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23)

Day 23.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个爱好啊。”

—1—

阿谢真的把烤肠带去咔嚓了。

毫不留情。

烤肠很萎靡,仿佛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连出门去跟小博美玩的热情都没有了,每天窝在家里,企图舔伤口。

于是阿谢就给烤肠戴上了耻辱圈。

被耻辱圈框住的烤肠“呜呜”哭个没完,连带他的心情都跟着哀伤起来。

他忍不住问阿谢:“烤肠都还没有谈过女朋友,是不是咔嚓得也太早了?”

阿谢淡定瞥了一眼他两腿之间的某个位置,反问:“你觉得谈女朋友很重要吼?”

他顿时吓得浑身一紧,莫名感觉蛋有点疼。

—2—

他本来惯例想找组花当知心姐姐。

结果发现组花和公司里的美术妹子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前台美眉也在其中。

妹子们头碰头聚在一起,在手机上传阅什么东西,全都偷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超好奇,凑上去也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让大家这么开心。

结果妹子们一瞧见他过来立刻“嘎嘎嘎”得笑着散了。

他有一点委屈,觉得自己被妹子们排挤了。

组花安慰他:“不给你看是为你好,怕把你吓死了。”

他还是很受伤:“我可是全策划组唯一一个直面美术大佬炮火的人,哪有那么胆小!”

组花翻了个白眼:“你真的想看啊?”

他用力点头。

组花想了一下,发了个打包文件夹给他:“那你做好思想准备。”

他看了一眼,发现文件夹的名字叫——王谢王合集。

—3—

组花,一个大写的RPS大手子。

文件夹里不但有组花写得文,还有美术妹子们配的插图和条漫。

全部标记18X。

他在好不容易弄明白RPS什么意思之后,依然英勇地摸鱼了一整个下午,把文件夹里的图文全部看完了,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全屏伤害。

组花说:“早就说不给你看,你自己非要看!”

他一脸便秘的表情:“为什么美术妹子们站谢王的比站王谢的多啊?为什么!”

组花:“……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吗???”

他条件反射把下午看到的关于他和阿谢的各种“体位”的描写和配图都重新回忆了一遍,觉得……好像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组花同情地看着他:“王小明你真的没救了你知道吧。”

—4—

吃完晚饭以后,阿谢在往洗碗机里塞碗,他撑得肚子都圆了,瘫在沙发上招猫逗狗。

阿谢从厨房里出来,一边脱围裙,一边问他:“你白天跟我们组的妹子凑在一起干嘛呢?”

他本来正左手丸子右手烤肠,听见这句话,脑内忽然闪过各种下午看到的关键画面,就忍不住开始傻笑。

阿谢把围裙扔到一边,也在沙发上坐下来,狐疑地看着他。

他赶紧说:“没什么。看她们写的小说画的漫画。”

阿谢:“哦,什么小说漫画啊?”

他:“呃……不告诉你。”

然后他就忍不住傻笑的更厉害了。

可能是他笑得实在太傻了。

阿谢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电视柜跟前,拿起了他吃饭前随手扔在柜子上的手机。

—5—

他洗完澡耸头耸脑地顶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阿谢还在拿着他的手机看,每一个字,每一张图,都不放过。

他大气也不敢出,溜进卧室就拿被子蒙住头。

好不容易,他听见阿谢终于去洗澡了,也不知道是看完了还是看腻了。

他赶紧屁颠屁颠地溜出去,把自己的手机偷回来,塞到枕头底下藏好。

阿谢今天洗澡洗得有点久。

他不知道为什么死活睡不着,但感觉不睡觉反而好像在等什么一样,更奇怪,只能感觉微妙地在床上辗转反侧。

然后他听见阿谢洗完澡出来了,进了卧室。

他竟然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赶紧闭紧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阿谢上床的时候把柔软的床垫压得凹陷一块。他就在他那半边跟着摇晃了一下,下意识连呼吸都屏住了。

他以前都没在意过,原来阿谢睡在他旁边是一件这么让人紧张的事情吗!

他感觉阿谢凑近过来了,就在他身后,带着刚洗完澡潮湿的体温和沐浴露好闻的清香,意味不明地感慨:“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个爱好啊。”

“我不是……才没有!”他条件反射翻身想解释。

可能是猛扭回头的动作太大了。

也可能,是他判断距离的能力有点差。

所有的解释都在彼此的嘴唇近到只相差一毫米的瞬间戛然而止。

阿谢的嘴唇很好看,线条完美,色泽鲜艳,看起来就觉得很柔软,就像画里的一样。

阿谢的眼睛也很好看,在夜晚的温暖灯光辉映下格外明亮,目光里含着笑,居高临下俯视他,笼罩他。

他紧张得都要窒息了,却依然能感觉到阿谢温热的气息轻柔地喷吐在他的脸上……

他也不知道这个状态究竟维持了多久,是一秒钟,或是一个世纪。

但是烤肠进卧室来了,戴着耻辱圈,不满地在床底下又叫又跳,要求被抱上床睡觉。

一直团在床头柜上仿佛睡着的丸子不高兴了,轻盈跳下地,踩着猫步走过去,一爪子挠在烤肠被耻辱圈环绕的狗脸上,发出呵斥的“哈”声。

烤肠更委屈了,开始趴在床脚下“呜呜”哭个没完。

阿谢的表情好微妙,像是无奈叹了口气,也一巴掌拍在他还半湿不干的脑袋上,骂:“赶紧把你那头杂毛吹了。说过多少次了。又头疼了你可别哭。”

他只好爬起来去拿吹风机吹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特别失落。

—彩蛋—

他吹完头发再回来的时候,烤肠和丸子已经把他的位置抢占了。

一猫一狗紧紧黏着阿谢,幸福地摇着尾巴打着呼噜。

阿谢一条胳膊搂着烤肠,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阿谢闭着眼睛时的睡脸也很好看。

他在床边上站着看了一会儿,发了会儿呆,实在羡慕得不得了,于是甩掉拖鞋开始往床上挤,拼命跟丸子和烤肠抢地盘。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