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10

10.

皇帝陛下说的这个明月,乃是荣王殿下的义女,北镇抚司独一无二的女指挥使,萧明月,如今常在御前行走,负责皇帝陛下的侍卫。

可荣王殿下的义女,毕竟是荣王殿下的义女。

“……明棠,我啥时候得罪你了你直说,你这是怕我还死得不够快吗?”

宋葭警觉地往屋外张望了好几眼,根本看不见萧明月人在何处。

倒是顾沧溟耳朵一动,就听出来了,拿眼神示意他——人在屋顶上。

“你真是……烦死了。我才刚进家门,连口热乎饭都没吃上呢。你到底有什么危及社稷动摇国本的急事儿,一定要大晚上来找我?”

只要一想到萧明月回头肯定得把明棠连夜跑出宫来找他的事告诉荣王嘉钰,宋葭心里就拨凉拨凉的。

明棠大约都没想过这个。

“你怎么还没吃饭?”他先是盯着宋葭仔仔细细看,忽然伸手拨开那些散乱垂落的发丝,在宋葭脸颊摸了两下,不满嗔怨:“才几天没见,你就瘦了。通县而已,离京中又不远,没饭吃的嘛?”

“我是去办案,不是去吃饭。”宋葭毫不客气,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他回看住他片刻,神色一敛,就反问:“通县要真没饭吃,圣上您打算怎么办啊?”

私底下没外人的时候,宋葭一向对他直呼其名,阴阳怪气骂他损他埋怨他了,才把“圣上”、“陛下”挂在嘴边。

明棠没意料,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明白是自己关心则乱,顿时脸都红了。可他却不想听教训,就抿着嘴不说话,只偷偷拿眼角瞄宋葭。

宋葭也懒得教训他,扭头问顾沧溟:“厨房里是不是还有些肉和饼?”

顾沧溟明显不想放他和明棠两个人在屋里独处,满脸的不情愿,但又不能就让他饿着,到底还是点点头去弄吃的了,还没忘了端走他的洗脚水。

这边前脚才关门出去,那边明棠就撒欢儿似的凑上来,强行挤上宋葭的贵妃榻。

“你们家沧溟是不是讨厌我啊?我老觉得他看我那眼神,凶巴巴的,跟瞪仇人似的……”

皇帝陛下真心觉得委屈。

宋葭本来想把他踹开,见了这委屈模样,也没辙,只好缩了缩腿脚,给他让地儿,哄着:“他就是长得凶,看谁不像瞪着谁啊。再说了,你有正事儿赶紧讲,没事儿就回宫睡觉,别在这儿招他瞪你不就得了?”

明棠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太满意,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他于是在宋葭这书房里东翻西找了一通,从书堆里找出两颗已经放了好几天有点干瘪了的橘子,闻闻觉得没坏,就动手剥开来,一边剥橘子皮一边说:

“你不在京中这几天,七叔七婶带着明华回来了。然后就……出了点事儿。”

他把剥好的橘子一瓣一瓣喂到宋葭嘴边。

宋葭习惯性张嘴把橘子叼住了,眨了眨眼,又有点后悔起来。

这会儿可不是什么吃橘子的好时候。

明棠口中所说的“七叔七婶”,乃是指的他的七皇叔昭王嘉绶夫妇。

一向坐镇南直隶的昭王忽然进京,还“出了点事儿”。

这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都已经被迫知道了,宋葭顿时觉得嘴里这橘子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只能无奈看着明棠,感觉心好累。

明棠对他这个表情十分熟悉,赶紧解释:“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明华她突然被绑架了。”

这个叫明华的,看名字也能知道,正是昭王夫妇的独生嫡女,当今天子的亲堂妹。

亲王独女,一朝郡主,突然被绑架了……

“这事儿还不大?”

宋葭觉得自己还是被橘子噎死比较轻省。

明棠就不这么想。

“她那么厉害,肯定没事儿。倒是绑她的人,就不好说了。”

皇帝陛下撇撇嘴,似乎回想起了某种被堂妹这样那样的恐惧。

宋葭心说“你这个想法有问题”,又懒得逮着他说教,只好算了,就问他:“郡主被人绑了,那你先找刑部找大理寺,不然找北镇抚司也行,找我干嘛?我们都察院干的是谏言弹劾纠察的活,他们抓错判错了你再找我啊。”

一听他说三法司各司其职,明棠就露出个“太复杂了不想听”的表情,“你不是还兼领着顺天府尹呢嘛。明华怎么说也是在京中被人绑的,这事儿找你正合适!”

宋葭直想翻白眼:“这还不都是你逼着我非让我干的苦差事吗?我就想每天上文学馆看看学生看看书。不然你现在就把我给放了吧!”

他一说到“放”这个字,明棠立刻先下手为强,死死抱住他一条腿,说什么也不撒开,唯恐这人抬腿跑了。

但被当今天子抱大腿这种事……怎么想都很容易死得快。

横竖是个死,不如踹完再死。

奈何根本踹不动。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