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王》番外一

番外一 华露初凝 逸逸浮云

“娘亲!娘亲!云儿想回家!爹爹为什么不要云儿了?!”哽咽不成声的孩子,拼命地抓揉着母亲的衣服,“云儿会很乖的!!娘亲,我们回家好么?!”

一把将孩子抱进怀里,泪水从女子湛蓝的眼中滑落,湿透衣衫。那女子三千长发,如雪银白。“那里终究不是娘与你的家呀!只怪娘一时神迷……云儿,这里是娘亲的家乡,从今往后,你就在此好好活下去罢……”殷红的液体从腹部的伤口渗透而出,顺着倾斜的地面缓缓地流淌,汇入波澜不惊的镜湖。带着伤忍痛强行做法回来魔界……已经是尽头了……女子长叹一口气,她轻柔的抱着自己的孩子,最后感受着这份令她眷恋不舍得温度,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孩子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摇晃着母亲的肩膀,哭喊着要回家,只是,究竟哪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不知道哭了多久,昏睡了多久,幼小的云儿迷迷糊糊的被人拍醒,他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华丽华贵的女孩儿,火红的衣衫,火红的眼眸,火红长发随风飞扬,一片撩人的明艳。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女孩儿的声音分外好听,新莺出谷,悦耳悦心。

云儿缓缓摇头,“娘亲带我来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女孩儿又问:“那你娘亲又在何处?”

望着倒地不起的母亲,逸云一双小手仍是不肯松开,柔嫩的脸颊上还带着泪珠。“娘亲睡着了。我等娘亲醒了带我回家。”

红衣女孩儿看了一眼这对母子,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儿低头道:“爹爹不肯给我姓,娘只叫我云儿。”

闻言,红衣女孩儿笑了起来,张扬的笑容一如火焰般明媚,仿佛一切尽在掌中,“凡此界万物万灵皆为我魔子民,从今往后你便叫逸云,随我回赤焰城去罢。”

那一年,逸云,才只有五岁。

*

“逸云拜见君上!”翻身下马,逸云叩首礼拜,而后呈上刚刚在比试中一举夺下的红缨。

转眼云烟十载,当年湖边无家可归的孩子早已成了赤焰城数一数二的勇士,虽然身材瘦小还是个半魔,但却由于身手不凡深得魔界圣君器重。

“逸云,”圣君笑道,“你已连连三次夺得这魔武盛事榜首,今番要我赏你什么好?”

逸云微微扬起一抹少年意气风发的笑容,一昂首,“回君上,我只要作陌柳公主的护卫!”湖畔一别光阴逝,朝思暮想,他不会忘了当日是谁将他从那孤苦寒冷的镜湖畔带回了赤焰城,那个如火焰一样明媚的公主,将是他这一生誓死效忠的主人。

十年对魔族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十年前的小女孩儿如今却也出落得齐整,虽然依旧淘气不羁,到底还是多了许多柔美秀丽,再不会像那时一般笑得那么烈如炽焰。

他忐忑不安的抬起头,望着面前红发红眸的女子,这个美的如火水晶一般的公主。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一刻,当公主问他的名字时,他紧紧地咬了咬嘴唇,他本以为他的公主一定能够在第一眼就认出他,就像他每时每刻都可以一眼穿过人群穿过时空看见她美丽的红发与眼眸一样。“回公主,末将名叫逸云,末将的名字是公主亲自起的!”

“我亲自起的?”陌柳一挥衣袖,满脸惊讶,“我不记得了,什么时候有这样一回事?”

略静一瞬,逸云只有苦笑,他又如何能够要求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能够和他一样对十年前的事情永不忘怀?想来,对公主而言,他也不过是十年前顺手捡回家的小狗罢了。但即便如此也没关系,从此之后,只要能守在公主身边,他便无怨无悔。

*

时光如水,匆匆而过。每日的生活,平淡无奇,不似往日效力圣座之前那般精彩。逸云却也毫无怨言。他终日看着陌柳公主,心中便自有一份宁静恬淡。然而,却又总有一份惆怅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他不知道那是为什么。

陌柳十分淘气贪玩,常与一帮贵族子弟混在一处到处玩闹,与男孩儿无异。身为护卫,他只能远远跟着。

陌柳常喊他:“逸云,你一起来,你还没有见过我哥哥呢!”

每每此时,逸云总觉得惶恐。公主的兄长,乃是圣君的嫡子,亦是魔界的储君,那不是他可以随意面见的人。

“你真的不见?不要后悔哦!”陌柳总用逗引的语调哄她,然后在被再三拒绝之后叹气,敲他的脑袋:“你呀,真是个笨蛋!”

*

然而,他到底还是见到了储君殿下。

那是在围猎场上,公主坐下麒麟受惊,他扑身去护,被麒麟兽一掌掀翻,眼看就要被踩踏,忽然一道赤炎红光贯过,将他险险抱起,从麒麟爪下拽出,拉至半空。抬头看时,但见满眼赤红翻飞。那个少年的红发红眸就似环绕他周身的烈焰,美得令人窒息。而更美的,是他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他见过,一定见过……逸云呆磕磕看了半晌,直到被放下地才惊回神来。

“哥哥,哥哥,”陌柳公主跑上前来,见逸云并无大碍,立刻便笑起来。她凑上前去,拉住兄长,对逸云笑道:“你看我和哥哥长得像不像?”

瞬间,逸云不禁惊诧。

的确,储君与公主容貌肖似,只是储君的面庞轮廓更硬朗分明许多,介于少年与成年男子之间,已然英气勃勃。

陌柳见逸云半晌不语,十分泄气地甩手:“哥哥你长这么快,眼看着就跟我不像了,个子也比我高了,害我都没办法扮你骗人玩了!”

