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番外1-1

番外1、吾皇今年十六岁了!(1)

王乐天离开皇宫专心写她的话本去了,临走的时候找李泽尘要了奶猫去养,说是做个陪伴。李泽尘原本对养猫就没什么耐心,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反正他每天满脑子琢磨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怎么多骗太史亲他几下。

关于亲亲这件事,他把王乐天写的那些话本都看完了之后,又背着太史让祝福去给他找了好多别的话本来看,可总觉得没太看懂。

话本故事里写有情人做快乐事,多是写意。李泽尘每每看得满头大汗也总觉得难以想象,恨不得让祝福再去给他找几本有配图的让他好好学习一番。

当然这个“找几本有配图的”的学习计划后来被太史知道了,自然就无疾而终了,还连累祝福结结实实吃了一顿竹笋炒肉,从此一听见皇上要找书就吓得抱着屁股落荒而逃。

当时太史把众人都遣退了,只单独问李泽尘一个,看话本也就罢了,还要找有配图的,到底是想“学”什么?

李泽尘支支吾吾不好意思答,就把脸埋在袖子里,又从两条袖摆交叠出的缝隙里偷看太史的脸色。

许是他那副模样看起来太可怜又可爱了,太史只好又把他抱起来,搂在怀里软言细语地哄,最后少不了还是要倚着他的意思亲上几下。

太史的嘴唇很软,形状也好看,碰触到他的时候总让他有种心里有蜜汁活泉似的汩汩往外冒的感觉,十分欢喜。

他从前曾经趁太史睡着了偷偷摸摸去摸太史的嘴唇,那时候做梦也没想过还可以这样让太史主动亲他。可即便如今是太史主动亲他了,也总还是觉得不够。

李泽尘也不太弄得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现在和沈坤的关系越发亲近了,许多从前不敢做的事都敢做,不敢说的话也敢说,还能打滚耍赖地要太史亲他,亲多少回都可以,反正太史宠着他,可是心里总还是觉得有点空落落的。太史越是与他亲密,他便越觉得不满足。

王乐天每回写好了新一回的话本都会跑回宫里来拿给他看,听了他唉声叹气的牢骚,就把他从甘露殿上赶出去,只留太史一个关起门来说悄悄话。

李泽尘心里不服气,觉得王乐天凭什么单独和太史说话还不让他听呢,于是努力扒着门缝偷听,费了老大劲也就只听见只言片语,什么“你迟早得亲自教他”、“你不教,他当然自己瞎琢磨想方设法从别处学”、“回头再要去跟别人学看你再着急”……诸如此类。

李泽尘听得满头雾水,不解其中深意,好不容易待到王乐天走了以后,就迫不及待问沈坤,方才和王乐天都说了些什么。

没想到太史非但不告诉他,反而又问起他之前让祝福帮他找带画儿的书的事,还问他到底是想看什么样的画儿学什么东西。

李泽尘扭扭捏捏半天,哼哼唧唧吐了口,说想学亲亲,因为觉得话本里把这事儿写得好像花样挺繁多的样子,但自己翻来覆去也只会那么一点点,觉得不满足,所以想多学一点厉害的。

按照李泽尘的想法,自己这么勤学上进,太史应该夸自己才是。

没想到太史听完表情十分复杂,一个劲说他年纪还小,这个可以先放一放暂时不用学,等将来及冠了再学也不迟。

李泽尘掰着手指头一数,等到及冠还得等四、五年呢!急得当场就跳起来,一个劲拽着沈坤央求,把太宗皇帝十三岁就娶文德皇后的光辉事迹都抬出来了,还又旧事重提,埋怨王相当时逼着他娶王乐天的时候沈坤也没拦着,既然他都是娶过皇后又和离过一回的人了,凭啥还一直说他小……最后好说歹说,总算说得太史答应他,等到他满十六岁了,就教他点“厉害的”。

于是李泽尘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十六岁生辰这一天。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