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29)

Day 29.

“那你再好好想想。”

—1—

酒醒的时候,他发现躺在自家的——严格来说,是阿谢的床上。然后,还没穿衣服。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先羞涩了一秒钟,然后才裹着被子爬起来去找衣服。

阳光从露台上洒进来,能烫屁股。

—2—

阿谢在客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居家办公。

他好不容易从衣柜里掏出一身居家服给自己套上了,扭扭捏捏走出卧室。

阿谢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桌上有三明治和牛奶,微波炉热一下就能吃。”

他于是红着脸自己去热了牛奶和三明治,规规矩矩坐在餐桌边上吃,吃得时候连腿都是夹着的,完全没有平时歪着横着瘫在沙发上狂吃乱喝然后被阿谢踹叫他不要把食物掉在沙发上的魔性画风。

烤肠在他脚边十分不识气氛地转来转去,等着投喂。

只有丸子依然霸气,卧在酒柜上,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3—

结果,他才吃到一半,阿谢就受不了了。

阿谢说:“……你能不能正常一点?不要弄得好像我单方面强行把你怎么样了一样好吗?”

他正在专心致志吃三明治,听见阿谢这么说,差点被吐司和火腿肠噎死。

他赶紧喝了两口牛奶,把卡在嗓子里的食物顺下去,努力尝试着解释说:“其实……昨天……后来吧……我不是很记得了。”

阿谢听完还给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记得多少?”

他很认真地回想了老半天:“就……记得咱俩在洗手间里,然后——”

阿谢:“然后怎么了?”

他又努力想了想:“然后……我就有点想吐……”

阿谢把手绘板一扔:“那你再好好想想。”

—4—

阿谢不理他了,一只在逗烤肠和丸子。

一猫一狗围着阿谢要零食吃。

阿谢喂一口零食,就教烤肠和丸子说一句他的坏话。

“王徵是猪。”

“王徵是个大笨猪。”

“王徵最烦人了,不会喝酒还瞎喝,是不是?”

谁抢答态度积极端正,可以多吃一块小饼干。

他非常狗怂地吃完了三明治和牛奶,破天荒地把餐桌都收拾干净,碗盘全部塞进洗碗机,缩在旁边冥思苦想。

—5—

他给组花发微信求救,问:“昨天后来到底发生啥了?”

组花:“发生啥了?你把我的长岛冰茶喝光了!一口都没给我留!你别跟我说话!”

他只好又去问前台美眉。

前台美眉说:“昨天啊,反正就是,你喝大了,谢大神带你去洗手间醒醒,然后你俩就去了好久,然后你俩就回家了。就是这样。具体细节我不知道。我又没进过男洗手间。不过我们已经在准备出本了!”

他于是在票圈问:“昨天晚上在KTV谁去过男洗手间???”

D仔秒回:“我啥也没看见。[闭嘴][闭嘴][闭嘴]”

过了三分钟,沈总也回了一条:“谁去过男洗手间?你也好意思问?你俩把门都锁了我们想去倒是得能进去啊?”

沈总这个愤怒的回复,确实很有尿急还被迫爬楼找洗手间的真情实感。

他直觉关于昨天晚上,他可能真的喝大了忘掉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结果他就更不敢看阿谢了。

虽然不记得是为什么。

—彩蛋—

他去私聊D仔,问D仔说“没看见”是什么意思。

D仔小心翼翼:“……你真的喝断片儿啦?”

他说:“是啊,我啥也不记得。”

D仔怀疑了半天,试探:“你不是王徵本人吧?钓鱼罪孽深重啊谢总!我不会跟他说的,能不打回我的需求开表了吗?”

他:“?阿谢还在打回你的开表啊?你到底干啥了他这么恨你[大笑][大笑][大笑]”

D仔:“好吧,我确定了,你确实是王狗。”

他:“??是不是好兄弟?”

D仔:“你跟我对半昨天晚上唱K的钱,我就告诉你我昨天晚上‘没看见’啥。”

他:“???对半……是多少钱?”

—兔必肯踢牛—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