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廿七回

廿七回 寒剑锋刀魔神相争 罹火浮光梦忆前缘

“你怎么知他们就肯定在我手上?”紫衣二继续给我玩甲醇。

“废话!就你那变态的几招老子闭上眼睛也能知道了!”我觉得我实在很不想给狐狸留面子了,我想把眼前这个变态二拆成一根一根的扔去喂递归。

我拍手将递归召唤出来,想让它先把五灵送回魔界。

但轩辕绯却拦住我。“你别急呀,你可知我这把剑为何能够以假乱真惟妙惟肖?”说着,他已将他那把假剑掌在手中,不等我回话,已经料定了我绝对不知一样,兀自接道:“上古妖仙梵灭能幻化万物,却命丧神王之手。我好不容易开启封印,得到了梵灭的魂魄,以妖魂铸得此剑。但还是不够,我要它成为比‘驭天’更强大的存在。”

“你想干什么?”骤然一股寒意从心深处涌上来,我觉得危险。

轩辕绯冷睨着我,“那要看你怎么选了?”他冷笑着,伸出右手,五彩琉璃的光华不断从他掌心溢出,宛若蛛丝,纠结成透亮的茧,一左一右,悬浮在冰晶簇拥之中。被缚其中的,是小云和傲雪。

我不由一震,只能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梵灭的生长需要灵力,他们俩都是上好的材料。不管是魔族还是龙族,我还没有尝过这样新鲜的生魂呢。但是,如果你拿五灵来换,我可以考虑忍痛割爱还给你一个,不知你会选谁?”轩辕绯很是挑衅地盯着我。

“你用这种邪术铸剑,只怕都不觉得自己已经被反噬了吧。我为什么非得跟你做这种交易?”我皱眉。

轩辕绯显得很欢快,仿佛正享受无限快意。“因为你舍不得,你不是想做好人吗?”他得意洋洋地挑起下巴。

如此恶质地要挟令我极度不悦。我亦不由自主地沉了嗓音:“好,那我选傲雪。你放了他吧。”

“真是意外,你竟然舍得不要你的小情人吗?”轩辕绯露出一脸惊诧,只轻轻一动手指,逸云银白色的灵力光华便顺着千丝万缕流入他掌中剑中。他像是刻意要激怒我一般,愈发笑得飞扬跋扈:“没想到啊,我还怕你会要走他惋惜了很久呢。他的血是甜的,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

我将五灵祭在半空,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然我怕你使诈。”

轩辕绯当真放开傲雪,劈手就要去夺五灵。我看见傲雪匍匐在雪地里,抬头望向我的眼神一片模糊。

我冷冷挑眉笑起来:“轩辕绯,我可把话跟你说清了,不管你信不信,我收集五灵,是为了救你大哥。既然你现在把五灵抢走,那他的死活可就跟我没关系了。你喜欢折腾,我不想奉陪,你自己看着办吧。”

顿时,我便看见轩辕绯整个人为之一僵。

就此刹那时机,傲雪猛然纵身跃起,将五灵夺在手中。“即便是到了如此境地,你仍然不肯欠我的情。”他咬牙望住我,笑意很是哀怨。

“别说那么多了,快走!”我扬手推他一把。

他默然看我一眼,转身消失在云霞灵雾之间。

“你……好!很好!”轩辕绯青紫着脸,眼神却愈发癫狂。“你不怕我立刻杀了这小子?”他还想威胁我。

“我从来也没指望你好心放了他。与虎谋皮的事,我不喜欢做。”我释出“碎魂”,双刃应声而出,立时,化作两道凌厉火龙缠上轩辕绯的身体。

漫天火焰四起,冰雪在瞬间熔化,汇入一湾碧波天池,如镜天池失却了平和宁静,直被蒸腾的上下翻滚。

火海是红的,雪原是红的,山川是红的,就连天空也一并被印的通红,仿佛粘上一点便能烫脱一层皮。

“我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想用最愚蠢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轩辕绯在火焰缭绕中疯狂大笑着,“你要用你的魔力与我的神力相拼吗?没错,只要我心力耗尽而竭,禁咒自然就会解开,但你真确定你能赢我?”

蠢不蠢的,又有什么关系?我懒得再搭理这家伙的疯言疯语,我只是穿过层层火焰望着被束缚于五彩冰晶中的小云,无言微笑:

我累了,那些错综复杂的东西我统统都不想再去探究,只想一把火烧个痛快,哪怕天崩地裂也不管不顾。小云,我想赌一把大的,你就委屈陪我一趟吧。

视线朦胧间,似乎看见逸云苍白面颊,他霍然睁开双眼,却是定定回望着我,展眉莞尔……

力量一点点抽离,碰撞,灰飞烟灭。看不清时间的流逝,看不清眼前物换星移,只觉得灵魂也要支离破碎了般,一寸一寸痛彻肌骨。

我想起来,这样的感觉我也曾经有过。

记忆在疼痛的刺激下渐渐复苏,我终于又一次体会到这锥心刺骨的感觉。可是我还不能离开,先倒下的一定不能是我!

