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想睡的太史每天都在怼朕》(12)

12、谁有冤

沈太史出去了,把他一个人留在屋里,还不让他跟着。

李泽尘茫然地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心里思绪纷乱。

……沈坤他这会儿在外面干什么呢?

那个讨厌的“表弟”也跟到沈坤家里来了吗?

他们是在外面说话吗?

他们之间是有什么话要背着他说不能让他知道的吗?

那,那可不行!沈坤可是他的太史,怎么能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一想到这一点,李泽尘立刻就坐立不安起来,蹑手蹑脚地缩在门口,趴着门缝就往外偷听偷看,想看看沈坤到底在外头做什么。

祝福以为李泽尘又想偷溜出去,吓得赶紧一把紧紧抓住他。

刚才太史临出门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个眼神俨然就是在说:“你这个小内官要是再让陛下溜出去,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这世上还有比‘咔嚓’一声下面没了更恐怖的事!”虽然太史肯定不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粗俗啦,但那个眼神,那个气势,是绝对错不了的!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祝福可绝对绝对再不能让小皇帝乱来。

然而李泽尘的心思全都放在门的那一边,根本连祝福正死命抱住他的脚都没发现。

外屋里,沈坤正坐在主位。

那个“表弟”也果然跟到沈坤家里来了,却没有规规矩矩坐在客位上,而是十分嚣张地一屁股坐在了沈坤那把椅子的扶手上,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边还翘着二郎腿挪来挪去得想找个舒坦地儿。

“韩仲希!”沈坤强压着把这厮踹下地去的冲动怒斥了一声。

“在!”一听沈坤总算是不无视他了,韩仲希立刻欢天喜地地应了一声。

“你就不能有个坐相吗?”沈坤忍无可忍推了韩仲希一把,“要是舅母看到你现在这个浑样儿——”

他话还没说完,韩仲希忽然脸色一变,一出溜主动跳到一边去。

“看不到了,我娘眼已经瞎了。”

转瞬之间方才还一脸玩世不恭的人已经满身悲切落寞。

沈坤一怔,语声不由也沉下来,“什么时候的事?”

“中秋那天晚上我赶回去就发现娘已经看不见了。她一开始还想瞒我。”韩仲希垂着头靠在一边,喃喃地低语:“十多年了,天天哭,眼不哭坏了才怪。”

“……那你还不在跟前照料舅母?又跑出来胡闹什么!”沈坤好一阵无语,不免皱眉。

这回韩仲希倒是正经起来。他难得端端正正地捡了另一张椅子坐下,抬起头看着沈坤,语声里又还带着几分焦急:“表哥,我这回来长安找你,是因为‘那件事’我已经查出了眉目。”

沈坤闻声立时变了脸色。

“上次我就告诉过你,你再这样‘那件事’我就不会管,你也不要再和我提了。”他眉头紧锁,不待韩仲希细说已经断然拒绝。

“你不管?”韩仲希俊脸一白,刷得就跳了起来,“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管你也不能不管吧?难道当年死的只有我爹一个吗?姑父和姑母分明也是冤屈枉死的!你这个做儿子的,真忍心让他们含冤莫白死不瞑目不成?”

这一段话说的没头没尾,外人是根本听不懂了。

沈坤没有立刻回话,但皱眉抿唇时脸色也已相当不好看。

李泽尘趴在门板上听得满头雾水,就只听清楚什么冤不冤的。

他还看见沈坤脸上阴沉的暗影。

那神色莫名叫他害怕,恨不得要立刻冲上去,做点什么,随便做点什么都好,只要能让沈坤别再露出那种表情……

李泽尘满脑子里都熬了浆糊,什么也来不及细想,就“啪啦”一下推开门扑出去,嚷嚷道:“含冤莫白?什么冤?谁有冤?说出来朕替他们平反!”

然而他话音都还未落地,下一刻,沈坤高大的影子已把他整个笼了进去。

“回去。”沈坤拧眉盯着他,竟是用命令地口吻吐出这两个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太史——”李泽尘还想撒娇耍赖。

“回去。”沈坤绝无余地地又重复了一遍,“没人有冤,你听错了。”

“我才没有听错,明明——”李泽尘愣了一瞬,嘟起嘴。

但沈坤没让他再说下去。

“陛下,回去!”他一把拽住李泽尘的胳膊,不由分说就强行把李泽尘塞回里屋,关门上闩,任李泽尘如何在屋里踢打也置若罔闻。

—TBC—

默认图片
沉佥
中文写作者,一个说故事的人。
文章: 253

留下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