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番外1

—1—

谢喆这个人从小就很高冷。

这一点,从三岁就能看到老。

三岁的时候,他们一群小孩儿被迫在大人们的凝视下从满桌子奇形怪状的东西里挑选一样自己喜欢的——一种中国人最热衷的玄学。

他记得他挑了他爸的黑卡。

顾言挑了不知道谁扔进去凑数的徕卡相机。

只有谢喆,一个三岁的小孩,用在场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婶婶连带他爸他妈全是垃圾的冷漠脸,冷冷瞥了一眼那张桌子,直接走掉了。

这件事至今在长辈们的票圈里传为笑谈。

当然是正面意义上的。

不是嘲笑。

毕竟也没人敢公然嘲笑谢喆。

除非先把谢喆他爸设置成“不允许他看我的票圈”。

大家最多也就嘲笑一下他这种的,从小就爱钱,犹豫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就奔他爸的黑卡去了。

—2—

他确实很爱钱。

他觉得这一点也不可耻。

但他爸那张黑卡,他到底还是没能拿着。

高中还没毕业的时候,他爸那张黑卡就成废卡了。

出事的时候,他的情绪还是很稳定的,毕竟也没什么可意外的。

倒是他妈,由于对他爸这个人缺乏基本认识,直接就当场晕菜了。

好在这个时代虽然不算最好,却也没那么坏。

他要想再重新挣到钱,很多很多钱,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比如,他可以用谢喆他爸的钱来挣自己的钱。

有发小就是好。

—3—

关于谢喆他爸投资他这个连他自己都觉得随时要完的小破游戏公司这件事。

他一直觉得,老爷子其实是不能容忍谢喆跑到自己手够不到的地方去“鬼搞”。

对老爷子这种level的大佬来说,搞什么只能做连连看消消乐的破小游戏创业公司,以及相关所有,统称“鬼搞”。

他倒是无所谓。

反正他只喜欢钱。

只要能赚到钱,怎么都好说。

—4—

但是谢喆好像还是有所谓的。

有一回他惯例找谢喆去喝酒。

谢喆竟然问他:“咱们啥时候也能做3A啊?不用我爸的钱。”

吓得他差点直接把酒喷酒保脸上。

当时他回答说:“3A是不可能做出来的。下辈子都不可能的。”

谢喆说:“我要辞职。”

他只好一把抱住金主爸爸的儿子说:“我做。我把两个肾都卖了也必须做。”

谢喆很嫌弃地嘲讽他说:“留着你的肾伺候你们家顾大摄影师吧。”

他下意识回想了一下顾言寄回来的上一张明信片上的落款日期,觉得有一点忧伤,很后悔三岁那回没当场把那个破徕卡相机砸了。

—5—

谢喆答应他不辞职的交换条件是让他多雇一个新策划。

叫王徵。

而且不能辞。

看简历的时候他觉得很纠结。

这个人,没有行业经验都不算他的缺点,简历写成这样,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其实他当时就问过谢喆:“他大学毕业直接去卖了半年保险是因为不会写简历吗?”

谢喆说:“不是。是因为校招投的所有游戏公司都把他拒了。”

他觉得很沮丧,“那你还让我用?”

谢喆白了他一眼说:“反正只要我不辞职,我司又不会垮。随便凑合用呗。说不定有热情有惊喜呢。”

他想了一下觉得也对。

要伺候好太子爷,先得伺候好太子爷的“宠物狗”。

—6—

但是王徵这条“宠物狗”好像没什么自我意识。

用不着三个月试用期,这人入职第一天,他就发现了。

这个人白痴到连自己到底为什么能入职都完全不懂。

他一直觉得很好奇。

谢喆到底是看上这个人哪一点?

瞅瞅谢喆他爸和他妈,再瞅瞅这个叫王徵的,这审美,除了基因突变,都找不到第二种解释。

毕竟“傻白甜”这种人设,搁在二次元是萌,搁在三次元就是活的制杖。

但是谢喆勒令他不许歧视员工。

谢喆还为此怼他:“你这种除了钱什么都不爱还自带刻薄嘴毒心理阴暗天赋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于是他很诚心诚意的自我反省了一下,真情实感地抗议了:“除了钱,我还爱顾言啊。”

谢喆立刻就嘲笑了他:“你先把人追回来再说。不然你就回家对着照片自己撸吧。上一张照片几个月以前的了?”

他想也没想就顺嘴回答:“六个月零二十三天。上一张照片,是六个月零二十三天以前,从巴黎寄回来的。”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