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第卅三回

卅三回 瀚海阑干此情可待 悠悠我心谁与长归

傲雪说,狐狸要死了。

我当场就愣住了,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我敲他的脑袋,说:“你这死孩子胡说什么呢,狐狸跟我才几天没见啊,别咒他!”

可是傲雪却猛挥开我的手,也不再多解释,只是咬唇盯着我,神色凄惶。

瞬间,我觉得心一下就凉透了。

其实是我很想否认,可我知道,傲雪不爱骗人,他也没必要。

我问傲雪:“他在哪儿?”

“在孟阳谷。”傲雪踟蹰一瞬,“帝尊……不让我告诉你……”

我顾不上跟他多说别的,把他按在原地,瞥一眼还呆在一旁的轩辕绯,叮嘱:“看着这臭小子,别偷偷先给我宰了!”转身狂奔而去。

脑子里有点乱。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是几天前还在我身边笑着喂鱼的家伙,明明说好了要等我的答复,为什么忽然就要死了?而且竟然还躲着我。他以为他是猫吗?要死了,所以独自跑出去找个没人知道的角落安安静静死?他凭什么?

胸口陡然一阵裂痛感,说不好有多痛,足够让我从云尖上摔下来而已。我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泥土和砾石堆里爬起来,感觉不到伤处的火辣。

这人好着的时候爱骗我,赖着的时候也爱骗我,活着的时候骗我,要死了还是要骗我……如果仅仅是为了让他去死,我干吗费那么大劲连自己都被搅得不得安宁把他从冰里揪出来?疯了吗!

*

当我再在孟阳谷见到无极时,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可他还是立刻就认出了我,在我离他还有十步之遥的时候。

“到底还是被你看到了,真是连最后一点面子都不留给我……你就不能只记住我从前的样子就好吗……?”他倚坐在花海中背对着我,用很玩笑的口吻叹息,不肯让我看见他的脸。

“你就是变蛤蟆了也得让我瞧啊!”我走上前去,强行扣住他肩膀让他面对我。他的脸上,血管与经络的颜色已变成乌青,突兀的在白皙肤色之下显出形状来,而那双眼睛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了,却成了眩惑的深紫,一如深潭。

“为什么会这样?”我难以置信地问。

“是邪毒。”无极的语声十分平和,他把手抚在我肩上,按住我,不许我乱动,缓声说道:“我将邪王精元封印在身体里太久,即便终于将之化解,它的邪毒也已经侵入我的血液。被冰封时血液几乎停止流动,所以并未毒发,破冰前我曾想到过可能会出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既然想到了何苦还要勉强出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掐着他的胳膊,掐得我自己生疼。

“因为我不想再被封在冰里,见不到你,更毋论拥抱,那种日子生不如死。”他淡淡地应我,眸光犹如远望,半点不见空洞。

“你出来之后还不是一个人跑了!”我压不住怒气,只觉得眼眶也涨得难受。

“我不跑你就会让我天天抱着吗?”就算眼睛已盲了,这人依旧爱眯起眼笑,狡黠得真像一只狐狸。

我一把将他抱住,将脸靠在他颈窝,恨道:“我说过我讨厌你自作主张,你至少应该告诉我,我们可以先找出解毒之法。”

“那如果穷此一生都找不到呢?难道我就要永远被封在冰里,而你要搭上一辈子去不停地找寻吗?”狐狸很安静地反问,“邪王之毒,没人能解。我不想那样,也不想让你那样,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你讨厌也没用。”他抬手搂住我的脑袋,另一只手哄逗孩子一样在我背上轻轻拍抚,低柔着嗓音唤我,“蓝,我现在很安心,我知道就算没有我,也会有人陪在你身边,你能过得很好。”

“别胡说了,没有你哪行,你两个弟弟还打架呢,回头没你管着岂不是天翻地覆。”我觉得面颊阵阵酸麻。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爱怎么打我不管。我说过,我不再过问那些事了。”狐狸轻笑,那模样仿佛真的已什么也撒手不管了。

我心中一阵恐慌,紧紧拽住他,“你跟我回魔界,让陌柳替你解毒,她一定办得到。”

无极只是笑着,不再应我,他像是要岔开话题般问我:“肯定是傲雪这家伙没忍住告诉了你,我应该亲自看牢他的,他人在哪里?”

