给我,厮磨时心跳便传导过来,声声怦然。身体的反应何其坦诚,为之情动。我承认我也十分想他念他,想要顺应他的需索,抱着他用体温和热情让他安心。我伸手握住他,灼热的触感伴随着震颤,我听见他不能自抑地抽气低吟。可他却不像从前那样别过脸躲开,他低头望着我,用眼神恳求。

那粼粼的眸光看得我连嗓子也不由发紧。然而,就在我热血翻涌想着索性什么也不管了放开了上的时候……小龙仔一手端着一碗饭菜,从不远处的小屋里走出来,看样子本来是要来给小云送吃的。那家伙看见我们,愣了一下,转身又回去了,过了几秒钟,突然气急败坏冲出来,一手捂脸,愤而指住我怒吼:“你这个没节操的用不用这么猴急?回屋里去关好门再做你会死啊!”

于是我只好光速抱起小云回屋,连头上的黑线都来不及擦掉,差点没被这突如其来一声龙吼吼得顿时萎缩再举不能……

小云有心事,其实我看得出来。

他甚至连龙仔这一记“突袭”都浑然无觉,完全不是从前那个不愿在人前现眼的羞涩模样。才进屋连门都没来得及关好,他已经又将脸凑上来连连索吻,大胆地将腿缠住我腰身,唯恐我会弃他而逃一般,攀在我后背的双手甚至抓得我生疼。可这疼痛竟让我觉得痛快。他附在我耳边,呻吟催促。

我把他抵在门板上,低声逼问:“你在想什么?说出来。”我将他双腿挂在手臂上端在怀里,不许他沾地。以小云这外柔内刚的倔强个性,若已打定了主意,只有这样叫他使不上半分气力,我才好拿定他。可我实在料想不到,他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轻得像没有骨头,以至于我简直要疑惑误以为自己抱在臂弯的只是一只子猫。

只有这一瞬的分神,他已伸臂双手捧住我的脸。他放松了身子,将后背和头靠在门上,静静看定我双眼,“抱我,再抱我一次,即便你从此不要我,我也……”他眼底淌出一种迷途的决绝,终于还是没有说下去。

但即便只得这半句话,我也已彻底证实。他果然是纠此心结,怕我重返过去知道了无极那档子事就要抛下他了。“你这个傻瓜……”我凑上去亲吻他,柔软地,缓慢地,浅啄,然后在咬住他颈项时,用力挺入。

小云引颈轻呼一声,蹙眉时用力吐息,掐在我肩头的手已掐进肉里。

这一下少了足够的润滑开拓,进得勉强,莫说他一定会疼,连我也头晕气短。可心里却很恼恨。这个傻孩子,直到如今还是没有遵守约定。他不坦白,哪怕他看起来比从前坦白了太多,每每在这样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性地就把自己缩成了一团。“你真的这样想吗?哪怕我再也不要你,抛下你去和别人在一起也无所谓?”我继续咬他挺直的脖子,舔着他不适吞咽时的牵动,稍稍退出些许,再狠狠顶到深处去。

小云呜咽一声,却没回话。他紧紧咬着嘴唇,面颊涨红,闭起双眼。

那模样落在眼里,叫我难过。我放轻缓了动作,低语轻哄:“说实话,小云。”

“我……”小云缓缓睁开眼望住我,眸中如有水光溅落。他似仍有犹豫,迟迟再不能开口。

我抽身再退,只是厮磨引逗,再诱他:“你从来都不骗我。”

“我……”逸云禁不住抬腰,“我不想……我怕你再也不要我……”他依旧咬着唇,良久挤出这话来,眼泪和着汗水一起滚落,将微乱银发湿黏一处。

我爱怜地掰开他再缓缓探入,深浅辗转,听见他压抑地喘息和低吟。湿热绞缠的触觉媚入骨髓,我亲吻他,每一寸我可以触及的地方,固执地追问:“那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小云迟迟不肯应话,直咬得薄唇渗血,连亲吻也染上了腥甜。直到激越失神之时,他才绷紧了全身,颤抖着,哑声泣诉:“原谅我……别离开我!”