“要像也是你像我吧,怎么能是我像你。”储君笑道。

“有什么区别嘛。”陌柳咧嘴,“小时候大家可是都说你像我哦,王后和我母妃还总是给你穿我的衣服哩!”话才刚出口,立刻便察觉兄长十分不悦的寒冷视线,她连忙兔子一样跳到自己的护卫身后躲起来,一面却又探出个脑袋来甜笑着,“逸云你不知道吧,我哥小时候比小姑娘还漂亮哦,总有人把他认成我哩!”

“陌柳你今天功课都做完了吗?我刚听说君父见过老师之后就在找你。”储君看起来笑得十分和善,但眸子里的凉意已然锋芒毕露。

但公主却不吃这一套。“切!哥哥你又拿老爹来威胁我!”她叉腰哼了一声,反而又拉住兄长衣袖,缠问:“哥哥,哥哥,溪禾今天怎没跟你一起?”

“有狼烨每天陪你玩还不够?还得把溪禾也搭进去?”储君扬唇一笑,“你真奢侈啊。”

“哥哥你真小气!”陌柳扮个鬼脸,忽然将逸云推一把,道:“我拿他跟你换溪禾!”

“他?”储君挑眉。

陌柳正色:“你可不要小看他哦,他可是蝉联了三届魔武榜首的,连君父都夸他呢。”

储君闻言看向逸云,好一番打量。

也不知为何,逸云顿时只觉心尖一紧,面上张热,紧张地指尖冒汗。即便是在圣君面前,他也从不曾这样过。

他听见储君说:“我记得你,你叫逸云。”

储君竟然记得他。逸云喉头一热,倒身拜道:“末将逸云,拜见储君殿下。”

“叫你每天陪着陌柳胡闹真是浪费人才,”储君伸手将他扶起,轻轻笑问:“你想不想跟着我?”

逸云不由微怔。这意思,可是叫他去参加储君身边的黑甲精骑?听说储君麾下有一只精锐,身披黑甲,战无不胜,骁勇无比,非德才堪当之人不可入选。若要让他去,他当然是愿意的,可是……他抬头看一眼陌柳公主,一瞬踟蹰,低头道:“末将还是……能守护公主就好了。”

“为什么?”储君问他。

“因为……”逸云又是略微迟疑,道:“公主殿下对我有救命之恩。”

“我什么时候对你有救命之恩了……?”陌柳诧异。

逸云苦笑:“……小事一桩,公主不记得了罢了。”

储君微微一笑,“不勉强你,但你何时若是改了主意,来找我就是。”言罢转身而去。

“逸云你这个笨蛋!”陌柳拎住他脑袋一顿狠敲,“我到底什么时候救过你了?”

逸云垂目:“当年,逸云被母亲带来魔界,若非蒙公主不弃带回赤焰城,恐怕早已死了……”

“啊……”陌柳不禁一声轻呼,“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忽然拍掌笑起来,又扣起手指在逸云前额敲了一下,笑斥:“呆瓜,你肯定是认错人了,那不是我,是哥哥啦!”

惊闻此言,逸云不禁好一阵心神震动。是这样么?原来,自己坚信了十年的事,竟是找错了人……?

陌柳早已笑得直不起腰来。“我说呢,你这个傻瓜,哪怕去打听一下也好嘛。就算真的是我救你,我也不要你这样天天守着我来报答我,何况那个救你的并不是我。逸云,你若真想报恩,就去跟着哥哥吧。”她拍一拍逸云肩膀。

“可是……”逸云仍有些茫然。

陌柳却轻推他一把,催道:“去吧,他会需要你的。”

*

直到逸云再一次站在蓝炽痕面前,转眼又是三年。他不是惯于攀龙附凤的灵巧人,却是个勤恳实干的真材,投军三年,从小卒爬起,已把他打磨得愈发茁壮坚毅。

黑甲精骑各个精锐,他不过一个出身低微毫无来历的半魔,受尽了冷眼奚落。

然而,三年之后,神魔边界突起骚乱,一番交锋,他带着满身伤痕与卓著功勋回来,从此再无人敢看低他半分,哪怕他的身体里流有一半人族血统。

授勋席罢,月明夜中,储君亲自来找他。

月色下,储君那双赤红色的眼眸犹如火焰,明亮跳动。他看着,不由自主,仿佛连心也跟着那样的牵引而去。“我一直都在看着你。”他听见储君如是对他说,“我记得你,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倔强的脾气,就是不愿意来找我。所以我也就不去找你,想看你究竟能自己坚持到什么时候。”

“我……并不是……”逸云想要解释,但储君的手止住了他。

他解开他的衣带,就着月色,轻抚他身上的伤痕,低声询问:“疼吗?”

“为我魔界,区区小伤,算得了什么。”逸云坦然应话。

储君指尖一顿,掠过他柔韧肌肤,抬起眼问:“是为了魔界,还是……为了我?”他盯着他的眼睛。

逸云只觉得有些微晕眩,胸腔里如有鹿撞,几乎按捺不住。他觉得自己被那双眼睛吸住了,是真着了魔,仿佛连呼吸也不是自己的。

储君又问他:“你是为了魔界,还是为了我?”

他喃喃地应着,听见自己心底的声音:“我是为了……殿下……我想,能这样堂堂正正地,再一次,站在你面前,让你看见我……我——”

他看见储君扬眉笑起来,那样美丽的笑容,丰盛浓烈,如同永不熄灭的火焰。他忍不住倾身上前,借着授勋庆功时的酒力,放肆地将唇帖了上去。

他的储君一把抱住了他,那样迷人的气息顿时将他淹没其中。几欲沉醉时,他听见了禁锢他一生的魔咒:

“逸云,从今往后,你要跟着我,永远不许离开。”

—番外一 完—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