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番外5

番外5

—21—

这种顾言拼命找新女朋友,他就拼命给顾言搅黄的诡异关系眨眼就持续到了大学。

大学的时候,顾言终于逃离了父母的疯狂控制,开始沉迷摄影,于是再也不找新女朋友了。

他一时没了目标,整天看着顾言摆弄那些他都叫不上名字的摄影器材,觉得人生骤然好空虚。

毕竟他又不能真把相机镜头给顾言砸了。

那玩意儿看着就贵。

而他那个时候,已经一毛钱都没有了。

—22—

他上大学的学费都是谢喆他爸出的。

至于他那个败家的亲爸,挥霍完家产,折腾垮了公司,就扔下他和他妈人间蒸发了,不提也罢。

他妈伤心了好一阵子。他这个儿子觉得很无所谓,甚至还有点开心。

毕竟他爸没了,阻挠他和顾言在一起的障碍物就又少了一个。

反倒是顾言,似乎比他要在意的多。

自从他爸消失的那天起,顾言和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再没当着他面说过自己和父母在一起一家三口逢年过节的那些事。

他为此别扭了好久,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脆弱的一人,顾言根本犯不着这么样把他当成个易碎品似的精心呵护着。

但转念一想,顾言在意他的感受,这认知又让他有点小激动。

—23—

大学的时候,他特意选了个经融专业。主要是为了哄谢喆他爸开开心心投资他这个绩优股。

为了哄老爷子开心,还在老爷子面前拍着胸脯打了保票,肯定在学校好好盯着谢大少爷,任何风吹草动都绝不放过,但凡发现什么奇形怪状的人或物胆敢向谢喆伸出魔爪图谋不轨,必须第一时间上报给老爷子知道。

为此谢喆有一阵天天骂他就是个东厂太监。

他也不是很有所谓。

在他的人生信条里,饿死事大,失节事小,至于那啥玩意儿,除了用来上厕所之外,将来把顾言拐到手,他也可以不用,问题不是很大。

比起这个来说,他觉得谢喆的问题才是真的一言难尽。

跟着太子爷当了一阵太监之后,他就彻底发现了。

没有谁能够向谢喆伸出魔爪图谋不轨,没有的事。

倒是谢喆图谋不轨的魔爪已然毫不掩饰地向着别人伸出去了。

—24—

他那时候还不知道那个倒霉催的家伙就是王徵,只知道谢喆突然之间开始沉迷打篮球。

从小到大,谢喆都不喜欢打篮球。

太子爷的运动爱好一向十分高级,玩得都是什么击剑、骑马、射击、弓道,对篮球这种一群小屁孩凑在一起黑汗水流的平民运动丝毫不感兴趣。

所以谢喆突然开始每天往篮球场跑的时候,他脑内瞬间出现的只有四个字——震惊我妈。

但是谢喆特别严肃认真,还跟他撂了话:“你要敢把这事儿让我爸知道,我就跟你绝交。”

太子爷还说:“除了我跟你绝交之外,我还要让顾言跟你绝交。你这辈子都别想顾言再跟你说话。”

谢喆这个人,一般不放狠话,说出口的话那就是真的。

他当时吓得筛糠,生怕太子爷一个不爽真的让顾言这辈子都不理他,于是指天立誓绝对不会让老爷子听到一星半点风声。

为了确保不泄密,又不能在老爷子跟前大肆撒谎以免被看出纰漏,谢喆去篮球场,哪怕是做任何跟篮球有关的事情,他都从不跟着,索性让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最安全。

—25—

所以,后来他知道谢喆那会儿其实是每天去篮球场看王徵的时候,他真的差点当场一口红酒全喷在王徵脸上。

王徵大学那会儿打篮球,据说打得还不错,还是校队的队长。

隔壁学校的。不是他们学校。

这太子爷,每天往篮球场跑,竟然是为了去看隔壁学校的篮球队长……

他觉得他都可以想象本校篮球队苦大仇深的脸。

而且这么小少女的事,竟然是谢喆做出来的。没能亲眼围观一下现场实在是太可惜了!毕生遗憾啊!!!

但是他知道顾言那会儿是有跟着谢喆一起去过的,不但有去,还有拍过照片。

所以他就去找顾言,问顾言还有没有留着当年拍的照片,说自己想看看。

顾言也不警惕他是不是想拿照片干点什么坏事,就把照片发给他看了,问他干嘛突然想看老照片。

他于是说:“也没什么,就是好奇,谢喆那会儿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人,为啥突然对打篮球感兴趣?”

顾言认真回忆了好几分钟:“隔壁那个篮球队长吧……那人好惨的。”

他:“怎么个……惨法?”

顾言:“我记得那人球打得不错,长也还可以,当时好多女生去看他打球,每次他一投球,女生就尖叫。”

他:“……这有什么惨的?”

顾言同情地叹气:“后来谢喆也不知道为啥就不高兴了,跑去找咱们校队的人,也要上场,把他打得跟狗一样,整场一个球也进不了,女生就都改冲着谢喆尖叫了呗。”

他顿时脑补了王徵那个被打到蒙圈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委屈脸,努力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当场笑得狼心狗肺捶桌子砸墙。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