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18)

Day 18.

“上班打卡是什么?根本不记得。”

—1—

单曲循环了十几二十遍《暗示》的后遗症就是……他接连好几天上班的时候都会毫无意识地开始哼哼这首歌。

组花每天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他原本以为组花是充分理解了他为了整个策划组的明天在阿谢的魔爪之下受到的“惨无人道的摧残”,故此向他投来感激的注目,于是向组花哭诉阿谢和丸子联合起来欺负他的故事。

组花认认真真听完之后眼神彻底从同情变成了沉痛。

—2—

他连续哼了三天《暗示》之后,组花终于忍不住问他:“策划组人那么多,你觉得我们为什么让你去承担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啊?”

他挠头想了半天反问:“对啊,到底为什么啊?”

组花摇头扶额:“苍天啊!我真的觉得谢喆好可怜啊!我要爬墙抛弃这个糖里拌着玻璃碴的CP了!”

他想来想去都觉得完全不可理解。

明明他才是每天都被阿谢欺负得很惨的那一个,为什么组花反而要同情阿谢?

当然说“很惨”确实有一点夸张啦。

充其量也就一般惨而已。

比如经常被嫌弃,或者被踹什么的。

—3—

当天下班的时候,他因为在车上忍不住开始哼哼“暗示”而在眼看快要到家的时候被阿谢踹下了车。

阿谢“壕无人性”地开着他的蝙蝠侠周边扬长而去。

他一个人在寒风瑟瑟里一边哆嗦一边吸溜着鼻水往家走,然后在路边发现了一只流浪狗。

那是一只小小只的小奶狗,浑身黑漆漆的,只有两只眼睛很明亮,和他一样,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瑟瑟发抖。

于是他就把狗抱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他还决定要给小奶狗起名叫烤肠。

因为听起来和丸子比较配。

—4—

结果脏兮兮的他就抱着一只脏兮兮的狗回家了。

其实他本来也不算特别脏,主要是因为抱了狗。

到家的时候,阿谢正在厨房做饭,听见他进门的声音,就从厨房探头往外看了一眼。

正好看见他怀里抱着一只黑漆漆的狗站在大门口。

“……”阿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吓得两手一抖。

他以为他把烤肠掉地上了。

其实是烤肠自己跳下地的。

然后,烤肠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卧室,一秒跳上了床,带着满身泥水,在阿谢昨天刚新换的被子上舒舒服服打了个滚……

虽然他觉得烤肠冲刺、跳跃、旋转的姿态还挺矫健吧……

但是……

他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寒颤,莫名觉得自己离死期不远了。

—5—

阿谢从厨房门口走过来了,看了看床上的泥水和狗,扭脸皱眉看着他。

他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在被窝里打滚的烤肠,有点发懵。

烤肠在床上做了个三百六十度自由转体,冲着他们俩摊出肚皮,发出了清脆的一声“汪”。

丸子优雅地走过来,嫌弃地看了一眼这个惨不忍睹的车祸现场,甩着尾巴跳到了猫爬架的顶上,开始发出威慑的低吼。

阿谢持续皱着眉头盯住他看了三分钟,什么也没说,转身又回厨房去了。

—彩蛋—

一整个晚上,他都蹲在卫生间里洗床单和被罩。

手洗的。

因为阿谢说不洗干净不让睡。

且阿谢的床单被罩上面都有手洗标签。

结果第二天早上他就因为熬夜洗床单被罩在浴缸里睡着了……

上班打卡是什么?根本不记得。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