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07

7.

督察院左都御史、文渊阁一品大学士、先帝朝的金殿探花、当今圣上的内阁辅政、领顺天府尹……以及,文学馆的“馆主”,宋葭宋寒山大人,一个头衔长得有点讨嫌的男人,住在京西明灯胡同里的一处宅院里。没有女眷,也没有家仆,只有一个贴身的护卫。

宅子不大,就一进,据说从前曾是先帝做靖王时的别院,后来又住过当今圣上的老师,再后来,就在先帝崩时的遗诏里,御笔钦命,留给了宋葭。

不过是普通宅邸一座,没半点了不得的繁华,时人各个好奇,猜不透先帝为什么临到最后还惦记着,指名要让宋大人住在这里。

对此,宋大人本尊总解释说:“主要是因为先帝念旧,怕这旧宅没人打理,空置得太久,破败了,就要被荣王殿下拆了。”

话传到先帝的亲四弟今上的亲四叔荣王嘉钰耳朵里。

荣王殿下冷笑一声,特意派了两个锦衣卫上门去给宋葭传话:“你住在这,我想拆一样拆,再得瑟,我就连你一起拆了!”

宋大人听完当场自己给自己嘴上贴了个封条,以后再遇上人好奇,就摇头摆手一脸难色,表示这事儿荣王殿下不让他说。

结果时候一久,就没人再好奇先帝为什么特意留宅子给宋大人的事了,大家的兴趣重点纷纷转移到了——听说荣王殿下放话要把宋大人“拆了”?为什么啊?打算怎么“拆”?什么时候拆啊?

传到后来,连今上也知道了。

皇帝陛下十分惊恐,连夜亲自去向四皇叔求情:“寒山这个人就那样,四叔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别和他计较,就饶了他这一回吧!”

荣王殿下肺都要炸了,怒极反笑:“他多有能耐啊,哪里轮得到我饶他?毕竟是你父皇稀罕的好人儿,我难道还能把他拎到你父皇陵前一把火烧了送去恭请圣裁吗?”

原本也就是个气话。

谁知皇帝陛下很较真,听完这话,害怕极了,赶紧拽住荣王殿下的袖子,央求:“别别别啊!四叔您还是把他留给我吧!我也挺稀罕他的!!”

气得荣王殿下当场旧疾复发。王府上下慌成一团,皇帝陛下手足无措,从镇抚司到内阁大气不敢喘,连人在南直隶的昭王夫妇都被惊动了,还以为要变天。

这个时候,宋葭宋大人,还在家里边看话本边吃橘子,高兴了拍桌子狂笑,惬意得不行。

后来荣王殿下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内阁议事来得早,正撞上宋大人,难免提点教育两句,说:“不要仗着先帝和圣上都偏爱你,就整天胡咧咧。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我见多了。比你更深受圣恩的,从前也不是没有过。什么下场,你也知道。”

宋大人看看天,一边从皇帝陛下的书案上偷橘子吃,一边回话:“如今煌煌盛世,圣上英明神武,让我‘胡咧咧’几句天又塌不了。倒是因言获罪,乃是亡国之兆,王爷,咱好好的说什么呢!”说完吃完,还没忘了把那剥下来的橘子皮伪装成一个整橘子的样儿,又放回皇帝陛下的果碟里去了。

荣王殿下哪听得这种话,尤其见了这偷吃橘子竟然还敢把皮儿还给皇上的光景,真是两眼一黑,忍不住大骂:“谁跟你‘咱’来‘咱’去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宋大人把颗橘子核从嘴里吐出来,托在手掌心里来回看了好几眼,表情竟然还有点小委屈。

“王爷,这狗嘴里,要真能吐出象牙了,您不觉得有点慎得慌吗?”

幸亏这会儿皇帝陛下进书房来了。

这天天儿不错,皇帝陛下心情挺好,看见荣王殿下和宋大人竟然没有横眉冷对打冷战,而是有说有聊,太高兴了,赶紧乐呵呵问:“寒山和四叔聊什么呢?”

宋大人说:“闲着没事儿,和王爷讨论一下狗嘴里到底能不能吐象牙的问题。”

“啊?”皇帝陛下困惑极了,“狗嘴里怎么可能有象牙呢?那还不成妖怪了。”

“对吧!”宋大人连连点头,“我就说嘛,王爷,俗话说得好,国之将亡,才有妖孽横行,这狗嘴里吧,还是老老实实吐狗牙就行了——”

荣王殿下咬牙切齿:“宋!葭!偷吃圣上的橘子也堵不上你那张嘴!”

宋大人赶紧往皇帝陛下身后躲。

皇帝陛下咧着嘴乐,亲手把果碟抱过来,“偷什么啊,我不爱吃橘子,这本来就是给寒山备的,他爱吃!”一边说着,一边还亲手挑了个大的,剥好了塞进宋大人手里。 荣王殿下眼睁睁看着从小疼到大的亲侄子给宋葭剥橘子,一口血涌上喉头,心如死灰啊!恨不得立刻把这姓宋的拖出去剁成肉泥!!!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