我说:“他气疯了,想要杀了轩辕绯,现在应该还在昆仑仙宫。”

无极轻叹,摇头,“那就没事,仙宫宫主会看着他们俩的。”他静了好一会儿,又叹一声,“其实傲雪他也很不容易,我是很想劝你对他好一点,但是……看起来不必要了。”

我略呆一瞬,苦笑,“你还不明白吗?他什么都好,但我办不到。我还是离他越远对他越好,最好永世不要再见,等到淡忘了的时候,就什么都好了。”

“那么我呢,在见不到我的很久以后,我也会成为被淡忘的那一个吗?”狐狸摸索着将手抚在我脸上,轻缓地用指尖描画着我的轮廓。他不等我回答,便又兀自笑道:“这样最好,忘了吧。”

我胸腔里一阵缩紧,按住他狠狠啃下去。

他却抬手挡开我,“不行。如今我血液体液之中全是毒素,你不要碰。”

我抓住那只可恶的手,强行深吻下去,缠住他的唇舌不放。否则他还打算说出怎样的话来?说什么要等我的答复,说什么要天天给我烤鱼……“骗子!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我要怎么做不需要你替我做主!”眼眶胀痛,有什么湿热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我顾不得去擦了,张嘴一口咬在他肩上。他的血涌入我嘴里,瞬间,我觉得舌头全麻了,苦涩无边。

“吐出来,蓝!”无极猛一把反掐住我的脖子,一拳揍在我肚子上,逼得我一阵干呕。“别做这种让我要小瞧你的事!”他的怒意陡然大盛,几乎将我压得不能动弹。

“那我要怎么做呢?怎么做都是错啊……”我仰天躺倒下去,花气袭人分明馥郁芬芳,我却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天空似成了油彩盘,转个不停。我抓住狐狸的手,拉过来盖在自己眼睛上。我说:“我只有一个人,一颗心,没办法劈成两半。你这只阴险的烂狐狸,偏要用这种方法逼我做决定。”

“你就让我再自私一回吧,反正也没有多久了。”狐狸的声音听来是在笑着。我感觉到他倚在我身旁,可我再不敢睁开眼去看了,只能紧紧把他抱住,当作是抱住了一丝希望。

*

后来,轩辕绯终于跑来孟阳谷找狐狸,大哭大闹得像个傻孩子,但是狐狸没有见他。

我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见,总还是兄弟,见了,就真连兄弟也做不成了。

轩辕绯说他一定要找出解毒的办法。

我说:“那你最好快一点,别又笨手笨脚拖拖拉拉的。”

他恶狠狠瞪我,转身跑得无影无踪。

但我知道,狐狸恐怕等不到他。

我以千里传音给陌柳送信,但她迟迟没有回我。所以我明白,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我原本想带狐狸去雪山上,或许那样低寒洁净的环境能让他体内的毒素扩散的慢一点,可是他不愿意。他坚称瞎子也是有感觉的,执意要留在鸟语花香的孟阳谷。我无奈,只能随他的意。

*

当我一个人离开孟阳谷时,才踏出一步,便看见了守在谷口外的轩辕昊。

“我大哥呢?”他怔了一会儿,忽然这么问我。

于是我也怔了,看着他,没有回答。

阿昊眼中的光华渐渐黯淡下去,但他却笑起来。“我回天界去了,虽然不喜欢,但是担子总得有人扛啊。”他似有几分无奈,转身要走时,忽然又停住了步子。他静静地问我:“你说……他其实并没有离开,对吧。他会一直在我们身边,陪着我们,看着我们。”

“嗯,是啊。他一直都在。”我靠在山谷入口的石壁上,看着阿昊那张肖似狐狸的脸,浅浅扬起唇角。

然后我回了魔界,被老妹好一顿暴打。她质问我:“你干什么了?为什么一副连苍蝇都能拍死你的模样?”抓住我手腕,就要摸我的脉息。

我拍开她手,把“碎魂”交给她。我问她:“我本来打算把它带走的,但我现在恐怕守不住它了。陌柳,你准备好往前走了吗?”

