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廿二回

廿二回 山妖陈情以命换命 龙子舍身求仁得仁

“公子此话何解?素音听不明白。”素音退后一步,如是说。

“你还想隐瞒?”傲雪正色冷道,“那你就继续用你的妖力替他续命罢,看耗尽你千年的修为能不能救他一命!”

这么几句听得我云里雾里,忍不住插嘴:“龙仔,你太凶了。把话说明白啊。”

“她根本就是自讨苦吃。”龙仔一脸无情相,接道:“这男人是被毕方讹火所伤才中了毒,但毕方是守护灵物的神兽,根本不会无缘无故攻击人类,除非有人想要偷盗灵物。”

此言一出,素音当下神色大变,扑通跪在龙仔脚边,仰面哀道:“公子果然见多识广,还请公子救我夫君性命。”

果然龙仔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被人一哀求就心软,手下使劲把素音拉了起来,叹道:“你跪我也没用,谁叫你贪图灵物的力量。”

“我没有!”素音急声辩白,“素音只是山中一只乌鸟,从不敢妄想神兽灵物,只是那日在山里无意撞上了——”她本已要说出来,突然却又缄口,静默了好一会儿,哀哀望向傲雪,“我真的不能说!六界之内,无人能逃出那位大人的法掌,素音只是一界小小山妖又如何能够违拗?公子若是执意不救,素音也只有以自己的修行替夫君续命,能熬一时是一时了。”

“六界之内,无可违抗,除了天帝至尊,还有谁敢夸这样的海口?”龙仔神情愈发冷峻。

我忍不住拍他一巴掌,纠正:“其它地方我不知道,别把我们家算进去啊,我们家不归你的帝尊管,倒是有只冰冻狐狸这会儿可能得归我管。”

小龙仔白了我一眼,没有还嘴。

其实,看素音这哀怨坚定的模样,我忽然觉得她可怜,连她冲出来扮成个打劫的时那凶悍的样子也似乎不再那么不可理喻。这事听起来有些复杂,她也不过是个受害者。我蹲下身去,看着她的眼睛问:“你是不是知道那古墓中炎灵的下落?”

“古墓之中确有至阳至炎的灵物,但如果你们现在去,也已经找不到了”素音答道。

我问:“那它现在在哪里?”

素音垂下头去,良久苦笑。“我真的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用性命担保,只要你能救我夫君,就算要我死,我也能把你要的东西给你找来。”她说着抬起头直视了我的眼睛,眸色一派坚定。

我于是笑着说:“好。成交。”

“你不要自作主张,这妖女分明有所隐瞒,你不怕她设计骗你?”小龙仔强烈反对。

我说:“我们也可以现在先去古墓看一看,假如确实如她所说,返回来之后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的确,我心里是有些急躁,我也知道这个名叫素音的女妖自己送上门来又遮遮掩掩或许会有古怪,但我不想错过机会,我不想无休止地寻找,摸着边儿的我就要拿到,早点了事,不再这样纠缠不清下去。

小龙仔默然片刻,道:“但‘生心玉’已经给你了。”

我说:“你别忽悠我,我还你的那颗龙珠呢?”

小龙仔说:“离开魔界我就送回东海去了。怎么,你要跟我回去取?”瞬间,恍如错觉,他眸光一烁,眼神顿时变得挑衅。他扬眉盯着我,轻笑:“好啊,那你就跟我回东海去取,只许你一个来,谁都不许跟着。”

他忽然这样,我不由怔了一会儿,问:“你有什么正当理由不许我带小云一起吗?”

傲雪不回话,只是静看着我,俨然一副“爱答应答应不答应拉倒”的模样。

眼看着事情已经是一团乱麻,这小龙仔还纠结起来抽什么风……我心中的烦躁愈发卷涌,正想发作,不料一只手抢先一步拽住了我。

“你去吧,我和楚乐留下看守这里的事。”逸云断然如是说。

我忽然觉得很挫败。我说过再不会丢下他一个人,但他却主动让我跟傲雪去。这样看来,倒是我瞻前顾后小家子气得很。“你是当真这么想的吗?”我暗叹一声,问他。

逸云点头道:“天地之大,下次再找到另一样灵物,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既然眼前已有了眉目,当然没有错过的道理。”

