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10)

Day 10.

“《毒液》真好看!”

—1—

关于半夜被蟑螂吓得夺路狂奔直接逃到阿谢床上这件事,他本来是打算假装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他在上班时间摸鱼翻看一条名为《家里有蟑螂怎么办?》的问答,被组花发现了。

组花很惊恐地问他:“办公室里闹蟑螂了吗?”

他说:“不是啊。是我们家。”

于是组花就更惊恐了。

一分钟以后,他把阿谢家里搞得出现了蟑螂——这则Breaking News就传遍了全公司女性员工组成的各个大小讨论组。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他还是有一点在意的。

他问组花:“你们怎么这么默认绝对是我搞的啊?”

“不然呢?除了你还能是谁?”组花指着他桌面上放了三个星期还没扔掉的空酸奶盒冷笑。

他赶紧心虚地把酸奶盒扔进垃圾桶。扔进去之前还下意识闻了闻。味道确实不怎么好。

“你重点也太歪了吧。”组花语重心长恨铁不成钢,“你到现在都还没被扫地出门说明谢总对你是真爱啊!”

他一口水差点直接喷在电脑屏幕上。

他说:“你们对我和阿谢的关系有误会。”

D仔仗义地扭过头,趴在工位的椅背上,义正辞严数落组花:“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你还是不是策划组的人?”

组花理直气壮,“我这是替他担心好吗?就因为我是策划组的人,我很怕他明天就得出门睡大街啊。”

组长沧桑地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热茶,点点头,“现在房子不好租吧。”

他无力地一头栽在桌面上,发出虚弱地哀嚎:

“有没有人听我说话啊。”

当然没有。

—2—

组花和前台美眉作为他的狗头军师二人组,一致认为,他如果再不赶紧哄得阿谢开心,接下来可能要去睡天桥的几率就会直线上升。

他觉得很紧张。

因为阿谢这个人真的很难哄。

送礼吧,阿谢什么都不缺。

而且阿谢用什么东西都很挑,随便一个扔手边瞎用的东西都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他感觉自己的卡债在哭泣。

但是组花和前台美眉都一脸嫌弃他的样子。

前台美眉一边叹气一边说:“王哥,你身为一个游戏策划,这策划能力真的让人担忧……哄人开心根本不需要花很多钱啊!你让玩家开心是需要大幅提升开发成本的吗?老板为什么还没开掉你哦!”

组花在一边同情地俯视他:“王徵,你之前是不是还交了一个乙女游戏的提案,然后还神奇地通过了啊。我觉得你这个case药丸。你根本没有攻略常识。”

他很不服气。

他说:“我怎么不会攻略?我可是把各种GAL GAME CG全部集齐的男人!”

组花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头上。

“那你应该知道互动越多好感度涨越快这种基本常识吧?!”

他揉着头顶鼓起来的大包,觉得自己忽然开悟了。

也可能是开瓢。

—3—

他决定增加自己和阿谢的互动,晚上请阿谢去看新上映的《毒液》。

听说这是一个失业记者忽然有一天get了一个特别牛X的室友,于是开始了每天和室友相亲相爱合二为一的新生活的故事。后来室友还给记者生了猴子。

他虽然不是漫威粉,也感觉这个给他剧透的人可能没去影院买票,而是在P`ornhub上看的。

但不管怎么说,一起去看电影,是可以刷新好感度的经典任务。

于是他买好了电影票,在微信上给阿谢发了个可爱的土味输入法自带表情,说:“晚上下班去看《毒液》啊。票我已经定好了。”

然后他就很焦虑地盯着手机等阿谢回复。

过了十分钟,阿谢才“叮”的一声给他回了消息。

内容特别简单:

“不去。我是DC粉。”

—4—

他只好灰头土脸地又打开订票APP,想把票退了。

然后才发现特价票不能退。

于是他不死心地又发微信给阿谢说:“我票都买了……一起去看嘛!”

又过了十分钟,阿谢还没有回消息过来。

于是他气愤地发了第三条微信说:“你不去算了!我找D仔一起去!下班你自己回家吧!”

这回只用了半分钟,阿谢就回消息了:“晚上用给你留门么?”

他理直气壮地回复说:“不用!我有钥匙!”

三分钟以后,阿谢慢悠悠发来一句语音:“D仔今天要加班。还是我勉为其难地陪你去吧。”

—5—

他有一点好奇地扭头问D仔:“你今天要加班吗?”

“没有啊。我为什么要加班?”D仔满头雾水。

然后D仔打开了他的OA系统。

隔壁工位传来了D仔的哀嚎。

“为什么我今天发过去的需求文档全部被美术组驳回了啊?!搞毛啊?!!”

“美术大佬嘛。就是这样的。”组长用过来人特有的慈祥沧桑眼神同情地看了D仔莫名中箭的膝盖一眼,残忍地说:“加班改需求文档吧。今天一定要全部改好。”

他缩在自己的工位上想了一下,觉得这种时候沉默是金。

—彩蛋—

《毒液》真好看!

他真心这么觉得。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