恍惚,有风拂面,吹动烈火蔓延,铺天盖地,卷云天边。

忽然一声脆响,撕裂天际,划破长空,只一瞬间,万丈金光凭空起,辉耀骄阳,笼罩四野,那五彩琉璃的茧蛹顷刻间被击得粉碎。

逸云从空中跌落下来,跌进一双有力的臂弯。那个抱着他的人,一袭眩惑黑衣,随风飞扬,黑发如墨如缎,剑眉斜飞,星眸朗朗,似有无限妖冶,又似笼罩在宽广宏大的凛然正气之中,光明与黑暗交错。

我视线朦胧的看着他,看着他出现,看着他在我面前轻灵落尘,看着他皱眉扬起一抹三分责备七分无奈的笑容轻启薄唇,恍如天音入耳……

笑容在霎那间绽开,我只觉得身子彻底一软,如坠深渊,无穷无尽。

然而,此刻,纵使深潭无涯,再黑,再暗,哪怕是万劫不复的永灭,我也敢毫不犹豫地睡下去。不知缘何,我忽然觉得万事不愁。

意识渐渐的飘远,漆黑混沌间仿佛看见一丝白光幽幽,光的那一端,我看见一身火红锦袍的自己,站在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头,神采飞扬的笑说:“怎么?许你成天在外面东游西荡就不许我来这人间尘世走走看看?”

一身玄色的俊美男子温柔而又温和地笑看着我,“我只怕终有一日就算我留你你也是一定要走的。”

那一双深邃星眸瞬间翻腾起妖异的紫色氤氲,遗落在心底最深处,化成了永世不灭的烙印……

※※※※※※※※※※※※※※※※※※※※※

—前缘—

我竟然遇见了未来的自己。

当我看见那双纯色眼眸时,忽有万千感慨——那是我么?原来我也能够有如斯眼神。

七日只如一瞬,别离时刻,我终于长出一口气,觉得自己可以放心。那双眼深处埋藏的洪流激烈而深厚,如斯深情,一旦笃定,他便将成为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强者。

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我都可以将一切放心交托与他。

“君上要去人界?”狼烨温文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清冷。“非去不可?”

我回头,坚定一笑,“非去不可。”

我自百岁登基为王,虽然属下臣民各个说我不按常理,做事古怪,可我自认是中规中矩的被禁锢了千余年。

千年荏苒,我倦乏得想要拂袖而去。

“君上……”逸云定定望着我,安静地就像一只凝望中的狸猫。

一时之间,不免惆怅。

“逸云,过来,不要离得那么远。”我向他伸手。

他犹豫着,慢慢靠近。

我将他搂进怀里,任他银白长发散乱的我满身。

“君上,非去不可吗?”他也如是问我。

“非去不可。”我抚着他长发答。

“那……还回来吗?”他嚯得抬起头,眸色紧绷,嘴唇直被咬得泛白。

我一怔,继而笑他的孩子气,“当然要回来!这是我的魔界,我怎能不回来?”

逸云又低下头去,“逸云怕君上会为了那人一去不回。”

我又是一怔,那一年那些事,他的记忆分明已被尽数消去,他还记得多少?

逸云苦笑,垂着眼帘,银色的睫毛纤长翘起,微微颤抖。他低声叹息:“君上你……若是要去,那就去吧。”

我看着眼前这银发蓝眸的美少年,心下骤然紧缩。想来,的确是我残忍,我的举手投足,全都印在他的眼里,而我,却一直无意又刻意地忽视着他内心的柔软。

“小云,你不想让我去吗?”我问他。

他抬眼将我看牢,怅然浅笑:“逸云从来不敢奢望能留住君上。我只盼你平安喜乐,就够了。”

我说:“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我会回来,守着我的魔界,守着你们,直到我死。若违此誓,不得善终。”

一瞬间,我看见逸云冰蓝眼眸中闪过的惊恐。其实魔界历代圣君,又有哪一个是有善终的?不论是当年的尊王蓝夜,还是我的父亲。或许,接过这王座,便意味着已注定不得善终,我们本该都有这觉悟。

我毅然推开他,转身离开。

如果有来生能让我给你回报,请你现在不要为我哀伤。

*

人界,其实与魔界没什么大不同,不过是妖魔鬼怪少了点,人类寿命短了点。

我百无聊赖地在繁华市井晃荡来晃荡去,正在想着干脆是不是也去神界串串门子,以报答某人当年不请自来的大恩大德。

忽然,喧嚣中扬起一声尖叫。

人群顿时涌动,全向小酒楼的方向挤了过去,顷刻间围成桶状。

有热闹,当然要看了,特别是现在这么无聊。

我也悠闲的晃过去,从人与人的夹缝中窥见一个粉衣女子。柳眉吊梢,明明是凌厉眉目,却神情凄楚。怪异!

