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30)

Day 30.

“回来再想怎么好好收拾你。”

—1—

他答应了给D仔分期付款,还先给了五百块红包做首款,D仔才肯告诉他。

他本来还有点小期待。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什么鬼。

但D仔说得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对。

—2—

D仔说,那天在KTV,阿谢把他拎进洗手间的时候,D仔正在里面的马桶小隔间里用力酝酿,看见阿谢……在外面洗手台那里揍他。

他觉得根本不可能,毕竟被揍这种事,不记得难道还不会痛吗???就算不小心碰着磕着还得留个青紫疼上好几天呢!

他于是问D仔:“你关在小隔间里咋看见的?”

D仔信誓旦旦:“我偷偷开了一道门缝看见的。你把谢喆咬了,他把你打了,而且还把你都打吐了呢。”

他:“……我把阿谢咋了?”

D仔:“咬了啊。”

他:“……我为啥要干这种事??”

D仔:“你喝醉了,笑话谢喆长相。谢喆就跟你生气吵架,把你按洗手台要打你,还说你自找的,威胁你酒醒了不许报复。然后你就反抗,把谢喆推到墙上用牙咬。谢喆就跟你较劲,也反过来咬你,还一边打你一边扒你衣服,把你皮带都扒下来了,可能打算抽你,看你吐了才算了的。你俩干嘛跑洗手间打架啊?吓得我屎都没拉出来……”

他:“??????”

他发现D仔这个小子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可能比他还有问题,非常想把他那五百块钱要回来。

—3—

阿谢牵着烤肠准备带烤肠出去玩了。

他赶紧暗搓搓地凑过去,问:“那个……昨天我是不是醉得特厉害?”

“你猜?”阿谢白了他一眼。

他堵在门口苍蝇搓手:“所以……我到底都干啥了?”

阿谢:“你是问除了吐得身上、车里到处都是,外加还在洗澡的时候光着屁股把淋浴喷头抢过去唱跑调版国歌之外吗?”

他顿时腿一软,赶紧挂在门把手上才勉强站稳。

—4—

吐车里这种事他都干了,竟然还没被阿谢打死,感觉只能这辈子立刻马上结草衔环做牛做马报答不杀之恩了。

但是“洗澡的时候光着屁股把淋浴喷头抢过去唱跑调版国歌”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他可能找到了丸子今天一直持续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的原因了。

他赶紧讨好地狗腿阿谢:“我……那个……昨天给你添麻烦了……”

阿谢冷笑:“也就一般麻烦吧。给你洗澡洗衣服,结果你趁我拿浴巾的功夫就湿着跑去床上打滚还死活不让我换床单害我睡沙发而已。比进车库的时候你非要趴在车窗上说车库保安是红毛狒狒麻烦小一点。”

他顿时一脑袋撞在门上,真的恨不得把自己撞死算了。

—5—

他可怜兮兮地跟阿谢认错,说怎么惩罚他都可以。

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到“怎么惩罚都可以”的时候,他看见阿谢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

“那你过来。”阿谢冲他勾勾手。

他赶紧乖乖凑过去,虽然不知道阿谢到底要干嘛,心里觉得很紧张。

阿谢伸手把他的下巴掐住了。

阿谢的手是画画的手,手指超长,滑腻腻得,竟然还掐得他有点舒服。

他突然忍不住开始想自己早上宿醉从床上滚下来,还没刮胡子……

但是阿谢掐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脑袋掰得歪向一边去了,好像在盯着他的脖子看,不知道正琢磨什么。

他又不敢反抗,只好歪着脑袋猛咽唾沫,觉得自己的喉结跟波子汽水里的玻璃珠一样上下滚动。

着急出门去玩的烤肠蹲在门口看着他俩,吐着舌头,着急地叫了一声。

阿谢立刻就把他放开了。

阿谢说:“那你先把床单和被罩换了洗了吧。我带烤肠出去玩会儿,回来再想怎么好好收拾你。”

他看着阿谢牵着狗扬长而去的背影,莫名觉得哀怨又忐忑,有种坐在地上边哭边咬衣角的冲动。

—彩蛋—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床单被罩换好塞进洗衣机之后,他终于记得去洗脸刮胡子了。

照镜子的时候,他看见自己脖子上有个牙印,并没有破皮,只有一点淤血而已,是浅浅的红色。

他赶紧又转着脑袋扯着衣领看了一圈,倒是也没看见别的什么伤口。

可这个牙印是怎么回事……?

阿谢出门之前掰着他的脑袋看了半天的,大概也是这个。

他对着镜子冥思苦想,忽然觉得,D仔说的可能是真的。

阿谢昨天真的咬他了。

那他……难道也真的咬了阿谢???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