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廿三回

廿三回 飞蛾扑火此情难决 风云层叠乱中生变

待我站稳重睁开眼时,傲雪已没了踪影。

此处水流平缓,环顾隐约可见四周被漩涡包围,显然是垓心一处安稳去所。我一心想找小龙仔,沿着水流中灵力爆发留下的灼热痕迹往回摸索,绕过水下成片的珊瑚树丛与嶙峋怪石,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正央空地上一团浓稠金光正不停流转,热力四射竟俨然一颗沉入水中的太阳,就在那颗“太阳”之上,是一颗金色的龙珠,亦随着水波灵光缓缓沉浮着。我不由自主伸手,那龙珠便似有所感应,向着我飘荡而来,正落在我掌心之中。它就像是在太阳烈炎之中烤出来的,滚烫灼热,我几乎要捧不住。

龙珠在此,可傲雪呢……?

我一阵心慌意乱,再次四顾寻望,猛地,只觉身后似有人影晃动,情急回身就要大喊,尚不及出口,却是眼前一凉。

那不是傲雪,而是个女子,乌发如藻,碧眸似波,一身灵动贵气。她立在波涛里看着我,眸光深邃得,如同正穿透我看着另一个久远以前的存在。

不知何故,傲雪之前给我的那颗上古龙珠便闪亮起来,就像感知了主人的气息。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女子,正是龙族公主溶洛不曾消散的魂魄。或许是那颗原本属于她的龙珠重回东海,才将她引了出来。

“你……是谁?”溶洛盯住那颗龙珠久久遥望,末了抬眼看住我,如是问。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自称。我是否应该告诉她,她在此日夜苦等思念的人正是我的先祖?那便意味着,那个人并没有如她一般矢志不渝的将她视作唯一,而是与别的女子有了后人……

见我默然不语,溶洛仿佛心有所感,竟也不再追问。“我能看看你的刀吗?”她轻问。

我释出“碎魂”递给她。她如获珍宝般双手将之搂在怀中,垂目时,泪珠就滚落下来。我从不曾想到,魂魄也会流泪,那些泪珠在波光里闪耀,落在刀刃上,便蒸发无踪,可我清楚地看见了。

许久,她将双刀还我,又问:“你来此所为何事?”

我问:“你……看见傲雪了吗?”

“你追着他来到这里。”溶洛看着我的脸,眸光明灭深浅,而后,她又看向我手中那颗金光流转的龙珠,“他就在你掌心上。”

我不禁为之一震,不死心地追问:“龙珠在这里。他人呢?”

溶洛道:“你应该知道,龙珠就是龙的心,龙和龙珠又怎会轻易分离?”

这正是我最不想听到的废话。既然当年溶洛与蓝夜两条龙骨都没给彻底融化了,总不能说傲雪这个小龙仔太嫩不经烤吧?哪怕是骨灰也得给我剩下点什么,好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我逼问溶洛:“难道就完全没救了?”

溶洛低下头去,避开我的目光,“就算让你救了他又如何呢?如果只是为了你自己可以安心,不如不救的好。你就当作他已经熔在那颗龙珠里灰飞烟灭了吧。”

的确,我也知道,傲雪想要的我恐怕给他不了,从今往后,不论他是生是死,我俩都是相忘江湖的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置他生死于不顾。若我要拿走他这颗龙珠,势必要先知道他周全。我说:“听你这话就知道他肯定还有救。别扯歪理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总还有前路可走,死了就玩完了。何况你死了又怎样呢?还不是执念不散,被困在这里几千几万年也不得超生吗?”

闻言,溶洛猛抬起头盯住我。“……莫非当真是我龙族欠下你们的,要这样世世代代偿还?”她喃喃低语着,却有光从她掌心绽放开来,“既是你自己选的结果,你可要为你今日之言负责。”她说着推动水波。

我只看见眼前似有无数水蓝色波纹转动,汇聚成一颗巨大的水球,随着灵光流转剔透,傲雪的身影也渐渐清晰起来。他团身在那水球之中,安静犹如沉睡赤子。

溶洛已化成通体透明的蓝色巨龙,将那水球盘身缠绕,一时,唯有清气灵华激荡,眼前万物都似在光华之中模糊。

待到视线再度清明时,眼前只余傲雪一人,安静躺在一座红珊瑚上。

“小龙……”我两步上前去将他抱下来,只觉得他身子冰冷刻骨。就在他颌下,多出一道青色疤痕,如同烙印。

“他与龙珠分离,从此再不能化回龙身,只能做个非龙非人的异类。你快带他离开东海罢,从此莫再回来。龙族素性孤傲,不要让他再留在这里受辱。”溶洛的声音在水波浮动间传来。

