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11

11.

明棠年幼时曾经因为动荡跟随母亲逃出京城,在北方关外躲了三年避祸,加之先帝又是北拒鞑靼南靖海疆的善战之主,一世武功卓著,所以骑射剑技之类,明棠打小不喜欢也得学,实战虽然不行,比起宋葭这种除了搬书已经许多年没搬过重物的,总还是体格健硕得多了。

宋葭被困在榻上,挣扎扭打也没用,急了,不管不顾嚷嚷:“圣朝人才济济,少我一个不少!你干嘛非使唤我不可啊?”

但他越是这样,明棠反而越是要手脚并用地压着他,嘴里说着:“我这是为你好!明华这事儿只能你来管!”

两个人在一张榻上折腾了半天,谁也不肯顺着谁,反而闹得满身汗,除了宋葭这个本来就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之外,连着明棠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会儿房门开了。

顾沧溟一手端着食盒,另一手拎着罐小米粥,回来送饭,看见这个撕皮捋肉的画面,站那儿半天没说话,皱着眉头冷着脸的表情倒是一望便知——在琢磨直接上去把这个“狗皇帝”打死以后,怎么带人跑路的问题。

看见顾沧溟回来,明棠显然还是有点怕,愣了一瞬,徐徐躲到宋葭身后。

宋葭牙都疼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冲顾沧溟笑,“那个……没事儿,闹着玩的……都是自己人……屋顶上还有人看着呢!”一边解释,一边下意识又拿身子把明棠挡得更严实了。

这小动作,顾沧溟根本懒得理,就把吃的往桌上一放。

“来吃饭。”

他虽然语气不善,神情也凶巴巴的,却还是仔仔细细先给宋葭盛了一碗热粥摆在面前,又打开食盒,拿出一叠已经切好的饼、一碟煮熟切片的酱肉和一碟热炒的白菜,在桌面上布置好。

短短时间,竟然也有荤有素做了一桌,看这人高高大大的武夫模样倒是看不出来。

才闻着饭菜香,宋葭就什么都忘了,赶紧凑过来抱起碗,烫得直张嘴哈气吐舌头。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顾沧溟拧着眉头嫌弃他,一边骂一边往他的碗里添肉布菜。

宋葭大约是真饿着了,几口粥吃得急,小米粘在嘴角都没察觉。

顾沧溟坐在他旁边,细嚼慢咽地啃一块饼,看见了,好自然伸手给他擦了擦,然后送到自己嘴边舔了一下,和着饼一起吃掉了,粒米也不浪费。

这情形落在明棠眼里,整个人都傻了,只觉得自己那些殷勤喂进宋葭嘴里的橘子全是白喂的。

他心里酸溜溜的,脸上也不藏着,颇有些嫌弃地看着顾沧溟做的这几样清粥小菜,撇撇嘴:“早知道你在外头忙乎这么些日子,回来就吃点这个,还不如直接进宫,好歹让尚膳监给你弄几个正经菜。”

“别了。”宋葭半点不给脸,一口回绝,还反过来嫌他:“上你那儿吃顿饭还得先试半天毒,试完我早饿死了。”

明棠接连被泼了这两瓢冷水,蔫得脑袋都垂下来。

宋葭还正往嘴里塞饼,余光瞥见,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他与明棠少年相识,这份情义虽比不得老师与先帝,但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与外人说清道明。明棠一向待他极好极好,远胜亲手足。他就算嘴上常有刻薄,心里又何尝真想让明棠难过。

想倒也未见得想得有多明白,是心早已先软了,宋葭赶紧把饭碗一放,问明棠:“你刚才,为什么说郡主这事儿非得我来管?”

见他主动来接自己的话,明棠倏地抬起头,“你还想知道啊?”

“想啊。”宋葭连哄带顺毛安抚,“你特意跑一趟,不就是说这个来了。我能不想知道吗?”

也就这么两三句话,顿时又让明棠觉着,这人心里到底还是在意自己的,眼睛都亮了。

他先把饭碗赛回宋葭手里,盯着他快吃,别放冷了,又示威似的往宋葭碗里添了好几片肉,才一边看着宋葭吃饭一边接着说:

“明华今年望着也十九了,七叔七婶这回带她回京中,主要是想给她挑个相配的夫婿。”

“啊,挺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宋葭随口回话,其实吃得专心致志,省得吃完没下顿。

明棠叹了口气:“结果把如今京中各家适龄男子挨个挑捡完一遍,七叔谁也没瞧上,就觉得你特别好。”

宋葭本来正在努力喝粥,听见这句猛呛了一口,差点直接喷在当今天子脸上。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