我默然一瞬,看一眼一旁那只小龙仔,转而拉住小云的手,与他约定:“那我们就三日为期,我和傲雪去东海取龙珠,你在这里等我,最多三日,我必定回来。”

*

其实我不太明白小龙仔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他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却又不想给旁人知道,我猜的。所以到达东海边时,小龙仔提出要先去一个叫慕朝崖的地方,我也没有反对,反正,只要不出什么差错,以我们俩的能耐三日往返已是绰绰有余。

所谓慕朝崖,是一座耸立海上的巨崖,四面环水,波涛一望无垠。据说这是太阳栖息而又升起的地方。

小龙仔坐在悬崖边上,垂着两条腿,呆呆地望着模糊地海平线,默然不语,仿佛陷入冥想。

于是我也只好百无聊赖在一边等他。直等得我歪地上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依稀听见他和我说话。

“你为什么还是选择了他?明明已经知道帝尊的事了。”他背对着我,忽然如是问。

我都隐隐约约开始做梦了,猛听见这么一句话,晕乎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翻身坐起,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你哪来那么多纠结,是不是真对狐狸有意思啊?”

“你明知道我没有。”傲雪头也不回,安静反驳。

“那不就得了。”我摊手,“身为一个下属,你对狐狸已经够尽心尽责了,这种事就不需要你替他操心了吧。”

傲雪又是不语,良久,问:“如果你回来先遇见的不是他,你会不会……”他的声音听来沉缓,话到嘴边却又不再接下去。

“这种事跟先来后到没什么关系吧?”我无奈凑上前去,抓住那只小龙脑袋,说:“小龙仔呀——”我本来是想说,你再这么纠结我都要误会你看上我了,结果舌尖拐弯说出来就变成了“你怎么不穿你的白龙皮了?”的确,如今这小龙仔都不穿白衣裳了,从头到脚一身青衫,可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起换了风格我却完全不知道。

这句话说得大概很蠢。果然,小龙仔额角爆出一根青筋,白了我一眼,挥手把我拍开。“你还记不记得你的‘碎魂’的来历?”他问。

我看天:“你知道我脑子不好使了嘛。之前谁好像跟我说过几次,可是又忘了。”

傲雪只当没听见我说话,兀自接道:“上古时本没有神魔之分,由太阳里托生而出的神王源曦在成神以前,被西陵寐女将魂魄一分为二,另一半精魂沉入东海附身龙骨便成了后来的魔主蓝夜。你与帝尊原本就是一脉相承。”

“你怎么又扯到狐狸身上去了。”我抱头,催他,“然后呢?这跟‘碎魂’有什么关系?”

傲雪略静一瞬,接道:“龙族公主溶洛爱上了蓝夜,为神王所不容,被绑缚于慕朝崖之上。为免拖累所爱,公主便纵身跳下了慕朝崖。蓝夜追随公主而去,两人的龙骨真身熔在太阳灵光之中,化作双刃,便是如今传承万年的‘碎魂’。”说到此处,他深吸一口气,轻问:“但你知道蓝夜为何不死?他原本就是太阳之子,慕朝崖最纯净的海水与最圣洁的灵光会赋予他新生。消逝的只有溶洛,就算她是龙族的公主,也不能抵抗这世间最炽烈的阳炎。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听族人们传说,公主的魂魄从未离开过东海。她日夜在慕朝崖歌唱,等着她心爱的人回来,带她离开。”

我忽然觉得这气氛十分诡异。傲雪一直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脸,亦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可我无端端便感知了他的哀伤。也不知究竟真是他多愁善感,还是我想太多。莫名,我开始觉得这孩子坐在悬崖边上太危险,拍拍他肩膀,想把他拎过来。

可小龙仔却很不乖顺。他再次挥开我的手,说:“慕朝崖是太阳栖身的圣地,你想不想知道这看似平静的海水底下,究竟有什么?”

“我不想。”我截口回绝。

“也许就会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呢?你不是说,但凡挨着边的就不想再错过吗?”傲雪低声道。

“这完全是两回事!”我一把扳住他肩膀,撂下一张冷脸,喝他:“你丫少给我胡来,信不信我真揍你!”

