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16

16.

明棠显然在幸灾乐祸,站在院门口,背着手笑话他被两个婢女吓得整个人都贴在院墙上。

宋葭一向懒得和皇帝陛下争强好胜,就由着他高兴,自己黄花鱼一样贴着墙根溜回院门口。

“由此门往内院,就由婢子们来带路吧。”

两个婢女拢着袖子垂着头,话倒是说得恭敬有加,其实一副不想让宋葭这个“外男”到处乱跑的模样。

这两个小姑娘身材娇小,一口江浙之地的口音也婉转柔软,与顺天府人脆生生的腔调完全不同。

宋葭伸手在门板上摸了几下,没吭声,就第一个抬腿迈进院内去。

这明华郡主的内院,也与其他皇亲贵女的闺阁十分不同,没什么花花草草,也没有那些琴棋书画女工刺绣的玩意儿。

才进门,宋葭就瞥见一左一右两边,各有两间半人高的小屋,也不知是干什么使的,但看得出用材都是上好的黄檀木,工艺也很是精巧。

宋葭忍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

明棠在身后拍他的后背,催他:“你干嘛呢?这有什么好看的。明华养了两条狗,这是狗屋。”

“……”宋葭缓缓回身,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皇帝陛下,好一阵无语凝噎。

普通人家,便是给自己做家具、盖房子,只怕也用不起这样的木材和工匠。但郡主养的狗,就可以睡在这样的狗屋里。

“这院外头的草坪,也是特意修给狗玩的吗……?”

宋大人用“朱门酒肉臭啊,老天爷怎么没先把你全家冻死”的眼神凝视当今天子。

明棠毕竟了解他,立刻咂摸出这个意思来,顿时心虚,赶紧往回找:“……七婶是从草原上嫁过来的,明华随母,有些习惯跟咱们汉人不一样!”

昭王妃是蒙元可汗的亲妹妹,关外大草原上的公主,与昭王爷乃是两国联姻之美,成全了南北十数年休战通商的和睦。

但这位蒙元公主即便南嫁,也依然保留着许多蒙人的习俗,并不以为自己有什么需要“出嫁从夫”的,便是在战场上也照样弯弓骑射,功勋卓著远胜她的夫君。

宋葭从前听老师说过一些昭王妃的事情,一向敬之为真豪杰,闲时还曾与明棠说过好几回,哪曾想如今明棠会搬出昭王妃来堵他的嘴。

明棠自己倒是有点得意,一副“可算堵着你一回”的暗爽模样。

不远处跟来“看热闹”的荣王和昭王二位殿下,已是真的在看他俩的热闹了。

尤其是昭王嘉绶,总用观察审视的眼神盯着他打量,让他心里毛毛的,说不出得古怪,就好像他不是被明棠叫来昭王府帮忙解决问题的,而是……他自己,才是那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宋葭也没什么心思抓着明棠教训,只好默默自己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这内院的正中,乃是一个用来习武的小校场,四周架上陈列着各种兵器,刀枪棍棒斧剑叉戟,长兵短刃,一应俱全。

明华郡主尚武,一看便知。

既喜欢养狗,又喜欢打架,还会原地消失,也难怪明棠说起这个堂妹,亲近归近亲,总难免露出个被欺负习惯了的表情……

“……我能问个问题吗?”

宋葭伸手摸了摸兵器架上的一把九环金背大砍刀,确定这玩意儿是真的。

明棠的眼神有一点警觉:“我说‘不能’有用吗?”

“别怕。我不问奇怪的。”宋葭咧嘴一乐,“其实我就是想知道,郡主和萧指挥使要是放开手脚公平一战,谁胜谁负?”

萧明月原本影子一样安静跟在明棠身边,仿佛从未存在,忽然听见宋葭点她的名,整个人都微微愣了一瞬,倏地抬头看过来。

但她却没立刻应话,而是先看向了明棠,显然是等着皇帝陛下示意。

虽然明棠自认是一视同仁把萧明月也当作妹妹来看待的。但在萧明月的心里,明棠恐怕永远也不可能是兄长。

这几难察觉的微小细节忽然让宋葭有一点唏嘘。

明棠却似全然不曾发现一般,想也没想,就应道:

“那得看让不让明华用狗了,她要一个人加两条狗打明月一个,那不好说,可如果是单打独斗,明月肯定不能输给那丫头啊!”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