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4)

Day 4.

“……爸爸我错了!爸爸再爱我一次!”

—1—

星期一的早上,他惯例,被阿谢直接抓着两条腿拖下了床,发出一声惨嚎。

阿谢说:“你再不起来就自己去坐地铁了。”

他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脑袋哭诉:“我真的浑身都疼,还不都是你害的,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阿谢沉默地俯视了三秒钟,说:“……你不要讲这种奇怪的话。”

他从枕头下面露出一双哀怨的小眼睛,“就是你害的,要不是你鄙视我没胸肌——”

“你不去上班我就先走了。”阿谢扭头抬起腿,“今天上午要开例会,你不去作报告,策划案又被砍了别怪我。”

他吓得赶紧一把抱住大腿,“十分钟!不,五分钟!就五分钟!”

阿谢直接抬腿一脚,把他从卧室踹进了卫生间。

—2—

五分钟以后,他睡眼惺忪地坐在阿谢的黑蝙蝠里,叼着片已经有点发硬的面包,脖子上兜着个围嘴。

“……我能把这围嘴取掉吗?”他透过后视镜哀怨地看着阿谢。

阿谢专注地盯着前方的红灯说:“不能。敢把面包渣掉在我车里信不信我——”

“你要怎么样?你打我啊?有本事你打啊打啊打啊——”他狠狠嚼了一口面包片。

“我不打你。”阿谢侧目看了他一眼,“我让沈总把你策划案砍了。”

“……爸爸我错了!爸爸再爱我一次!”

他连忙双手小心翼翼兜住围嘴,表示坚决不能让任何一粒面包渣掉落在这个昂贵的周边上。

这天上班的路途格外的堵。

开进公司地下车库的时候,阿谢突然说:“你再叫我‘爸爸’,我不仅要让沈总把你企划砍了,我还要让他把你开了。”

他搓了搓还沾着面包屑的小手,眨了眨眼,“……怎么你琢磨了一路不说话就琢磨这个啊?”

阿谢直接把他从车里踹了出去。

“闭嘴。”

—3—

他在进会议室的时候做狗腿状捏着阿谢的肩膀说了一句:“爸爸这么早?”表情十分谄媚。

阿谢面无表情地转过椅子看了他一眼。

整个会议室一片死寂。

他看见斜对面的两个美术妹子低着头,拿笔记本遮着嘴,肩膀筛糠一样的抖。

感觉是在笑。

沈总坐在投影下面清了清嗓子,说:“你是不是忘了你俩还在公司里啊?”

沈总又说:“其实我这个人接受度还是很高的,但是,不要把奇怪的兴趣爱好带到公司里来嘛。”眼神各种复杂。

斜对面的美术妹子终于憋不住爆笑出声了。

阿谢仍然面无表情,也没有让沈总把他的策划案砍掉。

他有一点得意地把投影仪的线插在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打开熬夜赶工完成的PPT。

—4—

报告效果出人意料的好,连往常习惯性挑他刺儿的隔壁主程都乖乖闭着嘴,没说几句废话。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案子沈总已经发话说要做了。

他心里有点暗爽,一下午都哼哼着歌。

组长在他身后的工位捧着保温杯,沧桑地转过椅子,挺着圆润的啤酒肚问他:“你是怎么搞定我司最难搞美术的?好兄弟,传授一下经验,以后整个策划组都指着你混了!”

他一边噼里啪啦在Excel里敲新地图NPC的人设开表,一边随口回答:“我没有搞他啊。”

隔壁的D仔突然扭过头来,插话:“你们看,我就说他是被搞的。”

他反应了一下才把键盘掀到一边,严正抗议:“都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你们能不能不要乱用‘搞’字?”

斜对角的策划组组花突然对着电脑屏幕发出一阵爆笑。

组花靠在工作椅上回头看着他,说:“王徵,我们现在内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需要你解答一个问题,免得我们站反CP。”

他下意识瞄了一眼组花妹妹屏幕上那个公司全体女性员工单独组建的机密小组,莫名感觉后背一寒。

他问组花:“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组花说:“不能,我们迫切地需要知道真相,不然不利于公司的团结稳定。”

他想了一下说:“那你们去问阿谢吧。他不让我告诉你们。”

组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觉得不用问了,王谢可逆不可拆。”

这回,D仔也对着电脑屏幕发出了一阵爆笑。

—5—

他在回家的路上把组花说得话告诉了阿谢。

他觉得自己回应的非常机智。

阿谢一路都没说话。

推开家门的时候,他问阿谢:“为什么她们会觉得咱俩可逆呢?”

阿谢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仰天捂住了脸,“我真的想把你脑袋按在浴缸里——”

他眨眼想了一下,“好让我醒醒脑?”

阿谢看了他一眼,“不,是让你听听你脑子里海浪的回音。”

—彩蛋—

当天晚上的浴室里,传出了一连串的惨叫。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