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28)

Day 28.

“……这是你自找的,酒醒了不许怪我。”

—1—

结果沈总回来上班以后果然把D仔抓进小黑屋“促膝长谈”了半天。

虽然,他觉得从他那天晚上去吃饭的观察来说,沈总被顾帅哥“爆揍”这种事八成是真的。

不过顾帅哥看起来还是下手有轻重,至少打沈总没有打脸。

他在工位上探头探脑吃了一早上瓜,等着D仔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快要吃午饭的时候,D仔终于垂头丧气出来了。

他还没来得及问D仔情况如何,就看见沈总在公司员工大群里喜气洋洋地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晚上公司团建唱K。D仔请客。”

—2—

于是剩下的半天,全公司都沉浸在欢乐气氛里无心工作。

只有D仔欲哭无泪。

组花说:“沈总这招也太狠了。多大仇。”

D仔用一脸想跳楼的表情说:“不是沈总。”

组长端着保温杯忍不住过来八卦:“那咋回事?”

D仔:“沈总本来都准备放我走了。王徵他们家谢大佬打了个电话给沈总,我的项目奖金就没了。”

组长恍然大悟,抱着保温杯又回自己工位去了。

组花同情地拍了拍D仔的肩膀:“幸亏我不跟王徵坐一起。”

“??????”他觉得好迷惑。

这事儿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3—

下班之后,大家都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地往沈总指定KTV走。

他在后面慢吞吞和阿谢走在一起。

阿谢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忍不住问阿谢:“你干嘛老欺负D仔?”

阿谢瞥了他一眼:“你很关心D仔吼?”

“没有没有没有。”他条件反射把脑袋摇得仿佛刚洗完澡的烤肠。

—4—

进了KTV,大家的麦霸本质就暴露出来了。

虽然大部分人唱歌都跑调。

沈总超豪爽,直接包了一个大多功能厅。毕竟是用的D仔的奖金,不心疼。

他在各个角落里钻来钻去,拼命吃,拼命喝。

至于唱歌什么的还是算了,他怕自己五音不全。

吃吃喝喝的时候,他发现阿谢在唱歌。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

他听得都痴迷了,脑子全部变成棉花,就手抓起旁边一杯冰红茶就喝。

阿谢唱歌真好听!比原唱还好听!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得他莫名好紧张,心脏砰砰乱跳,于是“吨吨吨”把一整杯冰红茶都喝完了,越喝跳得越厉害。

结果喝完一秒他就倒了。

组花在边上困惑地问:“……我的长岛冰茶呢?谁给我喝完了???”

他歪歪斜斜在沙发上扭动了一下,觉得,有点想吐……

—5—

他也不知道为啥只是喝了一杯冰红茶而已自己就倒了。

天花板都开始和灯球一起转的时候,他看见阿谢放下麦克风向他走过来。

他还扑腾了两下,想自己站起来,结果被阿谢单手拎住衣领,直接抓进了洗手间。

KTV的洗手间总是有很浓的熏香和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他一进去就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谢的脸开始在他的眼睛里分裂,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

他只好双手用力捧住阿谢的脸,努力让自己看清楚一点,看清楚了,就忍不住咧嘴傻乐。

“谢喆你今天长得真好看!”

他身后就是洗手台,还没关上的水龙头发出巨大的“哗哗”声响,四溅水花把到处都弄得湿漉漉的。

而阿谢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问他:“我今天会和昨天、明天长得不一样吗?”

他歪着头想了一下:“昨天也长得很好看。”

然后又想了一下,他补了一句:“明天不知道。等明天到了我再看看。”

阿谢的手伸过来,掐住了他的下巴,不知道要干嘛。

他跟被抓住嘴巴的狗一样,不爽地甩了好几下脑袋,然后把脸主动凑到阿谢的手掌心里,来回磨蹭,眯着眼露出陶醉的表情。

然后他就听见阿谢对他说了一句话。

“……这是你自找的,酒醒了不许怪我。”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宕机。

于是他就睁开眼看着阿谢,努力思考了一秒钟。

下一秒,阿谢就把他往后推了一把,整个人都向他压倒过来。

—彩蛋—

最后一个勉强可称之为清醒的意识大概是……洗手台的边好硬,比阿谢的手凉太多了。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