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0)

10、太史你好慢

从小到大,有几个人敢这么放肆的摸他的脸?就算是沈坤也还没这样摸过呢。

李泽尘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又抬腿去踢。

然而这个年轻人跟刚才那两个赌徒完全不一样,身手相当敏捷。何况他刚才作壁上观了那么久早就把李泽尘那点招数看透了,轻轻一拍就反过来抓住了李泽尘的脚腕。

这回轮到李泽尘始料未及,重心一歪,整个人就朝地上摔下去。

那年轻人一把揽住李泽尘的腰,就势就把他抱进怀里。

“哇,你身上真的香香甜甜的!这个香料的味道我还从来没有闻过呢。”他一面发出啧啧赞叹声,一面又把手往李泽尘领口伸过去。

李泽尘忽然真有些害怕了。

比起被恶汉威胁,这个陌生男人靠得这么近,甚至还抱住他摸过来闻过去的,简直让他寒毛直竖浑身起鸡皮疙瘩。

李泽尘脑子里“唰”的一白,紧紧闭起双眼,抱住脑袋,张开嘴,想也没想地就放开嗓子惨叫了一声:

“太……太史!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树枝上的老鸦“嘎嘎”的见证了这一声惨叫有多么嘹亮。

几乎就在同时,那个年轻人竟然也很大声的惨叫起来。而且凄惨程度甚至超过吓呆了的李泽尘十倍有余。

当然李泽尘是被吓得,他就完全是疼到变形。

“没有没有!我没有真去碰他啦!只是摸到衣服而已!我跟他闹着玩的……呜呜,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表哥你饶了我吧,骨头真的要断了……”

他好像在着急为自己辩解开脱,一边痛得嗷嗷乱叫,到最后已经完全变成在讨饶。

李泽尘从手臂下面把头抬起来,小心翼翼睁开眼一看,就看见另一个人站在年轻人背后,正一手扣住年轻人的手腕脉门,熟悉的玄色衣袍,熟悉的俊脸,正是沈坤。

年轻人的胳膊已经被沈坤反拧到背后,从扭出的奇怪角度来看,沈坤是真的快要把他的骨头拧断了。

看到李泽尘没事,沈坤才松开钳制把那个年轻人扔到一边,伸手去扶李泽尘。

“呿,太史你好慢哦!”

见是沈坤来救他了,李泽尘立刻放松下来,一头扑在沈坤身上,抱住那个让他十分安心的人,反而开始撒娇地发牢骚。

没想到,沈坤非但没有像从前那样温柔地抱住他,也没有着急地关心他是否受伤,反而是冷淡地问他:“慢什么?”

“好慢才来救我啊!”李泽尘不由一愣。

沈坤冷冷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救你?”

李泽尘又怔了一瞬,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他就是……知道沈坤会来救他啊……

反正从小每次他闯祸倒霉,沈坤都会来给他解围。

不管是他被太傅打手板、罚抄书,被宰相他们堵在太极殿上不让走,还是他上梁揭瓦下不来或者掉进坑里上不去……甚至就连上次他不小心掉进黑道魔教的堂口,沈坤也奇迹般地从天而降把他救了。

所以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没关系,反正还有太史在,反正沈坤一定会来帮他。

这就是他的底气。

沈坤为什么要问他这么奇怪的问题?

李泽尘眨了两下眼睛,有点迷茫地抬头看着沈坤,不知道这种答案显而易见的提问意义何在。

沈坤看着李泽尘还带着少年稚气的眼睛。

那双眼睛莹莹水润,又开始泛出天真剔透的蓝色光华,衬着那张白皙柔嫩的脸,完全就是个不知无畏的少年郎,叫人又气又恨却又无论如何也不忍心责怪。

可这个“少年郎”却是当今的天子,肩负着国家兴亡黎民生死。

沈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再一次问:“万一我没来救你,你打算怎么办?”

李泽尘忽然被问呆了,完全弄不清状况,好一会儿才傻傻地反问:

“你为什么不来?”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