这一回小龙仔终于回头来看我,却忽然笑了。他从怀里掏出一颗剔透灵珠来,落寞扬唇:“其实这颗龙珠我根本没送回东海去,我一直带在身边,但它已经不属于我们龙族了。龙珠是龙的心,只会与他的眷恋同在。你拿回去吧。”说着,便把那龙珠塞在我手里。

“小龙——”我连喊都来不及喊完整了,就看见这孩子身子向前一倾,就跟伽利略手里的铁球一样——自由落体了……

我整个人都傻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探头往下望了一眼。

这山崖高耸入云,海浪卷着云雾翻滚,拍击山石,不要说掉个小龙仔下去转眼就没影了,就是掉个什么玫瑰马普龙南方巨兽龙的下去他也不能有影啊……这个死龙仔!亏这家伙还是条龙,没事玩什么跳海!有人见过跳海里摔死淹死了的龙吗?有吗?这叫老子是跟着你跳啊跳啊还是跳啊……?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已经很没出息的……跳了。

再怎么高的山崖,从顶上到水里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听说水这种东西看起来软软的其实杀伤力也能很大,如果高速砸在水里,能把人砸开了膛。这我从前没试过,现在也不想试。我只想赶紧把这只可恨的死龙仔捞出来殴打一万遍!

然而,就在我自己也掉水里那一瞬间,我就发现,这难度,也忒大了点……这里的水不像普通的海水,没有冰冷的触感,取而代之的,是沸腾和滚烫。无数巨大的漩涡在水下错综盘结,水流似有磁力,卷得人难以把持方向。

我看见小龙仔跟摔死了一样在水里一个劲往下沉,眼看就要被漩涡卷走,情急之下竭力靠上前去,从身后一手揽住他的腰。我本是防着这熊孩子别不识好歹要拳打脚踢地瞎折腾,结果没想到,他真像是没气儿了一样,动也没动一下,反倒是水浪一卷,就连着我们俩一起卷进一旁的漩涡中去。

漩涡之中水流愈发湍急,就算有避水法咒也几乎无法呼吸。我一手带着小龙仔,顺着水流的力道,企图找到突破口,但屡屡都被反弹回来,只觉得无形中有股不可抗拒之力拉扯着我们,向着更深更深的海底而去。

真这么沉下去可就不知要到什么地方了。

我心里着急,还想再强行突围,忽然觉得圈在臂中的傲雪似恢复了知觉,有所动静。我低头去看他,正遇上他抬头来看我。冷不防,他伸手一把抓住我的脖子和脑袋,也不知究竟是我被他拉下去了,还是他自己凑了上来,只是瞬息怔忡,我已经被他张嘴恶狠狠咬住了……舌头……

世界顿时寂静。

他强吻我?这个小龙仔竟然强吻我?娘啊……这到底是强吻还是谋杀啊……舌头都快被咬掉了……不要追问我为什么会被咬住舌头!我是受害者!受害者!

我内牛满面地想把这只发了疯的小龙仔推开,无奈舌头被咬住了,实在不敢乱推,心下悲摧无限,只道这龙仔就和鳖仔一样,咬住了就不带松口的……谁料这小龙仔倒是食髓知味,连吮带舔愈发啃得起劲。如此一来,我光顾着想法子让这小龙仔松口,全身力道都用来和他折腾了,没工夫和水脉对抗,反而顺着水流卷涌之势愈发向着沉静深处而去。

忽然,我只觉眼前有金光晃过,看得并不十分真切,但那喷薄欲出的强大灵力却毫不掩饰的顺着水纹震荡四散,叫人不由为之心神颤动。

几乎就在同时,傲雪猛一把将我推开去。他只看了我一眼,就那么一瞬间,表情神色全都溶在波澜之中,模糊得一塌糊涂。我来不及拉住他,已见他咻得化身为龙,破浪向那金光闪耀之处冲去。

那是我无法企及的速度。

我眼睁睁看着他盘身将一团沸腾金光缠绕。

刹那似海天倾倒,灵华爆裂迸射,刺得人睁不开眼。

我只觉一股灼热之力迎面扑来,身不由己便被掀翻出去。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