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志》018

这个人,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连番质问得俨然在审犯人,嘴上好像挺为难,其实半点不好意思也没有。

明棠直接被问住了,好一阵语塞,脸色不禁难堪。

“寒山你别这样——”

皇帝陛下还想拦着。

一直不远不近跟着的昭王嘉绶却微微一笑。

“无妨。小女失踪以前,确实是我使人在院外守着了。不止是要守她的安全,我还特意下了令,不许她出这内院半步。”

他说话时一脸坦荡,毫无惧色地直视着宋葭的眼睛,停顿片刻,也不等盘问,就径直自己解释下去:

“因为小女自幼性格执拗泼辣,一向不服管束,听说家里要为她择婿,当日便要离家出逃。我只能禁她的足,免得她不知天高地厚,在外闯出祸端来。”

宋葭闻言心情复杂:“……郡主不愿盲婚哑嫁,也是人之常情。王爷如此疼爱郡主,为这个就要把郡主关起来,也太严厉了吧?”

昭王嘉绶摇头:“小女当日提刀牵狗,扬言要去把家里为她挑选的夫婿一刀杀了,永绝后患。我若不把她关起来,此人现在,凶多吉少。”

说这话时,昭王殿下还特意用怜悯同情的眼神多看了宋葭几眼。

宋葭好一阵无语,想起这倒霉催的“夫婿”正是他自己,后颈都凉了,下意识抬手捂住。他扭头去看明棠,见明棠正看天看地,一副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这皇帝陛下,明显对他多有隐瞒,诓他来查明华郡主的下落到底为的什么,可还不好说。

宋葭心里愈发起疑,面上仍然不表,就先又往明华郡主的卧房去看。

这卧房屋中明显是精心打扫过的,瞧不出半点异样,就算曾经有过,如今也早已没了。

这小郡主并不是自己一个从王府里逃出去的,必是有人里应外合帮了她。

只是这帮她的人究竟是谁?又为的什么?倘若他就此把事情戳破了,究竟合适不合适?

宋葭下意识又多看了明棠好几眼。

皇帝陛下仍是一张“朕什么都不知道”脸。

“……你妹要杀我这事儿,你之前也不知道?”宋葭凑近过去,小小声和明棠咬耳朵。

明棠耳根子顿时红了,眼神一阵慌乱。

“她说气话,当不得真的。”

他也不知是心虚还是如何,情急之下,竟然一把抓住宋葭的手,嗓音都软下来。

“她就是个刁蛮丫头,你别和她较真儿。有些事儿,我回头再跟你解释。”

宋葭心道:我哪里是和一个见都没见过的郡主较真儿,明明是和你较真儿来着。偏你这回满嘴里半句真话也没有,把我骗来也就罢了,心里究竟什么打算一样也不和我说。

如是一想,越想越气。

宋葭干脆冷着脸,直接把被明棠抓住那只手抽回来了。

明棠一怔,眼中顿时溢出许多委屈,又追着想把他抓回来。

宋葭看也不看就一巴掌拍开这只龙爪,半点面子也不给。

明棠还想再拉扯。

宋葭狠狠瞪他,示意他扭头往一边看。

明棠下意识顺着一望,就看见自家跟来做大家长的四皇叔正黑口黑面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那只不安分的爪。

四叔明显是又在嫌他了。

这情形叫明棠瞬间猛醒过来,连忙缩回手不敢再闹,可心里总又不甘,于是又偷藏在身后从袖子里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拽住宋葭衣角。

这孩子脾气的举动顿时让宋葭哭笑不得,有再多气恼也没办法冲着这祖宗来了,只得兀自深深吐息一轮,强按下去。

然后,他又转面去问昭王:

“既然如此,不知昭王妃殿下现在何处?能不能请来容我问几句?”

话音未落,昭王嘉绶脸色骤然微变。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