话音未落,海水已骤然卷涌。我抱起傲雪,带着两颗龙珠,顺水势往上,向着辽阔海面而去。

8

出水上岸时,我本想施用移形法术,但没想到傲雪大难不死身体已虚弱到极致,受不了空间快速变换时的挤压,一直不停地呕血。我万般无奈,只好就近找了一间小镇客栈住下,让他稍作休养。

半夜里,这孩子忽然发起高烧,哆哆嗦嗦地喊冷,我找店家多要了一床棉被把他抱在怀里裹住仍是不行,只有把他那颗龙珠塞到他怀里,他才渐渐安静下来,又陷入昏睡状态。

看架势,三日之内恐怕赶不回去了。

我催动召唤之术,把递归唤过来,让它带信给小云说明情况。老法子,还是继续简笔画,画了一条奄奄一息的小龙仔,和一个内牛满面头大中的我……然后被递归这臭狗好一番嘲笑。

所以,我恨这个没有手机和网络的地方……

等傲雪清醒过来,已经又是三天之后。

递归这家伙飞狗传书回去也没消息,召唤都召唤不回来,我正担心是不是小云生我的气,抓住递归不许它回来报信,愁得没法子,瞧见这孩子终于是醒了,差点没掉狗熊泪。

傲雪倒是坚强镇定的有些出乎我意料,既没有情绪激动质问我为什么要救他,也没有要死要活嚷嚷以后没法活了。他只是很平静的让我走。“你没有弃我于不顾,这份心意,我已十分感念。但我如今不能再回东海,也无颜再见帝尊,只想独自了此残生。”说时,他一直用手捂着脖子,仿佛遮住那疤痕它就真的不存在了。

我说:“你一个人打算去哪儿?”

傲雪道:“天大地大,还怕没有容身之所?”

他越是说得如此豁达,反倒愈发让我放心不下。我知道他个性孤傲倔强,受此打击哪里真能够处之泰然?他只是不愿在人前露出无助怯懦之态罢了。我说:“既然这样,你不如就跟我走吧。”

才这么说,傲雪便很是惊异地看向我。“你……”他怔了半晌,不由蹙眉轻笑,“就算我接受你的施舍,你又要如何向逸云交代?何况还有帝尊……你自己的事都还没扯清楚,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

“你别误会,我只是说你可以跟我去魔界,我妹妹医术很好你也知道,或许可以帮到你也不一定。”我对这孩子的敏感实在很没辙,无奈道:“你这种有自杀倾向的死小孩,我哪能真丢你一个到处乱逛啊。何况我拿走你的龙珠,这么过河拆桥的事,我可不做。”

“我只是觉得愧对帝尊,想为他尽一份力,跟你没关系。”傲雪别过脸去,仍然嘴硬。

“好,既然你这样坚持了。那我就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我不再多话,站起身来就走,一边在心里默数。这个小龙仔这么纠结的性格,再怎么逞强又还能逞多久?没准一会儿就自己追上来了。

可是我都恨不得已经慢慢慢慢地走出一整条街去,这家伙竟然还真死活就是没追上来。

最后反而是我走不下去了。

难道我真的要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这家伙一时又想不开跑去死了,谁负责啊……

我想着想着脚底转弯,很是不争气地又转回去了。才返回那间客栈房间门口,没站稳,就看见傲雪站在门口。

他在哭。

虽然只有一瞥,他立刻就低头抬手捂住了眼睛。但我还是看见了。

“你何苦呢。为什么要这样倾其所有的去为一个根本不可能给你完整回报的人付出?不值得啊!”我实在忍不住,将手抚在他头顶。

傲雪却狠狠挥手推开我。“值不值得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他背过身去,嗓音里的哽咽却还是没藏住。

*

我一直觉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是值得一个以上的人去全心全意爱的。什么爱就是奉献之类的说辞全都是骗人的鬼话。爱不是奉献,爱是需要回报的。遇上无法回报的爱是一件很棘手的事,因为你什么也给不了他,只能给他尊重。而这种尊重,恐怕恰恰是对方最不想要也最不需要的东西。于是你会发现,你开始欠债了,并且越欠越多,积重难返,如果脸皮不够厚,那实在是很痛苦。

而更为难搞的是,你千万不可为此而动摇,不要觉得这世上好心人太少就需要你揣着满腔圣母情怀去滥好心。因为圣母的破坏力往往比恶人更强大。恶人摧毁对手,圣母只有自燃属性,烧着的是身边的人,还有自己。

