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廿五回

廿五回 幻海情天亲恩何在 凤羽蒙尘迷途不悔

“如此说来你就是神界的公主?那你为什么呆在这么冷清偏僻的别院里?”我一面不动声色的靠近那姑娘,一面想要继续套她的话。

“我在这里陪我娘亲。”绯儿浑然不觉我的用意,她低着头,声音听来有些懊恼,“我原先大病了一场,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醒来就在这里,我与娘亲两个一起,娘亲不让我出去。”

“原来你身体不好。”我笑着伸出手去,趁她不备突然扣住她右手脉门,“让我看看你的脉象。”

绯儿起先有些害怕,见我并没有做什么,也就渐渐平静下来。然而,这一摸之下,我却吃惊不小,这姑娘没有脉搏,换言之,她根本不是个活人。

接二连三的奇事着实让我叹为观止,心道这个变态紫衣二自己只怕也不曾想到,他把我扔来这里,却让我撞见个惊天秘密。我对那姑娘和声诱道:“绯儿,可以带我去见见你娘吗?”

绯儿迟疑,“我不知道,从前没有生人来过。我不知道娘愿不愿意见你。”

“你和你娘在这儿呆了多久了?”我忍不住问道。

绯儿依旧摇头,“我醒来就在这里,从来没离开过,也不知道怎么出去。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

“我是你大哥派来看看你和你娘的。”虽然欺骗萝莉是不对的,不过我也是情非得已。

绯儿眼中闪过一丝雀跃,“真的吗?那我带你去!”一路上她便一直不停缠着我问,多半是在问关于无极的事情,显然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大哥相当的崇拜。我们一路走一路聊直到一座池中水榭,碧水清池青荷绽,芙蓉玉露水阁香,那一处水榭楼阁仿佛凭空落在水上一般,没有连接岸边的路,亭中有一美妇,雍容华贵,但神色黯然。

“娘!”绯儿撒娇的喊了一声,轻盈一跃如飞天般转瞬飘然到了那美妇身边。她娇嗔的抱着那妇人,又说了不少哄人开心的乖巧话。美妇极为宠腻的将绯儿揽入怀中,然而,虽然看似一享天伦,她眼眸中那一份幽幽的哀怨自始至终没有消散过。绯儿又指着我说了些什么,那妇人这才缓缓将目光转向我,顿时起身惊呼:“魔族!你这魔孽如何能在此处的?!”

“被你的好儿子丢下来的。”我应声跃入亭中。

芙桦惊得踉跄后退,仍不忘将绯儿护在身后。“我没有儿子,我只有一个女儿。”她低语着,一面将绯儿搂得更紧。

“咦?你儿子明明眼看就要贵为天帝了,怎么说自己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呢?”我挑眉奇道,“他不知道用什么法子伪造了一把‘驭天’,还十分逼真哩。”

“你住口!不要再说了……!”一时间,芙桦高雅雍容气度尽失,指住我要骂,良久却一个字也骂不出来,无奈几度长叹。她爱怜地轻抚着绯儿的长发与脸颊,轻道:“绯儿,天凉,替娘去把那件狐裘大衣取来。”显然是要将小姑娘支开。

绯儿不疑有他,乖巧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就走了。

场面骤然安静下来,水榭中只余我与芙桦两人,凉风徐徐,似有幽愤弥漫。

“你不要在我女儿面前胡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芙桦黯然低语。

我说:“那就先讲讲你家轩辕绯同学是怎么一分为二一男一女的好了。”

芙桦眼眶一红,惨笑,“还能如何?不错,是我生生将刚出世女儿的魂魄逼入‘傀儡之果’充作男儿,可我现在已是遭了报应了。如今,我只想与绯儿静度残年,你一个魔族为何要来管闲事?”

“谁想管你的闲事了,我就是八卦一下。”我抗议,“说清楚点啊,‘傀儡之果’是什么东西?”

芙桦道:“是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的幻界神木的果实。神木的果实有灵,可以幻化成形——”

“所以你就用那个果子做了个木偶,然后把你闺女的魂魄塞进去……”我接话替她补完,啃着指甲侧目,“怪不得小二子个性那么变态,搞了半天是遗传病……”

“我有什么办法?”芙桦扬起一抹孤寂冷笑。

“行了打住,辩解之类的就不用跟我说了,这个我不感兴趣。”我制止她,接着问:“那刚才那姑娘又怎么讲?不是已经没有魂魄了吗?”