其实分明是我错,是我用心不专,枉负他深情,到头来却是他向我哀泣道歉。这一耳光,当真好响,容不得我找借口置辩。我从脸上到心头都热辣辣的,轻手轻脚抱他去汤池沐浴。他只把脸埋在我怀里,闭着眼一声不响。

这山谷里的泉水温润,极好。我在水雾袅绕中抚摸他被门板摩擦拍撞到嫣红的背,一手盖住他右眼。

“除了畏光,早没别的感觉了,连何时弄伤的都不太记得。没事的。”他握住我的手,心领神会。

“小云,”我将他拉入怀中搂着,亲吻他湿漉漉的长发,“等把狐狸弄出来,我就不欠他的了。你跟我离开这里,什么事也不管,去过我们自己的逍遥日子。”

逸云身子微颤了一下,静静靠在我胸口,良久没有回应。

我不禁急切,强迫他看住我,“我知道空口白话向来没什么意义,所以我也不叫你信我,反正,等到那一天时,你就知道我的心意是真是假,你再要不信也难。”

逸云定定看牢我,眸光明灭闪烁。忽然,他微弱呻吟一声,摁住心口跌下去,站不稳了一般。我见他好像心痛之症又发作,忙揽住他。他却扳住我肩膀,抬起头又对上我的眼睛,展眉莞尔。他一字一字地缓声说:“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

第二天清早我们就离开了孟阳山谷,临走时,孟阳告诉我们,就在同一山脉之中,有一处陵墓有神兽毕方守护,疑似有炎灵脉动,只要一直往东走,有毕方处或许有阳炎灵物。

路是楚乐在带,他看起来的确对这山脉十分熟悉,总能找到好走的近道。

我把递归这胖狗崽丢出来陪着小云。递归果然很听话,一直黏着小云,黏到他没功夫东想西想些有的没的,也就渐渐开心了不少。

但我总觉得,一路上,小龙仔都刻意躲着我,给他递吃的他也不接,甚至每每我看向他的时候,他都会立刻把视线扭开。看来这纯情孩子的小心灵受刺激不小,估摸着已经把我归类为喜欢打野战的色情狂那一类了……我也懒得跟这个小龙仔解释。自从知道了狐狸那件事,我开始觉得做人还是正经点好,万一玩过头了又是麻烦。

进入那古墓外围的时候,途经一家小酒馆,一路又累又渴,我就像看见根救命稻草一样,灌了一肚子茶水才又重新生龙活虎起来。然而,就在我复活了找店家要了水盆和小云一起喂递归的时候,冷不防一个戴着斗笠的灰衣人欺身到我和小云中间,伸手就来抓小云。

小云机敏,轻一推桌子立刻闪身向后飘开去,形如灵燕。那斗笠人抓了个空也不甘放弃,又追过去,但小云早已在一丈之外落定,抱起双臂,严阵以待,要想再出奇偷袭是不可能了。

“阁下平白无故动手,不知所为何事?”小云眸光如炬,冷冷盯住那人隐在斗笠下的脸。

“你可是有龙族神器傍身?”那斗笠人倒也坦白。

一听这话,我不由心下一惊,下意识看了傲雪一眼,见这个小龙仔也十分惊诧的模样。不错,小云身上的确有龙族神器,正是那枚“生心玉”。

不待小云再应话,龙仔已抢先问道:“是不是与你又有何关系?”

那斗笠人厉声冷道:“是就跟我走!不是你们就可以滚了!”

我忍不住一口茶水喷在当场。我说:“小姑娘你咋这么大的火气?这么说话可不是有求于人的态度。”

那灰衣人闻声僵了一瞬,立刻又怒道:“我是男是女如何说话与你何干?”

