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17)

Day 17.

“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让你来哄我?”

—1—

他的女性向游戏终于做好前期策划要正式进入第一阶段开发了。

他觉得很紧张,紧张到连和阿谢之间的小别扭也顾不上了。

好在阿谢最近似乎也缓和了很多,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频繁对他释放“冻死你不偿命”气场。

阿谢甚至可以说对他很友好,还经常给他做好吃的。

虽然阿谢以前也没有真的对他不友好就是了。

但总之有哪里不一样。

他自己也说不太上来。

—2—

关于这一点微妙的变化,他的狐朋狗友D仔说:“可能是你上次戳穿了他其实很讨厌你的真相,他心虚了!”

刚说完就被组花和前台美眉一顿混合双打。

组花找组长诉苦:“老大你管管D仔!不要让他再拆CP了!维护我组和美术组的良好关系人人有责好吧!”

前台美眉就更简单粗暴一点了,直接说:“拆CP,死全家!”

D仔反驳说:“我啥时候破坏我组和美术组的良好关系了?”

组花还他一个白眼:“你天天被美术组退需求加班真的不冤。”

组长抱着保温杯沉思了一分钟,一脸沧桑地靠在座椅上看了看他,然后又看D仔,发话:“虽然说,和亲这种事确实不怎么人道,但是大唐送公主去和亲,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对吧。牺牲她一个,幸福千万家。”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反对牺牲女性权益的组花和前台美眉竟然在这个微妙的时刻双双拼命点头。

他皱着眉头琢磨了半天,问组长:“……老大你说啥呢,我怎么没听懂?!”

话还没说完,组花就从后面拍了他的后脑勺一巴掌,“老大的意思就是,让你别扭捏了,赶紧好好嫁到美术组去,幸福我们全组。”

他原地呆愣了一百八十秒,发出一声哀嚎:“啥玩意儿?!我就是那个被送去‘和亲’的啊?!”

—3—

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也不错。

毕竟他是全公司唯一一个可以跟阿谢睡一张床的人。

那让他承担起哄阿谢开心为策划兄弟们谋福利的重大职责,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不然美术爸爸们发起威来,他们这些命贱如狗的策划还怎么活。

看看可怜的D仔,每天加班到深夜,哭都不知道找谁哭。

虽然他也不是很懂阿谢为什么每天都要打回D仔报的需求吧。

但“要想活命,先哄美术”的道理,作为一只资深策划狗,他还是知道的。

—4—

于是他只挣扎了一秒钟,就一脸悲壮地点提出了最后一个疑问,:“可是哄美术大佬们开心很费钱的哎,你们给我众筹吗?”

前台美眉笑到脸疼,“王哥,你怎么还主动索要‘嫁妆’的吗?我可以先出一百!”

D仔惊叹怪叫:“作为一个每天化好妆穿着萝装小裙裙开车上班的前台,你是不是家里真的有矿!”

组花嫌弃地撇了撇嘴,说:“还记得上次把全组人都吃到吐的K记吗?”

一瞬间,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回忆起被K记炸鸡翅支配的恐惧……

除了他本人。

组长坚定地皱着眉头说:“众筹是没有众筹的,再也不会有众筹了。”

他觉得好委屈。

他垂死挣扎地看着他的兄弟姐妹们说出了这辈子最欠揍的一句话:

“可是……K记好吃啊!”

然后就毫无疑问地被全策划组成员群殴乱打了。

前台美眉大笑着用前后两千万记录了这个经典的瞬间。

—5—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一边啃鸡腿,一边委屈兮兮地把这件事说给阿谢听。

阿谢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又多夹了一个鸡腿到他碗里,说:“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让你来哄我?”

他看着碗里多出来的大鸡腿,幸福地两眼只冒泡泡,想也没想就回答:“因为咱俩关系好啊!”

阿谢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他啃鸡腿,看了一会儿,又问:“那你为什么会觉得哄我需要钱呢?我看起来缺钱吗?我让你给我花过钱吗?”

他嘴里还叼着没啃完的半只鸡腿,眼见阿谢直接把筷子放下了,吓得一个激灵直接躲到了餐桌底下。

—彩蛋—

往洗碗机里塞完今日份的餐具之后,他在票圈哭诉阿谢今天又吼他了。

组花一秒跟进,在票圈给他推荐了首歌,李玟的《暗示》,让他好好听听,听完把自己洗洗干净麻溜地该干嘛干嘛。

于是他一边洗澡一边拿手机外放着这首歌也就单曲循环了十几二十遍吧。

结果才出浴室门,还没来得及继续发票圈问组花为什么让他听这首歌,手机就被阿谢没收去塞在丸子的肚子底下了。

丸子稳如泰山地趴在他的手机上,用嫌弃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说什么也不肯把手机还给他。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