“是幻术。我知道绯儿到死也绝不会再见我,可我只是想……要回女儿。”芙桦哀戚地凭栏跌坐。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折腾得这么轰轰烈烈,到头来不也还是没争赢么。也不知该称之为可怜还是可悲。

“你又是来干什么的?来讨二十年前的旧帐?”芙桦安静下来,问我。

二十年前……顿时,我不由心下一紧。莫非狐狸被冰封之事这女人知道些内情?心底忽然有寒意慢慢浮出来,口头上却懒洋洋地应付:“不好意思,记性不太好,二十年前的事早不记得了。”我问她打听九凤的下落。

芙桦冷冷清清看着我,幽幽反问:“我为何要告诉你?”

“如果你还想再见到你想见的那家伙。”我摸摸下巴。

芙桦盯住我许久,末了轻叹:“你若是要寻九凤,那便在你眼前。”说着,她拂袖,但见一道金光掠过,眼前已没有华服雍容的妇人,而是一只灵气缭绕的金翅凤凰。就在凤凰头顶上,有一根五彩翎羽,更是金灿灿烨烨生辉。

我呆了老半晌没能还魂。

死狐狸跟我说神界九凤的“凤羽”,我理所当然以为要拔鸟毛,谁想到,原来是……鸟人……更没想到,竟然是小二子他娘……我扶额惊了好一会儿,咬牙切齿挤出句话来:“我说……您能勉为其难拔一根鸟毛给我么……一根就好,真的……”

芙桦倒是比我镇定。“你想要‘凤羽’,总得让我知道为什么。”她问。

我说:“你知道轩辕绯喜欢他大哥狐狸吧。给我‘凤羽’,我保管他开开心心乖乖巧巧把你接回去。”

芙桦道:“但你要知道,若将‘凤羽’给你,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多看他一眼。”

我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她是在告诉我,若是我拔掉她头上那一根羽毛,她就死了。

靠!死狐狸就完全没告诉我这么多!当然我完全可以预见到如果我要这么质问他他一定又要一脸无辜的反驳:“你又没问!”

关键在于,现在怎么办。还没等我反应出个结果,忽然,方才被支开的那姑娘已经哭天抹泪扑了回来,一把抱住她妈——变成的大鸟,瞪着我哭喊:“不许你伤害我娘亲!”

妈的,老子还没动手就先成恶人了。

可我的确很无力,当着萝莉的面残杀萝莉她娘,这么变态的事我还真是做不出。

我没辙叹口气,道:“算了,浅叶那女人家的暖气片子我都舍不得拆,还能舍得宰了你娘么?”看来狐狸就没造化,真不知他老人家还得被冰冻多久。

然而,我问这娘儿俩怎么离开这别院,还没听到回音,只觉一阵阴风袭来,眼前一道暗影掠过,已先有惨叫声起。定睛看时,却是紫衣二那个变态,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一巴掌就把小姑娘扇飞出去,再出手,已掐住了……他娘的脖子。

心下不禁一阵厌恶惊骇。还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这变态二也可算是一奇葩了!我抢上前去,接住那可怜的小姑娘,回身瞪住紫衣二,忍不住骂:“你真有能耐啊,敢跟你娘动手,也不怕把你爹气活了半夜爬回来抽死你!”

小二子一句话也不说,就阴沉着那张扭曲的脸,动作倒是麻利,眼也不带眨一下的,一把就抓住芙桦头顶上那根五彩翎羽。

“死变态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放下那小姑娘,上前想要阻拦。

“我没良心。她难道有?”紫衣二阴惨惨冷哼。

我一听觉着也对。这母子俩苦大仇深闹起来也是他俩该着的,我犯不着胳膊长管闲事。

但那小姑娘却猛一下又扑上前去,抱住紫衣二胳膊不放。

紫衣二毫不怜惜,照准那姑娘就是一掌劈下。可怜一个细瘦少女就像纸片儿一样,折在地上。

芙桦凄厉惨呼,不顾一切冲上去,匍在女儿身上。“你何必如此狠心?她可是——”她话到嘴边,看见紫衣二那张怒气大盛的脸,便咬牙咽了回去,转而惨笑,“也罢,反正我如今生无可恋,还你也无所谓。”说着,她翻手暴起一掌,贯在自己天灵盖上。