她瞪着我,剪瞳流光。“哥——”她拖长了尾音喊我。

我抚摸她的长发,叮嘱她:“如果你找到解邪毒的方法,记得要告诉我,不管多久,你知道怎么找我。”

“哥,逸云他——”陌柳追在我身后急语。

我摆手让她别说了。我知道,哪怕余生只剩下无休无止的找寻和等待,我也知道我该怎么做。

*

人界的大雪天总是让我格外难受,尤其是现在。“炎玉”还给了浅叶,“炽晶”和“阳阙”都留给了老妹,“凤羽”还给了阿昊,好在我还有傲雪那颗龙珠,才不至于被冻成冰块。

其实我原本打算连龙珠也还给傲雪,但他执意不要。

“你就当作是我想忘了你,却又不想让你忘了我,所以才把它留给你吧,我偶尔也想自私任性一次啊。何况,就算你把它还给我,我也再变不回龙了,你难道不比我更需要它吗?”那时,他很难得地露出笑意来,扭头看着我。

他说的也对,我的确是很需要,这颗龙珠汲取了太阳创造新生的灵力,只有这样的温暖才足够支撑已至极寒冷的生命。我说:“你这回如愿了,我终于欠你一个大人情。”

“记得就好。说不准什么时候我就回来找你,你可是要还我的。”他笑说着就走了。从那以后我便再没有见过他,天大地大,人是何其渺小,若是真不想见,又哪有那么容易重逢。相见不如不见,相忘江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我走在白雪皑皑的山路上,前面有家小酒馆,我一头钻进去,要了一壶烧酒,努力凑近炭火,想暖一暖身子。

老板的儿子小狗崽儿一样滚过来,被递归舔得浑身都是狗口水,简直像刚从池塘里捞出来的。他很好奇地问我:“大哥哥,为什么你的头发和眼睛是红色的?”

我笑眯眯地答他:“因为大哥是个西域人。”

小鬼头很惊叹,但旋即挺起胸脯:“我们家云哥是银发蓝眼哦,比你的好看哩!”

“小云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我毫不犹豫把这臭小鬼拍在地上,再捏着他的小脸蛋把他揪起来,“他人在哪儿呢?带我去给你糖吃。”

小鬼头蹦跳着把我领到后院,满嘴乱嚷嚷:“云哥云哥,有人来找你哦!”

雪地里,那银发的美人一身素衣,整个人宛如冰雕,唯有眼睛是澄澈的湛蓝,就像是镶嵌其上的宝石。

可是他望着我,眸色清冽,静静地问:“这位公子,你认识我?”

“云哥受了伤不记得事了,是我把他救回来的,当时他傻呆呆的呢,只记得自己叫小云,我爹说他可能是撞到了脑袋。”那臭小鬼一边吃糖一边还不停大发谬论,一副自认居功甚伟的模样。

我拎起他塞到糖果堆里埋掉,转身走到小云面前。我笑说:“就算从前不认识,现在不也认识了?”

他看着我,良久,展眉微笑,忽然就流下泪来,“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我忽然觉得……很开心。”仿佛连自己也觉得惊诧,他眼中散出异样光华,忙抬手去擦,却怎样也擦不断。

我将他整个搂进怀里,感觉那久违的温度。

可他却愕然仰面盯住我,惊呼:“你……好冷!你的身子像冰一样……”他抬手抚上我眉梢。

我握住那只手,问他:“即使是这样冰冷的怀抱,你还会愿意停留吗?”

他久久望住我,一言不发,只是将脸轻轻地帖在我心口上。

*

然后我带小云去孟阳谷。

他真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就像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奇妙的地方,充满了好奇与新鲜感。直到他看见那个沉眠在百尺冰壁之中的人。

“他……死了吗?”他久久地仰面凝望,并不问我那是谁,神情肃穆哀伤。

“不能算死,但也不算活着。他只是睡在这里,没有知觉,也没有痛苦。或许有一天,能有办法让他再度醒来,也或许,他会在我死去的时候,随着法力的消散一同灰飞烟灭。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会一直在这里。”我将小云拥住,亦抬头看去,轻呼出一口气,问他:“即便如此,你也愿意留在这里吗?和我一起?”

小云看着我,反问:“如果我不愿意,你能怎么办?”

我说:“等到你愿意为止。”

小云问:“如果我再走掉呢?”

我说:“找你回来。”

他呆了好一会儿,叹息:“你就没想过放开我吗……?”

“我不想。”我低头亲吻他的眉眼,“看见我时,你说你很开心是假的吗?只要有一丝是真的也好,我就不会放开你。因为当我找到你时我也很开心,真的开心,所以我自私的想把这开心留住。”

小云安静地靠在我怀里,仰面默默望着沉睡冰中的人,良久,一声轻叹,“他的表情看来很满足,好像已经没有遗憾了。可是我总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是空的,如果不能填满,一定到死都会遗憾吧……”他就在我怀里转回身来,将手搭在我肩上,坦然直视我的眼睛,问:“你能……帮我填满它吗?”

我托起那张熟悉的俊秀脸庞,勾起唇角,“除了我,还有谁能?”

【—全文完—】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