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26)

Day 26.

“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

—1—

据沈总说,阿谢发在票圈那张照片在阿谢的社交圈内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他其实不是很能get沈总为啥跟他说这个。

毕竟阿谢的社交圈是个啥圈,他一共就只认识俩——阿谢本人,和沈总,没有。

然后那天早上刚到公司,他终于见到了第三个。

—2—

他本来是去找前台美眉打卡的,嘴里还叼着酸奶。

结果意外看见阿谢在公司大门外面的电梯间和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说话。

于是他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刚好看见阿谢和那个人勾肩搭背地进了电梯。

吓得他直接就把酸奶掉在了前台美眉的领地范围里。

前台美眉大怒:“王哥,虽然全公司妹子都是你们的CP粉,但是你这样也是不行的!我要把你的打卡记录都给你删掉!这个月全勤你休想拿到!”

他一边给前台美眉擦台面,一边满脑子都是刚才阿谢笑眯眯搂着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就走了的画面。

那个人看起来瘦瘦高高的,穿衣打扮也很贵很有品味的样子,虽然没看见脸,但可以自动脑补长得还不错。

可越是脑补对方脸长得不错吧,他就越焦虑了。

—3—

整个上午他都很萎靡地瘫在工位上,啥工作也做不下去,一个劲唉声叹气。

组花看见了,问他:“王徵你什么情况?你这是那啥不幸福还是太幸福了?不要在办公室里制造奇怪的声音好吗!”

D仔一边在电脑屏幕前面噼里啪啦打字一边说:“他刚才看见谢大神跟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帅哥搂搂抱抱地进了电梯,然后整个人就疯魔了,还把酸奶洒在前台!重点是,他竟然把酸奶洒在前台!”

组花笑得好灿烂:“你怎么知道的?”

D仔思考了一秒,警惕地看了看组花的八卦脸,一扭头:“我不告诉你!”

—4—

不定期出来东游西荡的沈总正好路过,看了一眼死狗状趴在工位上唉声叹气的他,问:“谢喆跟谁一起出去了?”

他一问三不知地摇晃了几下脑袋,表示自己不知道。

于是沈总就去问前台美眉了。

几分钟之后,全公司都听见前台那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卧槽”。

沈总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回策划组:“喂,你俩跟哪儿呢?赶紧说!不说我把你们家王狗撕票!”

他在听见“王狗”两个字的时候条件反射竖起脑袋,宛如听见自己名字的狗。

但好像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啥要被“撕票”。

—5—

沈总带着他一起去找阿谢。

据说是为了确保他不会被“撕票”,答应了阿谢一手交人一手交狗。

结果沈总拎着他也没走几步吧,出了公司大楼左拐直接进了楼下的漫咖啡。

刚进门,他就看见阿谢和刚才那个穿衣很有品长得很好看的人坐在一起。

“卧槽!谢喆你还是不是哥们儿?这你都不告我一声???”沈总骂骂咧咧地就冲过去了,吓得他瞬间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毕竟沈总平时在公司里都是一副腹黑笑面虎的样子,这种炸毛满口爆粗的样子,他确实没见识过。

那个穿衣很有品长得很好看的人看见沈总来了,直接站起身就走。

“别别别!你等一下!等一下啊!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沈总跟个大尾巴一样一路追着人家都跑了。

他觉得沈总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彻底崩坏了,有点想当场把眼珠子抠出来。

阿谢坐在座位上笑得身心愉悦,叫他过去。

他乖乖坐到阿谢身边,等着阿谢给他点他最喜欢喝的饮料,问:“那人谁啊?”

阿谢说:“顾言啊,我发小,老沈媳妇儿。”

他才刚喝了一口饮料,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全从鼻子里喷出来了。

—彩蛋—

一直到晚上要洗澡睡觉了,他还沉浸在持续震惊中。

“沈总媳妇儿是个男的?为什么啊?”这个问题,他也就反复问了百八十回吧。

阿谢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就是呗。有什么为什么的。”

他抱着烤肠,把烤肠全身的毛揉得乱七八糟,觉得对世界的认知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仿佛有什么奇怪的新大门要打开了。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