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36)

Day 36.

“你简直是胆大包天!”

—1—

当天晚上,他闻着阿谢身上的沐浴液和洗发水香味,安安稳稳睡着了。

还做了个好长的梦。

—2—

梦里的阿谢对他特别温柔。

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都听他的,顺着他,从来不骂他,也不踹他的屁股。

他说想吃炸鸡排,阿谢就给他做炸鸡排,还破天荒让他跟进厨房在旁边看。

他就看着阿谢在厨房里给一块鸡胸肉按摩,在白嫩柔软的鸡胸肉上撒上丰富的香料,浇上滑腻香油,反复用手指揉戳,把调味的魔法挤压进鸡肉的纹理……

阿谢画画的手上沾满了能让鸡肉更加美味的油汁,空气里却依然全是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清爽香氛。

他忍不住耸着鼻子不停地闻,凑上去缠着阿谢。

阿谢穿着一条防止油渍的围裙,上面有大片橙黄橙黄的色块,竟然也让他觉得很好看。

他于是抓着那条围裙的腰带,看着阿谢把终于揉好的鸡排滑进油里。

油锅发出“滋啦”一声,很是悦耳。

香气扑了他满脸。

不是鸡肉味的。

是阿谢。

—3—

鸡排炸好了以后,阿谢亲手帮他切了,喂给他吃。

阿谢甚至允许他躺在沙发上吃炸鸡排。

对,就是沙发,而且还能躺着。

阿谢端着盘子,坐在沙发上,把切成长条状的炸鸡排一条一条喂进他嘴里。

而他躺在沙发上,枕着阿谢的大腿,享受被精心服侍的快乐。

阿谢把鸡排竖着送到他焦急等待的舌头上。

他立刻美滋滋砸吧,感觉舌尖卷裹着一条Q弹滑嫩的肉,咬一口满嘴汁液,简直幸福到起飞。

—4—

但不是记忆里炸鸡排的味道。

呼吸被阿谢身上好闻的气味笼罩着。明明只是清淡的草木味,却把他的整个世界都掠夺了。

他贪得无厌地吃掉最后一条炸鸡排,意犹未尽,连阿谢指尖上沾染的酱汁也不放过,舔得干干净净。

由始至终,阿谢都从上方俯看他,眼神模糊又温柔,一次也没像平常时那样教训他。

阿谢还伸手揉他的头发,来回抚摸的头部马杀鸡,舒服得他整个人都瘫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甚至还想大吼:“不要停!”

他觉得这可实在是太幸福了。

果然是梦里才会有的好事。

但残存的理智又还顽强地在梦境的裂隙里提醒他——他和阿谢在这个梦里的互动关系,和撸狗的唯一区别,可能只在于阿谢接下来会不会挠他的下巴和肚皮。

—5—

结果梦里的阿谢真的挠了他的下巴和肚皮。

而梦里的他,竟然还被挠得超爽。

然后他就被自己在梦里这种毫无节操的体验吓醒了,睁眼发现自己像只树袋熊一样窝在阿谢那半边床的位置,两只手还死死抓着阿谢的睡衣前襟。

烤肠和丸子无比鸡贼地占领了属于他的半张床铺,让他想回也无处可回。

而阿谢则不知是被他吵醒了,还是被他搅扰得压根就没能睡,正和他挤在同一个枕头上,目不转睛看着他。

他扭了两下脖子,懵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大概发生了什么,顿时一阵羞惭,只好别别扭扭地问:“……你怎么不睡觉?”

阿谢:“我在想事情。”

他恍恍惚惚追问:“想什么事情?”

“不告诉你。怕把你吓跑了。”阿谢看着他,眼神在黑暗中明亮,又不可捉摸。

他反复追问了两三次,阿谢仍然什么也不肯说。

他顿时心生不满,半个人都快要爬到阿谢身上去,不依不饶地抓着阿谢的肩膀抱怨:“你都不尝试,怎么知道我肯定会被吓跑?我哪有那么胆小。”

阿谢由着他这么折腾了半天,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反抓住他:“你是不胆小。你简直是胆大包天!”

—彩蛋—

然后阿谢就把他抱住了。

很突然。

抱得很紧。

他拧来拧去地挣扎了一小会儿,发现废宅日久的自己竟然完全无法挣脱,于是果断干脆的放弃了。

他放弃挣扎地趴在阿谢的拥抱里,问:“你干嘛啊?你怎么了?”

“嘘。闭嘴。”阿谢立刻毫不客气地训斥了他。

果然,和梦里的温柔完全不同。

他于是乖乖闭嘴,不敢再吵吵。

可是他听见阿谢的心跳声在无边的夜色里传来,急促,巨大,热烈如雷响。

他在黑暗中安静听着,没由来,竟也就这样一点点紧张了,感觉自己的呼吸也跟着急促。

他忽然又怀疑,那其实,是他自己的心跳声……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