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日常》番外2

—7—

六个月零二十三天。

他已经有这么多天没有收到顾言寄来的照片了。

没有照片,就意味着没有联系。

因为顾言除了隔一阵给他寄一张照片之外,已经从他的人生里消失了足有三年。

—8—

顾言和谢喆一样,也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

但他承认的发小只有谢喆一个。

因为他不想和顾言做发小。

他只想让顾言做他媳妇儿。

对于这件事,他从初中开始就挺认真的,视之为除了一夜暴富发大财之外的唯一人生理想。

所以谢喆老吐槽他庸俗、人生没有追求,他很不服气。

他觉得他的人生追求特别真实。

作为一个男人,发财,娶老婆,揽括了人生最基本的两大欲望——金钱和美色,这么朴实无华接地气的理想,上大街上吆喝一声绝对一呼百应。

俗又怎么样呢。

他承认他和谢喆那种搞艺术的、动辄思考人生哲学的高雅人士不一样,他就是个大俗人,他俗得坦诚,俗得心安理得,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好。

虽然顾言也没答应要给他当老婆。

而他也还没赚到钱。

—9—

他告诉顾言他以后想娶顾言当老婆这件事的时候,是在初中一年级的开学典礼上。

校长在台上进行长达两个小时的冗长致辞。

他就在下头和顾言咬耳朵,穿着被谢喆嫌弃“丑绝人寰”的校服。

当时顾言非常冷静理智地想了一下,就回头跟他说:“你是不是傻,我也是男的。”

“男的怎么了?”他觉得这问题也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顾言像看傻子一样白了他一眼说:“男的和男的结不了婚,我国不合法。”

他撇撇嘴,“出国去结不就得了。”

顾言沉默了三秒钟,终于扭过头来看着他,说:“你想的美。我是直男,我喜欢女的。”

他人生第一次失恋,也是最后一次失恋,是在那个热火朝天的秋天。

台上校长手舞足蹈。

他在台下欲哭无泪。

—10—

开学第二天,顾言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找了个女朋友。

而且还是高他们一届的校花。

妹子大眼睛白皮肤,身材超好,还是个学霸。

他沮丧地一整天都没挪窝,缩在座位上抠课桌角。

谢喆知道了这事以后狠狠地鄙视了他。

谢喆说:“你突然那么说,当然会把他吓跑。做人能不能讲点策略?”

他很不服气,觉得自己做人坦率又真诚。

然而谢喆却嫌弃地说:“你是可以坦率又真诚。你把人吓跑了,还不得我去帮你哄回来。”

—11—

结果这一说,谢喆就真的帮他哄了好多年。

每次他又把顾言吓跑了,谢喆就乐善好施地去帮他把人哄回来,仿佛一个坚持援助第三世界难民的国际人道主义志愿者。

只是这一回顾言被吓跑得时间有点久,一跑就跑了三年。

而且这一回,连谢喆帮他去哄,都迟迟哄不回来。

眼看快要到第三年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都要动摇了。

是不是真的如谢喆所说,他应该要讲点策略,不能总是那么直球。

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谢喆把王徵介绍给了他。

他近距离围观了一下谢喆那套所谓委婉的“策略”,觉得真的是……一言难尽。

要让他去过这种天天看得着吃不着不能说的迂回日子,他还不如直接上门去问:“今天你能不能嫁给我了?”

当然,以谢喆的智商和情商,之所以会变成目前这种“一言难尽”的局面,也可能只是因为王徵这个人比较一言难尽就对了。

其实他曾经问过谢喆一次:“你到底喜欢这个人什么?”

谢喆很认真地想了想,回答他说:“蠢萌。”

他觉得谢喆可能是脑子哪一部分坏死了,又或者被下了降头。毕竟家里那么有钱,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下降头这种事,那还是符合他对这个世界的庸俗理解的。

但是谢喆也问他:“那你喜欢顾言什么呢?你说得上来么?”

于是他也很认真地想了想,只好坦白地说:“喜欢……脸吧……”

然后又被谢喆嘲笑了一万回肤浅。

可是他觉得吧……

庸俗怎么了?

肤浅怎么了?

喜欢脸怎么了?

彪悍的颜狗不需要解释。

顾言就是长得特别好,特别招他喜欢。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