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45)

Day 45.

“对,你一上午活也不干净盯着美术组的方向cos望夫石了。”

—1—

第二天早上,他是自己挤地铁去上得班。

自从和阿谢住在一起,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挤过地铁了。

以至于他觉得他已然忘记了地铁里那股密闭空间里混合着汗液、体味、香水和空气清新剂的复杂味道。

也忘记了早高峰的地铁到底可以挤成什么盛况。

他被人潮裹挟着涌进车厢,在车门关闭的“哔哔”声中深刻反省了自己从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愚蠢。

有阿谢真的太好了。

各种意义上的。

—2—

他挤在车厢的角落里,努力拽着一个宝贵的吊环,维持身体的平衡,在脑内幻想自己是一条被塞进罐头的沙丁鱼。

九点钟方向,他看见一个打扮得非常OL的年轻女白领和一个穿格子衬衫背电脑包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起。

确切地说,是女白领被迫和那个中年男人挤在一起。

而中年男人的一只手正肆无忌惮地放在女白领腰部以下腿部以上的某个不被(you know who)允许描述的部位。

中年男人很自信,甚至不屑于用他的电脑包掩护自己。

女白领就没那么走运了,一副明显想躲又无处可躲的样子。

他在这个他被迫拥挤的角落里皱着眉头努力看了好半天,确定中年男人绝对不是因为车厢拥挤而意外手滑,觉得这事简直不可思议。

最不可思议是,中年男人都这么明目张胆了,站在女白领周围的人竟然没一个发现。

当然也可能是不想管闲事。

他确实也思考了一分钟他自己要不要管这个闲事。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想起了每天陪他聊天谈心倾诉困惑的组花和前台美眉。

他觉得,如果这一刻遇到这种事情的不是一个陌生的女白领,而是他的好姐妹——组花或者前台美眉,这个事情他是非管不可的。

既然如此,那他到底有什么理由不管这个女白领呢?

虽然的确不认识。

可车厢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努力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挤到对方身边去。

于是他据说很蠢很呆萌的大脑飞速运转了一秒,就直接拉开嗓子喊了一声:“那位大叔。对,说你呢,就是你。可以把你的手从那个妹子身上挪开吗?人家不喜欢你这样你看不出来啊?”

当时的地铁车厢里,安静极了。

—3—

中年男人扭头冲着他骂了十分钟脏话,然后在下一站光速下车跑了。

他被各种完全不肯挪窝也没法挪窝的人挤在车厢角落里目瞪狗呆了十分钟,觉得自己对人类骂脏话的能力又有了新的认知。

地铁好不容易到了公司那一站的时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下了车,结果发现那个女白领竟然也跟着他一起下了车。

一瞬间,他忽然觉得有点紧张。

他实在不是很确定,妹子是不是觉得他刚才那一嗓子喊的她也很尴尬,所以要追过来打他。

于是他下意识撒腿开始往前跑。

结果他看见女白领也跟在他后面跑。

他一口气跑进公司大楼的大门,刚想着大概安全了,准备喘一口气。

没想到女白领竟然也跟着他一起冲进了公司大楼。

这……么执着的吗?到底是多想打他??!

他觉得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主要是身为一个懒于健身的废宅实在跑不动了,干脆自暴自弃地双手合十冲着女白领大喊了一声:“对不起!我刚才就是脑子里想到了就下意识喊出来了!求别打我!”

女白领累得双手撑着膝盖,一边大喘气一边盯着他看了半天,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4—

结果女白领竟然在他们楼下三层的IT公司上班,是个做程序开发的项目经理。

挤电梯赶着各自去打卡的时候,女白领还加了他的微信。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啥要加。但是至少妹子并不是千里追杀过来要打他,他还是觉得有点欣慰的。

赶在迟到前最后一秒打上了卡,他发现阿谢竟然没有来公司。

他整个人都要震惊了。

他于是去沈总办公室,问沈总阿谢为啥没来公司。

沈总摸着下巴,表情十分微妙,反问他:“你为啥要问我啊?他为啥没来公司,你不是应该比我更知道吗?”

他恍恍惚惚又从沈总办公室出来,仔细揣摩沈总的意思,忽然觉得有点不安。

他确实不知道阿谢为什么没来公司。

阿谢只是回一趟家而已,为什么不但一宿一没回家竟然也没来公司呢?

更让他不安的是,他想来想去,忽然发现阿谢昨天走的时候没告诉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阿谢只说“很快”而已。

可“很快”到底是多久呢?

他已经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没见到阿谢了,这也能算“很快”吗?

—5—

他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把早上地铁上发生的事告诉了组花和前台美眉。

组花拍着他的肩膀大吼:“王徵!好兄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人傻不要紧,只要有良心,傻人有傻福!”

前台美眉一边划拉他的手机一边表情复杂:“可是你干嘛要加那个妹子的微信啊?你脑子里想啥呢?”

他一边啃地三鲜里的土豆一边回忆:“我也……没想啥啊。当时赶着上楼打卡,她要加,我就加了呗。”

前台美眉表情更复杂了:“妹子还给你发了消息哎。你也没回。”

他后知后觉地瞪大了眼睛:“啊?我不知道啊……我今天就没怎么看手机。”

组花微笑吐槽:“对,你一上午活也不干净盯着美术组的方向cos望夫石了,哪还有多余的眼睛匀出来看手机。

前台美眉叹气:“你也没啥想法,还不回人消息,那你加人微信干嘛?你说你讨厌不讨厌。”

他有点茫然:“那……那我回一下?可是我回啥啊?她给我发啥了?”

他伸过脑袋去想看一眼自己的手机。

组花和前台美眉异口同声吼他:“不许回!你敢回后果自负!”

他只好“哦”了一声,又夹了一块茄子塞进嘴里。

前台美眉忧愁地看着他,摇头:“王哥,你到底啥时候才能面对自我啊。你可赶紧地吧。你好全世界都好,知道吗?”

他一边嚼茄子一边看着前台美眉,露出一脸“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的傻笑。

于是前台美眉和组花不约而同捂住了眼睛。

—彩蛋—

结果到他又下班回家了,阿谢也还是没回来。

他自己一个人吃完外卖,歪在沙发上发呆。

没有阿谢的家突然变得好安静,空荡荡得,有种微妙的冷清。

丸子焦躁不安地在屋里转来转去,时不时冲着他发出怒吼,也不知道到底在催他干什么。

他依次收了猫屎放了猫粮又给猫饮水机里换上新鲜的水,也还是不能终结丸子愤怒的魔音穿耳。

烤肠倒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边上,眼不错珠地盯着他,吐着舌头。

他在丸子的怒火里又瘫在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儿呆,一骨碌翻身起来,掏出手机给阿谢打电话。

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他下意识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忽然意识到他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没见到阿谢,也没有收到阿谢的任何消息了。

这似乎是这几年以来,他的人生里完全没有阿谢存在的第一天。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