我把傲雪拎回素音山中的家时,才到院前已觉得不对,待一脚踹开门时,只见院内一片狼藉,四处都是打斗留下的痕迹,还有血污。

“小云!”我心中猛一阵紧缩,冲进屋内去,一眼看见的,却是递归,它浑身是伤,皮毛染红,被八根粗如竹筒的长钉钉在墙上,正呜呜哀鸣不停。它是饕餮,这种程度并不能伤它性命,但那些长钉上的禁咒却能叫它动弹不得。而小云,连同楚乐和素音夫妇却连人影也没瞧见。

我把递归从墙上弄下来,它很支撑不住地匍匐在我怀里,哀哀呜咽。

“这是……”傲雪把那些长钉捏在指尖,细看上面的咒符。“是二殿下……”他的神色顿时凝重下来。

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说无极狐狸家那个老穿紫衣的变态老二轩辕绯。这家伙竟然还活着,又跑来找茬。我实在没忍住,一脚把半张残缺不齐的桌子掀出去。

心里似有火不断上窜,忽冷忽热,搅得我焦躁难安。我顾不得后悔当初不该放小云一个人,我得先赶紧把他找回来。依着紫衣二那个变态的个性,小云万一落到他手中,岂非凶多吉少?

“你干什么去?”傲雪一把拉住我,问。

我说:“冤有头债有主,谁干的找谁算账去!”

“你冷静一点,”傲雪急道,“且不说你如今上哪里去找他,就算你这样扑上去了,他想必也是早有防备只等着你自投罗网,你根本没有胜算!”

我当然也知道,遇事不该自乱阵脚,可一时之间,又哪里有更好的对策。我知道,那个紫衣二还是冲我来的,既然如此,我去应对就是,何必连累小云。

正说着,屋外却有人声传来。

“屋里有人吗?”一个少年在屋外朗声问话。

另一女子道:“别喊了,进去看看!”那女子嗓音沉稳,听来似有几分熟悉。

两人应声走进屋来,一看之下,竟是轩辕昊和浅叶,更为出奇的是,轩辕昊背上背着的竟然是楚乐!

瞬间,我心头一震,有个冰冷的念头瞬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上前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原来是你们?”浅叶冷冷的望了我和傲雪一眼,“我来探望故友,半路遇上这孩子伤重求援,看来,来晚了。”

我看一眼趴在轩辕昊背上昏睡的楚乐,对轩辕昊道:“你把他放下,跟我过来。”

轩辕昊还是从前那副老实听话的模样,应声就把楚乐放下地,跟着我往外走。

我把他带到屋外空地,问他:“我给你的剑呢?”

轩辕昊拍了拍肩头露出来的剑柄,道:“在这儿呢。”

我点头,问:“有人找你麻烦要抢这把剑吗?”

“有。”轩辕昊应道,“不过都被浅叶姑娘和我打跑了。浅叶姑娘也说这把剑很重要,不能落到别人手里。”

“算你运气还不错。有美女罩着你。”我道,“你哥让我教你点东西,你记好。”

轩辕昊满脸狐疑:“为什么你老说我有个哥哥?”

我敲他脑袋,“因为你确实有!”

轩辕昊吃痛摸头:“但是……为什么我不记得?”

我一怔,不免无奈,“我连我自己为什么不记得都弄不明白,哪能知道你为什么?”

我把无极教我的“驭天剑法”和“清心奕空诀”教给轩辕昊。虽然狐狸说,要看这小子能不能担当重责,但我觉得怎么着他也应该比我能担吧,何况他心地不错,不论以后会不会继承天帝之位,总之不会干坏事就是了。

轩辕昊一直懵懵懂懂的,几次追问我他那个哥哥的事。

我没法和他解释,只得说,希望他日后能自己想起来。

我问他:“你还认识傲雪吧?”

轩辕昊很高兴:“傲雪人很好啊!我们是朋友。”

我说:“他不光和你是朋友,还和你大哥很熟,你有什么事就问他好了。”

轩辕昊问:“那你呢?”

我说:“我有点事要办,要离开几天。“

轩辕昊追问:“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去帮你啊!”

“先练好你的剑法和功夫吧。”我一脚把他踹开,“我不需要你帮,你要真想帮,不如照顾好傲雪。”

轩辕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我扭头向小屋看了一眼,见浅叶正替傲雪疗伤。傲雪似有所感应,忽然睁开眼向我望过来。我默然将目光转开,不再去看他。

够了,这一回,我不想再连累任何人。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