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1)

11、朕的太史不可能有表弟

……算了,真是说也说不清。

沈坤表情复杂地沉默一瞬,一句话也没法多说了。他只冷着脸伸手一捞,就把这个“小昏君”拎起来,扛猫崽儿一样往肩上一搭就走。

快到胡同口的时候,那个差点被沈坤扭断胳膊的年轻人抱着还在痛的手臂龇牙咧嘴地追上来,在后面跳来跳去地喊:“喂,你还真的无视我啊?等一下啦!表哥,表哥——”

沈坤就当没听见,连头也不回一下。

那年轻人只好连跑带跳地蹿到前面来,又指名道姓地大喊了一声:“沈坤!”

“你还有脸来找死?”

听见这家伙还敢冲上来嚷嚷,沈坤的脸色更冷下来。

年轻人一脸不知悔改得讪笑,“不要这么无情嘛……人家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看望你……”

沈坤皱眉,“你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调戏良家少年的吧。”

年轻人委屈地对手指,“哪有!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啦,不然你怎么肯乖乖出来?这可是表哥宝贝的小昏君呐,我哪敢真的出手呢,是不是?”

“舌头弹这么快小心咬死自己。”沈坤不悦地斥了一声,扭头继续往前走。

“讨厌!怎么舍得这样诅咒人家呢,是不是亲表哥?”年轻人不依不饶地追在后面抱怨。

“再看见你靠近陛下十步之内立刻宰了你!”沈太史终于黑着脸放了狠话。

那年轻人似乎有点被他气势吓到了,虽然还是一脸“我才不信你真这么狠心”的表情,却还是乖乖地数着往后退了十步,但仍然紧跟不舍。

沈坤也懒得理他,径直扛着李泽尘走出胡同,把李泽尘塞进早就等候在不远处的一辆车里,就命车夫驾马回家去了。

一直到了自家门前,下车进院,沈坤把李泽尘扛下车,径直进了主屋的卧房,把李泽尘放在榻上。

“陛下在这里等一下。”

他如是低声地对李泽尘叮嘱,一脸严肃。

一路上李泽尘连半句话都没敢说。

沈坤的脸色看起来非常阴沉,好像是在生气。

李泽尘还从来没有见过沈坤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一种奇怪的预感堵在胸口,感觉闷闷地,让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坤是在和他生气吗?

是因为他胡闹从宫里偷跑出来所以才惹怒了太史吗?

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李泽尘心里忽然不是滋味极了。

与其说是沈坤异常的态度让他难过,不如说是“有个不认识的人突然冒出来缠着朕的太史不放”这种认知让他格外焦躁不安。

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呢?竟然还口口声声喊沈坤“表哥”。

可沈坤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表弟了?他跟沈坤认识十五年了竟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而且……沈坤明明看起来和这个“表弟”关系很好的样子。李泽尘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敢在无时无刻不是一脸严肃的沈太史面前这样肆无忌惮嬉皮笑脸的。

“太史……”

李泽尘觉得自己被巨大的不安淹没了,不由自主耷拉下眉眼唤了一声。

可沈坤却没有理他,而是已走到门口打算要出去了。大约是当他又在闹脾气。

李泽尘不禁有些气恼,忍不住两步扑过去拽住沈坤,又叫了一声:

“沈坤,你要去哪里啊?”

也许是小皇帝拧着眉头不开心的模样看起来有些让人心疼。

沈坤终于站下来低头看了一眼身后死死拽住他不放的少年。

“我就在外面,陛下好好在屋里休息,不要出来。”

他放缓了些许语调,安抚地如是对李泽尘说,然后转身推门出去了。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