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19)

Day 19.

“美术大佬不愧是美术大佬……这么猛的吗!”

—1—

他在因为通宵洗床单洗被罩而迟到的当天中午抱着前台美眉的大腿哭诉阿谢一点都不心疼他,竟然真的让他一宿都没能睡成,累得他都直接在浴缸里睡着了。

前台美眉表情十分复杂地看着他,斟酌了好半天措辞,说:

“王哥,虽然我喜欢吃糖,但你这个撒法真的有点齁……”

他想了半天都没能想明白,为什么他洗了一宿床单被罩没能睡觉这种惨绝人寰的事竟然是糖,只觉得妹子的心思果然深不可测。

—2—

他又在午休时间对组花哭诉了这件事,顺带哭诉前台美眉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原本在躺椅上戴着眼罩准备午睡的组花听完直接笑得滚到地上。

D仔在一边幽幽地感叹:“美术大佬不愧是美术大佬……这么猛的吗!看长相看气质真的看不出来啊!”

组花笑够了一百八十秒,从地上爬起来说:“王徵你是不是傻。”

组花又说:“要不是我们都知道你傻,简直要相信你是故意来炫耀的。”

他真的满头雾水。

于是他问组花美眉:“我到底哪里傻?”

组花哽咽半晌,说:“被狗尿过的床单被罩直接扔掉好了。反正谢大佬又不差钱。你为什么要洗通宵……”

他忽然觉得组花说得好有道理。

—3—

因为他直接迟到了半天没来上班,沈总都亲自找他谈心了。

他们公司施行弹性工作制,只要不是太过分,沈总一般是不管的。

之所以会亲自过问,他觉得,沈总可能是对他有什么意见,所以特意找他来幸灾乐祸的。

其实他早就这样怀疑了。虽然阿谢一直嘲讽他想太多。

但是沈总在问完他到底怎么回事之后说了两句很令人深省的话。

沈总问他:“你有这个精神洗床单被罩,为什么不先把狗洗干净?狗还是脏的,你洗床单被罩有屁的用。”

沈总甚至毫不顾及霸总形象的使用了“屁”这个字。

沈总还嘲笑他说:“谢喆这个洁癖没把你直接扔门口垃圾桶真的是真爱吧。你好好思考一下。”

从沈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超级沮丧。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有点傻。

—4—

直到下班的时候,他才发现阿谢都没等他就提前走了。

他只好自己挤地铁回家,一路上心里各种忐忑,忍不住开始盘算,万一阿谢生气了,真的要把他赶出去,就他那点薪水到底能不能自己租得起房……

于是他就在明天可能就要睡大街的惶恐中小心翼翼打开了家门。

他埋着头满屋子找了一圈阿谢,发现床单被罩果然又换了新的,而阿谢关着门在卫生间里,也不知道在干嘛,就听见哗哗的水声。

他硬着头皮在卫生间门口犹豫了半晌,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敲了两下门。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磕巴好一会儿,干巴巴地说了一句:

“你别生气好不好……是我错了!”

然后卫生间的门卡巴一声打开了。

他条件反射后退一步,惊恐地看见阿谢抱着一只白色的狗站在门口。

他愣了好半天,惊疑地问阿谢:“……烤肠呢?”

阿谢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说:“这就是烤肠。”

他于是直接惊疑转惊恐了。

他说:“不可能!烤肠是只黑狗啊!”

阿谢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你是不是真的傻。昨天看着像黑狗那是脏的。洗干净了。是白狗。”

他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总说得对,阿谢没把他直接扔门口垃圾桶确实是真爱。

—5—

阿谢把烤肠抱到沙发上吹毛。

他小心翼翼地蹲在旁边看着,揣测阿谢现在的心情。

丸子在旁边走来走去,不高兴地发出怪声,时不时对着烤肠哈气。

烤肠倒是一脸很享受的样子,瘫软在沙发上任由阿谢随便摆弄。

阿谢是个猫党,一向没有那么喜欢狗。

喜欢狗的明明是他。

可是他竟然莫名觉得阿谢给烤肠吹毛的样子特别温柔。

而且特别好看。

满满的全是爱。

其实阿谢的眉眼长得特别好看,让他看着心里特舒服。

可是他干嘛觉得阿谢好看呢?

毕竟阿谢又不是个妹子。

他于是用力摇了摇头,怀疑自己是不是惊恐过度脑子坏掉了。

—彩蛋—

当天晚上,烤肠就特别自来熟地跳上床和他们一起睡觉了。

丸子气疯了,窝在阿谢头顶不爽地拼命叫唤。

可是阿谢竟然也没赶烤肠下床,而是任由烤肠窝在脚头踏踏实实地睡得翻出了白肚皮。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