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8)

Day 8.

“沙发床睡得舒服吗?”

—1—

阿谢最近对他态度很差。

他是在被组花提醒之后才发现的。

其实,阿谢也不是只对他一个人态度差。

而是对所有人态度都奇差无比,看谁都不顺眼,见谁怼谁。

“为了我司全体同事的安全,王徵你能不能舍小我为大家赶紧去哄一下?”组花和前台美眉这样说。

“安啦,美术大佬们就是这样的嘛。没有拿刀捅我们策划狗已经很客气了。”D仔回想起被美术组灌酒灌进急救室的恐惧,哆嗦着吐槽。

组长抱着保温杯,沧桑地摸了摸额头左边的伤疤,叹着气说:“王徵啊,这回新的立绘和场景修改需求,你等下去美术组那边沟通一下,好吧。就你去吧。要是他们不答应改,你就不要回来了。”

他直接打了个冷战,差点没直接从工位上摔到地上,有种被自己人捆起来卖了的悲怆感。

虽然他也不太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

—2—

D仔在讨论组里发来一个“(๑·̀ㅂ·́)و✧加油”的颜文字表情。

组花紧跟着说:“虽然我也很希望王徵赶紧去修复一下大神的怒气槽,但是老大你这样甩锅是不是有点不够义气?”

D仔说:“你来得晚,不知道,老大额头上那个疤就是以前跟美术组battle的战损!”

他觉得很惊奇:“这么大八卦,我怎么也不知道?”

组长把保温杯一方,直接回复:“胡扯!我这是上个星期被我老婆拿靴子扔的!”

D仔:“……”

D仔:“老大,你做了什么?嫂子为什么要对你使用当世最厉害的暗器?”

组花:“嫂子好帅,我辈典范!”

D仔:“老大你是不是出门遛大侄子光顾着打PSP,结果把大侄子遛丢了,才遭此暴击?”

组长:“你们能不能对老年人友好一点……再摸鱼聊天都跟王徵一起去美术组开荒!”

你的好友组花下线了。

你的好友D仔下线了。

他看着瞬间冷场的讨论组,想了一下,反射弧过于长地发了一句:

“大家中午都想吃啥?有没有大佬能带我蹭饭!”

组长:“你中午请谢喆吃饭吧。大家给你众筹。”

—3—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中午要请阿谢吃饭。

策划组一共给他众筹了233元人民币。

他想了一下阿谢平常吃饭的价位,再想了一下自己的卡债,问阿谢:“咱们能不能吃个便宜点的?”

“吃肯德基吧。挺好。”阿谢脸上基本没什么表情。

他拉着肯爷爷家的大门把手羞涩了一秒,“说基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阿谢直接扭头就走了。

—4—

他买了233元人民币的肯德基外卖带回公司。

在听他讲述完这次失败的饭局之后,整个策划组都陷入了沉痛之中。

组花痛心疾首地瘫在桌面上说:“王徵,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情商最低的人。”

D仔对组长说:“老大,不然你再重新考虑一下?我觉得王哥完成不了这个突破任务。”

组长表情凝重地沉思,“现在只有一个人能救场了。”

他好奇地问:“谁啊?”

然后就被组花一击飞来白眼拍死在原地。

—5—

当天下午组长去找沈总开小会了。

然后沈总就找阿谢开小会了。

他各种忐忑地蹲在沈总办公室门口啃手指。

他还企图偷听来着,但是隔音效果太好了,根本啥也听不到。

中途阿谢突然把帘拉开,站在玻璃那边低头盯住他看了三秒钟,又把帘拉上了。

当时他正挤眉弄眼趴在墙上拼命想要偷听,顿时吓得整个人都僵直了,整整三秒,保持贴在玻璃墙上的姿势没动过,宛如一张人形壁画。

感觉像摸进龙洞的大舅突然看见史矛戈睁开了眼。

从沈总办公室里出来以后,阿谢对他说:“赶紧把需求发过来,别磨磨蹭蹭的,立绘还好说,改场景很麻烦的。”

他感恩戴德地只想一把抱住美术爸爸的大腿。

阿谢又说:“你们策划以后能不能不要老改需求?”

他条件反射地缩回手,下意识护住了最容易被捅的“心腹要害”,咽了口唾沫,顽强地回答:

“不能。”

阿谢眯眼盯住他,又看了三秒钟,甩手又走了。

—彩蛋—

晚上他洗完澡趴在沙发床上打游戏。

阿谢从卧室里出来倒水喝,路过他,忽然踹了他一脚。

阿谢问:“沙发床睡得舒服吗?”

他一边上蹿下跳地拉风筝,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舒服啊。特别舒服。”

“那睡着吧。”阿谢又踹了他一脚,回卧室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他的三明治早餐没有了……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