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1)

Day 1.

“年轻人,不要企图搞美术,记得伐?”

“老大,你不要乱用‘搞’字!”

—1—

有时候,他的一天,会这样开始。

他坐在清晨的马桶上,百无聊赖刷手机,在常去的小组看见一个求助帖,标题是:《爱上PY了怎么办?》

他愣了一秒,裤子都没来得及穿上就直接笑出腹肌。

“这有什么好求助的,爱上屁/眼就去捅呗。谁拦着不让了?”他喊阿谢来看热闹。

阿谢在各种嫌他屎臭不肯靠近之后,终于还是一脸高冷地过来瞥了眼他的手机屏幕,然后冷笑,“你先把自己那什么擦干净,裤子穿好,再看看?”

于是他从善如流地从厕所钻出来,又被踹回去仔仔细细洗了个手,经过阿谢的严格检查——从香味上确定他真的用过洗手液了,才终于能伸长手脚葛优躺在沙发上,捏着手机,眯起眼,一个字一个字往下念。

“‘为·什·么·你·们·都·有·P·Y’……卧槽,这不是废话?没屁/眼活得到学会刷群组的这一天吗?!”

他在沙发上笑成一只死狗。

“……你满脑子除了那啥还能有点别的东西不?”阿谢高冷地在餐桌前打包双人份早餐包,转过身,扔给他一份,同时飞他一记白眼,“来,跟我一起念,p——ao——炮——y——ou——友,炮友。”

他歪在沙发的凹陷里,认真严肃地思考了一秒,问阿谢:“你说,我满脑子都是屁/眼比较正常,还是满脑子都是炮友比较正常?”

然后他就被阿谢揍出了家门。

—2—

他被阿谢揍了,顶着一只熊猫眼去上班。

刚进公司门,被同事问:“你眼睛咋了?”

阿谢替他回答:“我揍的。他拉屎不洗手。”

“我洗了啊!你闻,味儿还在呢!你闻啊!”他愤怒地把手伸到阿谢鼻子下面,觉得自己被冤枉了。

同事纷纷侧目,各种后背紧贴墙壁和卡座,让开一条道。

阿谢冷冷瞥他一眼,挂着“这人我不认识”脸去美术组的地盘了。

他追在阿谢背后吱哇乱叫,然后被“策划与狗,不得入内”的结界反弹出一百米,灰头土脸爬回策划组的工位。

组长一脸沧桑地捧着普洱茶,向他投来慈祥的目光,“D仔昨天给美术组改了三回需求。”

“哦。”

“美术组昨天下班聚餐,把D仔也叫去了。”

“哦?”

“然后D仔就酒精中毒进医院了。”

“那么惨?”

“D仔没做完的怪物开表和特效开表,已经都离线发给你了。”

“……”

“今天下班之前做完。”

“……”

“年轻人,不要企图搞美术,记得伐?”

“老大,你不要乱用“搞”字!”

他恨恨从包里掏出已经压扁的早餐面包,咬了一口,从屁兜里摸出手机。

他微信阿谢:中午吃啥?

阿谢:前台订盒饭。

他:又吃盒饭?

阿谢:十八线小创业公司,一个项目都还没上线,就这点破薪水,要啥自行车?

他:我想吃鸡排。

阿谢:吃死你算了。

—3—

他去找前台美眉定盒饭。

他问前台美眉:“阿谢中午定的啥?”

前台美眉查了一下单子,“鸡排饭。”

他说:“啊?他没订地三鲜?”

他想了一下,说:“那我定地三鲜吧。”

前台美眉看着他,露出诡异的微笑。

午饭的时候,他捧着地三鲜在写作会议室读作午餐室等阿谢。

阿谢拿着鸡排饭进来了。

他期待地看着阿谢。星星眼。

阿谢在他对面坐下,打开鸡排饭,自己吃了起来。

他好震惊,“你没打算跟我换啊?”

阿谢白眼:“我为什么要跟你换?”

他眼巴巴望着阿谢的饭盒,舔了舔嘴唇,“……我想吃鸡排。”

阿谢终于夹了一块鸡排扔进他饭盒里。

他屁颠屁颠地夹起一块茄子,“分你地三鲜!”

阿谢抱起自己的饭盒,“谁吃你口水。”

“我还没吃呢!干净的!”他气呼呼地委屈。

“好好吃饭!几岁了?”阿谢皱眉。

会(午)议(餐)室里,其他同事都埋头默默吃瓜,啊不,是吃饭。

“切,死洁癖。”他撇撇嘴,美滋滋咬了一口鸡排。

好吃啊!

—4—

新项目甲方要求做个三国题材的消消乐。

三个张飞连在一起可以怼掉一溜马超什么的。

他觉得老板竟然连这种项目都接,公司估计要完。

然而看了一眼卡债,他就怂回去乖乖提策划案了。

例行开策划会的时候,他夹带私货表达了一下他对姜维的爱。

他说:“姜维其实超帅超流弊!我最喜欢姜维!!你们不要误会他!”

组长表示不屑:“姜维那么小众,做主要角色你打算卖给腐女玩?”

他在心里说:除了腐女,谁他妈还要玩这种糙汉叠糙汉的游戏……

他满脸堆笑问:“那你们都喜欢谁嘛?”

组长说:“吕布啊!!纯爷们!”

策划A (男) 说:“我喜欢关羽呢……”

美术B (男) 说:“赵云啊!赵云帅啊!”

程序C (男) 说:“你们真的不考虑周瑜吗?而且周瑜也可以圈腐女玩家啊!”

然后大家都看着阿谢:“你喜欢哪个?”

阿谢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我是正常人,我喜欢貂蝉。”

阿谢说:“我不了解你们腐圈。”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散会之后,他不死心地去问前台美眉:“姜维、吕布、关羽、赵云、周瑜……这几个你比较喜欢哪种方案?”

前台美眉捧脸:“可是我站曹郭啊!”

他愣了一下,“曹……曹芸金X郭德罡?”

前台美眉又送了他一只熊猫眼。

—5—

他下班回家瘫在沙发上敷他的熊猫眼。

阿谢在厨房做饭。

他跑去歪在厨房门框上围观。

啊,闻见了炸鸡腿的香味。

他忽然想起害他加班赶开表的D仔。

他问阿谢:“如果我找你改需求会被打吗?”

阿谢一边熟练地打鸡蛋一边说:“会啊。”

他咂嘴,“你们美术能不能不这么凶残?”

阿谢“啪”得拍碎了一根黄瓜,“你们策划能不能不天天乱改需求? 刚画完又他大爷的要重画,你试试?”

他下意识夹紧了大腿。

炸鸡腿出锅了。

阿谢养的猫,丸子,闻见肉味过来了。

“出去!”阿谢冲猫发出“嘶”的一声。

丸子委委屈屈地蹲在了厨房门口。

可是炸鸡腿好香啊!

他偷偷摸摸向鸡腿伸出一只手。

“出去!”阿谢冲他发出“嘶”的一声。

他委委屈屈地蹲在了厨房门口。

在丸子旁边。

丸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摇着尾巴走了。

他捂着脸,“我要退租! 这日子没法过了!”

阿谢把拌好的拍黄瓜递给他,“你自己租得起就走啊。去摆桌。”

“我租得起!”他端着盘子吭叽。

阿谢一边脱围裙一边冷哼,“以后饭也得自己做。盯着,别让丸子上桌。”

他耸了耸鼻子,瘪嘴,“我要吃鸡腿。”

阿谢拈起一只鸡腿塞进他嘴里,笑了。

“吃死你算了。”

—彩蛋—

作者说可能不会有Day 2——才怪啊!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