所以说草搭台子古装片就害人不浅,即便蒙着脸女人也还是有胸有臀有曲线的嘛,不要说换一身男装,哪怕换十身也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啊;就算不凑巧碰上个平胸妹,那还可以看手啊;就算不凑巧中的不凑巧碰上个四肢粗大的平胸妹,那听声音也听出来了嘛……我看一眼面前这个就算裹了胸也还是前凸后翘的“花木兰”,强忍着翻白眼地冲动,反问:“那我们有没有那个什么神气牛气的跟你有什么关系?”递归也很忠心,无限附和地冲那姑娘吠了两声。

小酒馆里已经有人闻声过来看热闹,我看看已经剑拔弩张的小云和小龙仔,又看看还在继续托腮喝茶围观的楚乐,最后看了看被我气得半死恨不得立刻扑上来咬我两口的斗笠姑娘,很无辜地闭了嘴。

那斗笠姑娘很有土匪气质地说:“交出东西饶你们一条活路!”

于是我差点又喷了。不要说小云和龙仔,我怀疑楚乐都可以把这姑娘撂倒。我忍不住叹气,劝说:“姑娘,抢劫这一行真不适合你,你歇菜吧……”

才说完,就听楚乐忽然笑吟吟插话:“蓝大哥,我听说有一种鸟有千里之眼顺风之耳,不知道蓝大哥有没有见过?”他笑得甜美可爱,好像就是在随意说着一个完全毫无关联的话题一样。

“眼睛耳朵好不好不知道,味儿倒是不怎么样!”小龙仔也冷冷的搁下句话来。

逸云紧跟接道:“这种鸟尤其喜欢闪亮宝石,对各类灵物皆十分敏感。”

斗笠姑娘一听就怒了,质问:“你们什么意思?”

“没有没有!”我赶紧摆手陪笑:“小姐你身上又香,身材又好,人也长得好看,怎么可能是乌鸦呢!”

话才出口,那边小云、龙仔和楚乐全都一脸黑线地向我侧目了。

我正在心底奇怪,我随便夸夸她而已嘛,犯得着这么对我横眉冷对……那斗笠姑娘已经劈面一爪冲我抓下来了,一边还怒叱:“臭男人!下流!”

我……靠啊,我这个嘴是不是开过光,还真是夸人都能夸到阴沟里去哇!

我差点没把茶呛鼻子里,抱着茶壶跳开去,还没忘了解释,“姑娘你误会了,我真没别的意思!”

“哼!淫贼!”那姑娘不听我解释,一个劲地追着我打。

小云和龙仔不约而同冷眼作壁上观,一个脸上写着“蠢货”,一个脸上写着“活该”,合一起整一个“揍死你算了”。楚乐依旧笑嘻嘻,继续托腮捧脸围观看戏。最可恶是递归那只臭狗,竟然左看看右看看也很悠闲地蹲下咧嘴吐舌头看热闹了!

在被这斗笠姑娘追着绕屋三圈之后,老子我终于没忍住,掀桌把她拍飞了。我怒:“你有完没完了?”

那姑娘很显然没完地又把桌子掀回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楚乐凑上前来拉了拉我。“这位姐姐,硬抢你是肯定没有胜算的。如果你有什么难处,不如咱们来做个交换,你带我们去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我们就帮你解决你的问题。”

我正打算说楚乐这小子倒是自作主张的快,还没开口便被小云拉住了。我看看小云,再看看小龙仔,看起来他们俩倒是都不反对这主意。既然如此,如果真能快点找到这山中的灵物,那我倒是也无所谓。

*

斗笠姑娘说她叫素音,她的夫君中了火毒,需要龙族神玉解毒救命。然而,当我们三人一狗跟着素音到了她山中的家时,那只凶巴巴的小龙仔只看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一眼,立刻拍桌子瞪住素音大喝:“妖女,分明是你偷盗炎灵才自食苦果,我看你还是快快将之交出来得好!”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