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32)

Day 32.

“脖子上的印儿消了之前不许摘下来。”

—1—

结果他到最后也没能成功在阿谢脖子上也以牙还牙一个牙印子。

反而又被阿谢多啃了好几口,又多了几个“标记”。

后来阿谢说什么也不跟他继续闹了,还把烤肠抓起来扔在他身上,让他牙根痒痒就去咬烤肠。

烤肠倒是很期待的样子,吐着舌头眼巴巴望着他。

他觉得很委屈,就抱着烤肠在沙发上耍赖打滚。

阿谢于是在一旁看着他,问:“你跟别人也能这样吗?”

他整个人都愣了一瞬,抬起头。

阿谢又问:“如果把我换成D仔,你还跟他这么闹吗?”

他仰着脸脑补了一秒钟D仔在他脖子上啃牙印子的画面,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吓得从沙发上滚到地上。

—2—

第二天上班,他看见D仔就跟看见个老变态一样,扭头就跑。

D仔满头雾水,就在后面追,大喊:“分期付款下个月才还,这个月不找你要钱!”

两个人从办公区一直你追我跑到电梯间,正好撞上从电梯里出来的沈总。

沈总慧眼如炬,立刻看见了他脖子上的牙印子,还是好几个,当场笑到扶墙,差点没一路笑回电梯里去。

沈总问:“你这脖子是被谁啃的?”

D仔赶紧立正报告:“不是我。是谢总。我是目击证人。”

沈总用“那你竟然还没被灭口”的眼神同情地瞥了D仔一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我有创可贴你需要吗?”

他好困惑,完全不知道沈总为什么要友情提供他创可贴,毕竟只是牙印子而已,又没破皮流血。

前台美眉在前台后面探着脑袋看热闹,满脸心满意足的姨母笑。

下一秒,D仔就被美术组的人拖走了。

—3—

中午一边吃饭一边刷票圈的时候,他看见沈总发了一条:“某些人,炫耀个什么劲,一盒创可贴又不贵,用不用我给你送过去啊?”

还配了一张粉红豹周边的创可贴照片。

紧接着新的一条,就是阿谢发的:“炫耀怎么了?不服憋着。”

配图一张,竟然是他的照片,还是他早上没洗脸没刷牙抱着抱枕死活不肯起床的照片,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竟然还发到票圈当隔空喊话配图。

沈总在下面评论,发了一连串“吐了”的表情,问:“你是把你爸设置成不让他看你的票圈了吗?”

阿谢回复了四个字:“早拉黑了。”

他一边围观一边把午饭的烤土豆塞进嘴里,觉得这段对话好深奥。

—4—

下午阿谢叫他去美术组讨论需求。

往常这个活都是点名让D仔去干的。每次D仔从美术组回来,都是一副被美术大佬们这样那样了一百遍的虚脱状态。他把D仔各种惨绝人寰的哀嚎都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感觉很不想去。

但是D仔的座位还是空的。

自从早上被美术组拖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问组长D仔去哪里了。

组长端着保温杯仰头沉思了三分钟,反问:“公司里有过这个人吗?我怎么不记得啊?”

他突然开始怀疑,D仔可能真的被灭口了。

—5—

他只好硬着头皮去美术组。

讨论完需求之后,阿谢还不让他走,让他去自己办公室。

他才感慨了一秒钟美术组的办公区比他们策划组豪华太多了,就被阿谢拽进玻璃隔间拉了窗帘。

阿谢是前不久才特意从外面开放式办公区搬到这个隔间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还是头一次进这个新办公室,好奇地东摸摸西摸摸,有种中学生进了暗恋对象房间的兴奋感。

阿谢从抽屉里拿了四方的扁纸盒扔给他,说是送给他的礼物。

他也不知道阿谢为啥突然要送他礼物,闷头闷脑拆开,发现是一条围巾。

阿谢说:“你赶紧戴上。”

他心里还有一点小高兴,就开始把围巾往脖子上缠,结果缠得乱七八糟跟要上吊自杀一样。

阿谢只好把他拽过去,帮他戴。

他一个没站稳,直接扑倒在阿谢身上,连带着撞得阿谢都往办公桌上倒过去。

阿谢双手抱住他的时候,他又闻见阿谢身上若有若无的须后水香味,很熟悉,让人安心。

阿谢给他把围巾戴好了,说:“脖子上的印儿消了之前不许摘下来。”

他下意识点了点头,心里莫名还有点小羞涩。

—彩蛋—

结果才进家门他就发现了,丸子和烤肠也有礼物。

每只一个项圈,跟他的围巾还是同色号的,站成一排可整齐了。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