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17

这语调与说辞,一时也分辨不出皇帝陛下是认真说,还是随口胡扯。

宋葭一脸狐疑。

明棠见他很不信的样子,便又补道:“明华养的那狗乃是草原上的猎犬,训练有素,莫说能与人一战,便是与狼群也打得,还曾搏杀过山中野熊,和你见过那些柴门犬吠的普通黄狗不一样!”

虽然不曾见识过这位明华郡主和她麾下的猎犬,但昭王妃有御战犬冲锋陷阵之能,宋葭倒是听说过。

他又想起入院前在墙上看见的那些痕迹,的确像是狗爪在墙壁上抓挠踩踏出的印子。

以高度判断,这两条猎犬至少也是高大矫健四爪有力,一跃翻过高墙去也未必是什么难事。

“……那狗在哪儿呢?”

宋葭略顿了一瞬,脱口而出。

“这么厉害的狗,个儿不能小吧,跟着郡主一起凭空消失了?”

根本说不通。

院中寥寥数人,似乎全没有在意过这狗在没在、在何处的问题,都明显怔了一瞬。

旋即,昭王嘉绶便露出个饶有兴致的表情,微笑不语。

荣王殿下的眼神就嫌弃得多了,也不知到底是嫌弃狗,还是嫌弃宋葭。

明棠眼珠转得飞快,开口解释:“忠犬护主,明华不见了,那狗肯定找她去了。”

“……是吗?”宋葭只好还给皇帝陛下一张“信你我就是真傻”脸。

那两个小婢女一直低着头,见状主动应话:“昨日清晨,我们进院来给郡主送洗漱用的清水,才打开院门,巴特和多吉就自己冲出去了,还险些撞翻了珍珠手里捧的水盆。之后我们去郡主房中,才发现郡主并不在。”

巴特和多吉,是两个十分常见的蒙族名字,但对江南汉人来说,该是罕见的。

宋葭不禁盯住这两个青衫少女细看。

虽然她们一直恭敬颔首,并不抬起头来东张西望,但也依稀能瞧出些轮廓——这两个女孩儿都长着满月似的圆润脸庞,颧骨饱满,眉目谦恭却并不见卑微。

他一直站在那儿打量两个小婢,明棠在一旁打量他,多瞅两眼就不乐意了,故意用力清了清嗓子,拿胳膊肘撞他:“你不是要去看‘案发现场’吗?还去不去了?这院儿里有什么那么好看啊?”

宋葭不由笑出声。

“好看的可多着呢。”

他也不立刻与明棠解释,就抬腿又往前走,穿过小校场,先到了西边的书斋。

见他并不径直去看那间据说郡主是在其中消失不见的卧房,而是要进这书斋,两个婢女对视一眼,双双上前躬身拦他。

“宋大人,这是郡主的书斋,郡主起居的卧房在东边。”

“我知道。就先看书斋。”

宋葭毫不在意,直接伸手推开这书斋的门。

“你们昨天清晨进院来之前,还有其他的仆婢整夜留在院内伺候吗?”他一边踱步走到正对着门的书架前,一边问两个婢女。

少女们沉默片刻,摇头回答:“郡主一向不喜留人在院内守着。前天夜里郡主乏了说要休息,我们伺候郡主沐浴就寝,之后便离开了,并没有留人值夜。”

“那不就对了?”

宋葭随手在书架上摆着的书面上摸了几下,看看指腹,果然并不见灰尘。

他又从书架上拿起两本明显常被翻看的书本,发现其中一本是汉文版印的《唐书》。另一本却是蒙文手抄的,封面上没有书名。宋葭匆匆扫了一眼,见其中赫然写着“苍狼白鹿”之名,便又不动声色把书合上了。

“前天夜里你们离开院子,留下郡主一个在院内,待到昨日清晨,你们再进院子里来,就发现郡主没了踪影。如果这就是全部的经过,那最多只能确定,郡主是在这个院子里不见的。至于那一晚这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郡主是否又重新起身离开过卧房、是否到过别的房间,至少要先把整个院子、每一间房都查看过一遍,不然根本没法说。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们众口一词,全都那么笃定郡主就是在她起居的卧房里消失了踪影呢?而且——”

他把那两本书原样放回书架上,转回身先看了一眼两个婢女,之后又看明棠,最终目光停在书斋外负手而立的昭王嘉绶身上,叹了口气:

“陛下既然硬要我来查郡主失踪这案子,那恕我必须直言,王府上怎么知道郡主没有自己趁夜离开?难道郡主所居的这内院外头,其实有人眼不错珠盯着,只瞧见郡主进去,没瞧见人出来过,所以才说,郡主就是不声不响说不见就不见了?”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