一时,只见鲜红四溅,惨烈非凡。那金翅凤凰展开羽翼,跌落时,将女儿的身体整个掩在双翼之下,就算是我这旁观者,瞧在眼里也不免心寒。

轩辕绯这货竟然半点也不动容,一把揪住凤凰的头颅,将“凤羽”生生拽下。

“我真是没见过比你更不是人的东西了。”我实在忍无可忍。

“你说得对。我原本就不是人,你忘了,我是神啊。”轩辕绯竟展眉露出个笑脸,神色俨然已一片混乱。

看来这货早已常性尽失,与他根本就没道理可讲了。我按自握拳,心想,之前是顾及那一对母女的性命,如今人都已死了,“凤羽”我可没必要让给这变态弑母的紫衣二。才正琢磨着怎么将东西夺过来,忽然,只见那已死的凤凰双翼一抖,原本倒在地上的小姑娘竟纵身跃起,死死抓住紫衣二胳膊恶狠狠就是一口咬下。

轩辕绯吃痛,看准那姑娘脑袋一掌将之击飞出去,手中“凤羽”却失落下来。

那五彩翎羽似自有生灵,竟不落尘泥,飘飘荡荡在风中打转。

我见机跃上前去,一把抄在手中。

轩辕绯见状也不来与我抢,只是冷笑:“蓝炽痕,你休想再离开此地!”言罢,紫光一动,已不见踪影。

那小姑娘又受重击,仍未死透,倒在地上低低呻吟。我凑上前去,她竭力拽住我,张口似想问什么,却已发不出声音。我想起之前她像只小鹿欢声缠着我问无极狐狸那些事时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多看她此刻的惨像,抚着她额头安慰:“你放心吧,你大哥若是知道他有你这个妹妹,一定会很喜欢你。我会带他回来看你的。”

她闻声眼中露出喜色来,缓缓抬手,在我尾指上勾了一勾,而后,瞳光便散了。

我呆了一会儿,将她们母女一处埋了,开始找出路。

忽然觉得,我能理解,为何狐狸那家伙被冻在冰里仍是心心念念着要离开神界抛下万事不理。这地方,的确不是人呆的。

*

我在别院里仔仔细细转了一圈,也没找着出口,心想,难怪紫衣二一脸不怕我逃的模样,看来这地方的确大有玄机。我也不知小云平安逃出去没有,心里没底,一时不免有些烦躁。

正心焦,忽然,只觉那“凤羽”抖动着烫手起来。它在风中耀出一道金光,落在不远处一口水井上方,转了一圈,盘作一个金环,流转不灭。

莫非这是在给我引路?只是把出口藏在水井里也未免太阴暗了,万一是假的老子我跳下去怎么死啊……我凑到那井口瞄了一眼,还来不及感叹“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羽毛不知又出了什么幺蛾子,骤然重如秤砣,带着我整个摔进井里去。

水井下头没水,果然是别有洞天,就是黑了点……

我燃起一束火光照明,依稀看见一条蜿蜒的小路,路只有一条,两边都是坑凹不平的石壁,狭窄的只容一人侧身而过。我赶紧贴着墙壁走了过去。也不知走了多久,只感觉路是盘旋着往上,空气也是越来越清,依稀还能感觉到风的流动,只是这风势流窜的有些诡异莫测。“碎魂”不知道为何兴奋的颤抖着,发出轻微的鸣响。就在我估摸着是到了出口的时候,忽然一道影子疾驰而过,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速度极快,即使我早有戒备也还是被挠了一爪子,胸口顿时显出一道五爪印,血淋淋的疼。

我痛得挠心,不免怒极,仔细去看那个偷袭的家伙,却见到一只灰蓝色的犬类,个头比狼还要大许多,獠牙,利爪,豹头环眼,长长的鬃毛,威风凛凛。

这什么啊?我吃了惊,那大狗却又向我扑来。

眼看要到出口又还没能出去,地方狭窄,我展不开手脚简直吃尽了亏,不一会儿又被挠了两爪子。我心下觉得不好,一定要想办法先从地道里出去再说,否则那简直是电梯里撞上疯狗,就算不给咬死也要给挠死在这儿了!

我原本想召唤递归,可转念一想,那傻东西伤得不轻,就算唤来了恐怕战斗力也大打折扣,何必还委屈它。

我不欲与那只大狗缠斗,灭了掌中照明火焰,趁那家伙一瞬眼昏,绕过它就往出口走。

不料,才见到一丝天光,忽然眼前又是一暗。我一抬眼正对上轩辕绯阴笑的眼睛,漆黑如墨,深不见底。 身后那只大狗已恢复了视觉,又吠叫着向我扑咬过来,前爪已搭在我肩头。我不得已反手去挡,却见眼前寒光一耀,轩辕绯已一剑刺来,那志在必得之势,俨然不将我戳个透明窟窿誓不罢休!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