“求求你了大爷!我家真的交不起这么多的利钱了!我哥哥还躺在病床上等汤药呢!”那女子抓着面前粗壮乡绅的腿,哭得泪流成河。

满身铜臭气的乡绅,短腿一抬,就要将女子踢开。

不想,女子却突然往旁边挪开了寸余,乡绅重心不稳,一个狗啃泥摔趴在地。

人群哄笑顿起。

“大爷,您没事儿吧?”女子可怜兮兮的瞅着半天爬不起来的肥壮男子,那模样真仿佛是娇娇弱弱。

“娘的!”乡绅骂骂咧咧纲要爬起来,却仿佛被人按着似的,更加惨痛的又摔了回去。

哄笑再次迭起。

“李老板!您莫不是在拜神仙呢?”有人出声高叫。

众人皆起哄笑闹着,“该不是您少纳了香油钱吧!您那庄子上雪花银十万不止,总不该吝啬这个呀!”

“你爷爷才没纳香油钱呢!”李乡绅怨气没出排遣,好不容易爬起来,却是恶狠狠盯着那粉衣女子,眼看就是恶虎扑羊,要拿她出气。

那女子又是一声惊呼,眼疾手快的先摔倒一旁去,却不小心碰着路边的石子。石块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正中乡绅脑门。

众人已是笑得直不起腰,看一方恶霸狼狈惨号的模样,怎能不人心大快?

“今儿出鬼了!你给我等着!”乡绅恨恨得撂下话来,抬腿就逃。

唱大戏的主角儿逃走,看客们也三三两两说笑着散去,买货的买货,照看摊子的照看摊子,酒楼下瞬间空旷开来,只留那个粉衣姑娘还在原地,俊俏面颊似有鄙夷神色。

我忽然玩心大起,本想上前攀谈,没想到那姑娘却先看见我,柳眉竟是一拧。

此番来人界,我早将自己魔族的外貌隐去,她却一眼瞧见我就皱眉。

“听说天上有个女仙,名叫孟阳,行侠仗义,专爱管人世红尘的不平事,不知道姑娘可听说过?”

粉衣女子冷笑一声:“我不是女仙,是神将。你也别兜弯子,你这魔族跑来人界作甚?”

我微微一笑,“我来人界作什么,与你何干?”

孟阳柳眉上挑,瞪着我,猛然间却有另一个声音插话进来。

“与她无干,与我可有干系?”

循声抬头,却见楼上一张随心笑脸。他轻盈翻身,从酒楼上一跃而下,翩翩而至,还是一身玄黑衣袂,衬得他修长身躯愈发瘦削高挑。

我本欲正色,却依旧不禁笑了起来,“许你成天在外面东游西荡就不许我来这人间尘世走走看看?就算是你家开的场子,也不能这么不讲理罢。”

“我只怕终有一日就算我留你你也是一定要走的。”他温和一笑,瞬间,却又换了一副面孔,沉声喝令:“孟阳你先回去。”威严的不容半点质疑,全然不像那个会温柔浅笑得他。

从没见过他如此严肃的面孔,我愈加觉得好玩。我笑着问他:“你干吗赶她走?与我相识就这么见不得人?”

他回转目光,清逸俊美的脸庞又有笑意慢慢晕染,“怎会?我看见你就觉得开心,巴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的,就算日后你把我忘了,也没人敢跟我抢。”

“滚!没见过比你更厚脸皮的!”我忽然觉得郁闷,这家伙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却一脸伤心欲绝的模样,将我拉住,“我多少年没见着你了,好容易才见面,你就叫我滚?”

这人装得太逼真,以至于我实在忍不住,一巴掌拍开他那张脸。我问他:“你来人界是干什么?总不会是跟我一样无聊起来耍性子吧!”

他闻之眸色渐渐幽深,末了暗叹。他低声缓道:“我来追妖仙梵灭的魂魄。”

我看着他眉心渐深的刻痕,不禁挑眉,“若只是妖仙梵灭,你犯不着亲自出马。”

“你呢?”他反问我,“你真是无聊了所以跑来玩玩?”

我不欲隐瞒,答道,“我听说,邪王墓开裂了。”

“小蓝,你该回去,这本与你无关。”无极敛起笑容,“杀梵灭封邪王的是神王源曦,如今这个局,理应由我来了结。”

我仰头望天,天高云淡,一片宁静开阔。这世界依旧安宁祥,丝毫不觉那些四伏危机。

何谓有关?何谓无关?总逃不过是同一片天地。何况,既然与你有关,又岂能说与我无关?

我摆手一笑:“你就当是我任性起来,想要胡闹一回,不行么?” 无极良久沉默,忽然猛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气势汹汹得,却还是一言不发。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